绝望中的我得救了


【明慧网2005年4月17日】2000年10月7日,这天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也是我与丈夫生离死别的一天。在爱人被无情的病魔折磨得咽气的那一刻,绝望中的我仿佛天塌一般失去了平衡,撕心裂肺的哭喊不要抛下我们不管,无论我怎么喊,也没能把他叫醒,他抛下我和两个女儿走了。当时我就觉得茫茫天地间我是那么的渺小,我和孩子孤零零的可怕极了。

我痛恨中共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破坏了我们本应该美满幸福的家庭。丈夫得的是胃癌,经人介绍学了法轮功,通过集体学法、集体炼功,身体大有好转,没想到99年7-20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镇压迫害使我们每个人的精神都绷得很紧,不知如何是好。7.20爱人也去省城上访、讨个说法,请允许我们正常集体炼功。爱人是个性急的人,失去了炼功的环境,当时学法又不深,总上火,致使病情加重,就这样带着遗憾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面对两个幼小的孩子,我欲哭无泪,今后的路荆棘漫长,我该怎样走下去,那时我只是给人打工,月工资三百元,又是租房子住,房租每月就一百元,水、电费除外,孩子上学又是高价,当时我真的是无路可走,几天不能起床,晚上躺在枕头上就象躺在木头上一样,疼得我不行,睡不着,我就坐着,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再躺下。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当时真的忘了自己还是个修炼人,但师父没有把我放弃。

一天晚上9点多吧,我起来坐着,不知道坐了多久,躺下后似睡非睡中看到了美丽的天景:天上的路就象镜子一样非常洁净,花草树木、楼阁、庭院,都象刚刚下过雨一样洁净美丽。从那日起,我连着几日都看到东南西北不同的天景,真是美妙极了。

从这以后,我的精神好了很多,好像悟到了什么,我就把《转法轮》拿出来读。虽然这样,我也是总感到失落、悲观,毕竟失去了生命的一半,生活的无助,使我生不如死。在今后的生活中理不出个头绪来,轻生的念头常有。亲朋好友也总来劝我,说你不要太难过,谁都不会看着你有难不管的,孩子的叔叔、大伯,姑姑也不少,有难处,你就去找他们。听了这话,我好像有了一点奢望,感到了一点阳光的温暖。是的,亲人们不会看着我不管的,不会看着孩子上不起学的。

正当我对亲人有一点希望和奢望的时候,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大脚趾掉了半截,血止不住的流,我慌忙的用手捂住,不让血流,正当我抬头想求助谁帮忙一下的时候,我惊住了,原来孩子的叔叔、大伯、姑姑都整齐的坐成一排,正观看着我这时候的处境。我没有吱声让谁来帮忙,自己一瘸一拐的离开了他们,难过的我自己想办法去了。这个梦一连梦了两遍。

醒来后我反思自己,不要对任何人抱着幻想和奢望,自己有难,自己要坚强的爬起来。谢谢师父对我的用心点化,使我能够惊醒,使我坚强的站起来,走好走正每一步,用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今后的生活。师父的话又响起在耳边“只要你好好修炼,我时时都在你们的身边”(《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有师父的呵护还怕什么呢?

爱人现在已经去世4年多了,我和孩子在师尊的呵护和点悟中一直过得很好,事事都非常的顺利,两个孩子现已上初中三、四年级,身体一直也都很好。因我和孩子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村里好心人的帮助下盖起个小房,开了个小食杂店,我自己又做点面食卖维持生活,别人都看我生活很难,带着两个孩子很不容易,但我自己却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充实。为了救度众生,我见人就找机会讲真象、散真象传单、挂横幅标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