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文登宋修燕被绑架 老人幼子要亲人遭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1日】山东文登公安局610的邪恶之徒绑架宋村镇草埠村大法弟子宋修燕,宋修燕年迈父母、幼子去要人,反遭恶人羞辱。恶人把老人用手铐狠铐住双手,强行送回村。还对老人又掐又拧。

2005年5月25 日下午四时许,文登公安局“610”的恶警向洪平带领一批歹徒,突然闯入大法弟子宋修燕家中,在没有任何法律证据的情况下,就进行抄家,并把人抓走(宋修燕丈夫外出打工不在家)。宋修燕两岁未断奶的孩子被抛在家,无人照管,成了“孤儿”。

5月26日下午,宋村公安送去拘留证,逼迫宋修燕的父亲签字,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宋修燕已经结婚,并生儿育女,其父亲没有责任签字,身为执法的公安人员,难道连这点事实都不清楚吗?

28日,宋修燕的儿子已哭闹了好几天,没有办法,宋修燕的父母只好带着外孙到文登看守所要女儿。烈日炎炎,二老刚到看守所,被抓人的恶警阻拦,并恶言攻击,威胁老人。老妈妈不畏强权,善意说明来意,要求让孩子看看妈妈,恶警极力阻拦恐吓。二老一小始终在看守所院内徘徊找人。孩子又饿又晒,不停啼哭,无奈二老返回家。老父亲不忍心看老伴与孩子在烈日中曝晒并遭受恶警辱骂,无能力再去要人。老妈妈只身领外孙再一次到看守所要人,看守所个别人员劝老妈妈回家,说明他们只管看人,不管放人,要人必须到公安局。老妈妈领着外孙来到文登公安局说明来意,值班人员想敷衍了事,老人向值班人员讲明大法真象,女儿受迫害的经过,最终,值班人员以休息日为借口打发老小回去。

星期一早晨六点多,老妈妈再一次领外孙来到公安局要人,向洪平伪善的把老人领到办公室,随后溜走。接着进来一批恶警,采用恐吓、威胁的下流手段对老小轮番攻击,老人慈悲的奉劝恶警停止这种犯罪行为,说明修炼人只为做个“真、善、忍”的好人,以及从大法中受益的经过。有人听后转头而去,剩下的恶警仍谩骂,侮辱老人的人格,一直到下午。恶警把草埠村支书与治安人员找去,强行把老小拖回家。这就是中共一再高喊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发生的一幕,“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只是恶党的障眼法,背地里尽干些迫害百姓的流氓行为。

当老人第四次抱着外孙来到公安局时,恶警向洪平没敢露面,并阻止老小进办公室。老小在公安局院内台阶上静坐。只要有人过问,老人就说明来意:孩子太小,离不开妈妈,并且孩子的妈妈只为做个好人,就被无辜抓捕,公安应该立即放人。恶警怕恶行曝光,先采用伪善的面孔劝老人回去,说商量后再答复。老人看穿邪恶的面孔,要求立即放人,让母子团圆。并讲明恶党的邪恶本质,不要助纣为虐,殃及自己。恶警不听劝说,露出邪恶面目,扬言要逮捕老人并让老人把孩子送到大街面上,让孩子自生自灭。老人不畏邪恶,仍不断向公安人员讲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随后向洪平出现,老人只认得向洪平,把住他不放,要求向洪平释放女儿。向洪平以邪恶手段,把老人从电梯中推出,自己乘电梯仓皇而逃。接着恶警变本加厉,动用了许多公安人员对老小谩骂、恐吓。傍晚又把草埠村治安人员与妇女主任叫去。在草埠村两位代表人的配合下,他们把老人用手铐狠铐住双手,并抬上车子,强行送回村。老人不配合,邪恶人员对老人又掐又拧。至今村干部无人过问老人的生活。

善良的人们,从文登公安局“610”对宋修燕一家三代人的残酷迫害,充份的暴露了当今的公安人员不但不严格执法,反而践踏法律,利用执法人的身份随意迫害抓捕无辜人民。自古以来,没听说父母因为要回自己无罪被抓的孩子,被戴上刑具并身心遭受迫害。善恶颠倒,没有信仰自由、上访、辩护自由的恐怖环境,难道就是法律健全的稳定的中国社会吗?

文登公安局王永健、向洪平、李英林、孙国海等恶警,是他们的恶行,使宋修燕一家妻离子散,是他们使两岁的孩子成了“孤儿”,是他们把善良的宋修燕抓去劳教三年。这种光天化日下迫害百姓,侵犯人权的行为是不得民心的、是违法犯罪行为。最后奉劝文登“610”的恶警,必须将宋修燕立刻无罪释放回家,否则迫害好人必自食其果,善恶必报是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