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学员修炼自己及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8月15日】

一、生不如死时逢大法

我是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得法的,家里的生活条件贫穷,至今有五千元钱的债没有还清,五年前也就是1999年农历十一月份,我丈夫的一个最好朋友来电话说,他现在在广东深圳这搞批发海产品,真挣钱,在这干一年比你在家里十年挣的钱都多,还说你们想来,现在正好是挣钱的好季。我和爱人一商量,他说:那么好挣钱,咱们也去吧,在家里穷日子真过够了,也是穷怕了,以前听别人说上南方都能赚大钱,发财的心起来了,我和爱人借了一万多元钱就去了,到那一看不是搞海产品,是搞网络传销,他们就找来“高层人”给我们洗脑,咋听咋挣钱,我爱人说:来了就赌一把。我们把钱投進去了,二个月后手里的钱就没了,怎么办呢,后来爱人往家里打电话让他爸把我们的房子卖了,卖房子的钱给我们邮来,10个月后,这些钱又没有了,还没有挣着钱,我们才知道上当受骗了。我爱人哭着给家里打电话对他爸妈说:我们上当了,什么都没有了,别让女儿上学了,没有钱供了,就这样女儿差半学期就高中毕业也不让她念了。他妈说:你们可千万别想不开啊,就当一把火烧了,从零开始,孩子在家等着你们哪。我们真的没有活路了,房子没了,钱也没了,为了女儿还得活下去。

后来我们来到山东威海打工,到这里八个月我才找到一份电子厂工作,工厂效益不好,家里借的钱又还不上。着急上火什么病都来了,心律不齐、风湿性心脏病,上不来气,萎缩性胃炎,两胁胀痛,风湿性关节炎,肾炎,神经官能症,失眠,周身关节都痛。到了晚上,一夜都不好过,周身肌肉酸痛,白天上班带着一兜子药,一会吃这样,一会又吃那样药,饭前的,饭后的。车间里工人都笑我说:你不用吃饭了,吃药就吃饱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不吃还不行,不上班又没有钱,看病也没有钱,现在看一次病就上千元,我真的对人生失去了信心和希望,我感觉生不如死,真的很痛苦,有好几次想死的念头,后来又想,我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女儿怎么办,那我不是更对不起她了吗?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实在上不了班了,我就辞职了。

就在这生不如死和对人生失去了信心的时候,一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对我说:你炼法轮功吧,法轮功神奇,真的能治病。她又说:“我得了尿毒症,单位给捐了八万元钱也没有给治好我的病,就等死了,后来有一位大法弟子对我说,有一本书能帮你。就把《转法轮》这本书给我拿来了,我一晚上就把这本书看完了,感觉这本书太好了,这不是一本天书吗!就好象找到了自己的家一样,我炼了一个多月病就好了。”

听她讲完后,我有点不太信,我说哪有时间炼功呀,家里又没有钱,还有那么多外债,还有一身病,我可没有时间炼。第二天她又来了,对我说:“炼这个功不用花一分钱,一片药不用吃就能好病,多好呀,给家里减轻多大负担,现在看病都看不起。”我一听真是这么回事,就有点动心了,问她真的那么好吗!她说真的不骗你,她又说,大法弟子不说假话,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师父说,气功就是修炼

我问那为什么电视上说法轮功不好?她说:那都是假的,都是栽赃陷害,颠倒黑白,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做好人中的好人,让人心向善,处处为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大忍之心。

当时我就对她说“炼”,我把她领到家里教我炼功,没有书,大法弟子先把她的书给我看,几天后又有一位不认识的大法弟子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

二、修炼自己与讲真象同时進行

开始炼功时,女儿和丈夫俩都反对我,我不听他们的,丈夫就要和我离婚。我说反正什么也阻挡不了我,我已经对人生失去了信心和希望,法轮功是我唯一的希望。爱人看我铁了心了就不管了。炼了一个月左右,感觉没有什么变化。同修对我说,现在是正法时期,不能只在家里学法炼功,得出去讲真象和发正念,师父说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这三件事。听了以后,我对她说,我也跟你出去讲真象。刚开始我不知道怎么讲,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得法晚,刚一个来月,法还没有学透。看着她跟世人讲真象滔滔不绝,我怎么就不会讲呀,很着急,只能把印好的真象叠起来赶集时往车筐里和兜里边放。每次出去先发正念,都很顺利。后来,我们去农村做,那里远没有人去做,那里的众生需要我们救度,就这样我俩上农村去做。

在这期间我又找了一份工作,在饭店帮忙,一个月工资400元。白天我上班,晚上学法炼功,一宿只能睡4-5个小时,隔二天晚上我还得和同修出去做真象。白天同修在家写,晚上我俩一起骑自行车去,一做就是5、6个村,来回七、八十里路,近的也有四五十里地。村里家家都有狗,有一点动静狗就叫,叫起来就没完。说心里话,我那个时候真有点不情愿,天又黑,狗又叫。当我看到同修那么精進,她把心完全放在了救度众生上,一点怨言也没有,我感到很惭愧,她这种无私无我的精神真令我感动。又想到了师父为了苦度我们,遭了多少罪,承受着那么多痛苦,还给了我们那么多,我这点苦就受不了了?想到这,自己问自己行不行?行,在心里默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那个时候我就恒下一条心,我一定要坚修到底,不管怎么苦,怎么难,我都要修下去,一定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有一次被人发现了,在后面跟着,我俩紧跑看见一垛玉米杆子,就钻里边去了,坐里边发正念,大约有二十分钟,听外面没有动静了,我俩出来继续做,每次出去带400份左右,做完了回来。还有一次我正往树上贴真象,被人看见了,那个人不知道我干什么,就过来看。快到我跟前了,我都不知道,这时同修看见了赶紧叫我。我一回头正看见这个人看我呢,那个人问我你干啥呢,我说没干啥,贴广告。我和同修赶紧走到村边发正念,我一点也不知道害怕。那时候什么也不想,就想贴真象,救度众生,根本没有怕心。还有一次在桥头刚做完一个村,正在道上往前边那个村走,过了两个警车。就在这个时候同修突然说她肚子痛,把车子放在道边沟里,然后上地里解手,蹲了十分钟左右,这时两个警车都过去了。我们走小道,做了6个村,已经是后半夜一点钟了,我们开始往回来,还是走小道,看见大道上警车还在巡逻。

还有几次都是在慈悲的师父保护下有惊无险,我俩把东西南北的村都做了。后来同修说挂条幅,说邪恶最怕条幅了,我说行。同修不上班在家做条幅,我下班回来晚上和同修8点发完正念就出发。我们一个村里挂二个真象条幅,挂电线上,大道两边的树上也挂上真象条幅“法轮大法好”,随风飘扬,红底黄字(2米长,40宽),真醒目,非常壮观。有时扔了好几下也挂不上,我就请师父和过路的正法神加持,心里想,我们是做正法的事,不是人的一面在做,而是神的一面在做,是救度众生,是在做最神圣的事,一定能挂上,果然一下子就挂上了。

还有一位同修,他得法早,不让其他同修带我做真象,说我是新学员,心性不到位,一旦出事牵连大家。带我做真象的同修说:我跟你们想法不一样,她自己悟到了主动要去做,为什么不行,有些老弟子有怕心不出来,她们做的又如何呢,7-20以前的大法弟子不也是得法不长时间就开始迫害了,她们不也都承受过来了吗!我俩一直做到快过春节了。过了春节,我锻炼着用嘴讲,一开始有点讲不好,后来在不断的学法,师父在各国家讲法,我隔一段时间就看一遍,《转法轮》基本每天都看。师父经文都提到不管怎么忙都要学法,如果学不好法或法学不透,就修不好自己。现在我也能很流利的讲真象了。

三、苦去甘来坦然说真象

现在我感觉很幸福,一点都不觉得苦,在绝望中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管遇到什么关什么难,我都不会背叛师父,不会放弃这个大法。现在我所有的病都好了,干活特别有劲,真的体现出了“生慧增力,容心轻体”了。丈夫和女儿看到了我的变化,一片药都没吃,所有的病都好了,他俩也都相信大法了,还很支持我。有两次我和同修上远处做真象,丈夫送我俩去,然后在道边等着,我俩做完了又拉我们回来。丈夫跟他的那些好朋友见谁都说“法轮大法真好”,并且在心里常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我出去时他都嘱咐我要注意安全。我说你放心吧,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还有师父的保护没有事。

春节以后,我又回到了原来电子厂工作,上班第一天我就给她们讲真象。她们都知道我是有病下来的,现在看我也胖了,精神也好了,又不吃药了,问我咋好的。我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接着我就讲大法怎么好,怎么叫人心向善,为什么能祛病健身和电视播的都是谎言和欺骗,栽赃陷害等等。他们听了都相信,都能接受。每天上班戴着手表往工作台上一放,手在干活,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背《洪吟(二)》,到整点就发正念。我把《转法轮》和师父在各国讲法经文都带着,休息和午休时就拿出看。单位晚上加班到十点,到家十点十分,接着还得学法到十一点,十二点发正念和炼静功,四点多起来炼动功。

五一放三天假,正好都有赶集,这正是做真象的好机会,每天赶集都带着200多份真象材料,在集里给世人发。我说给你们看一看真象材料,这里边是些神奇的故事,做好人有好报,做坏人有恶报,都是真人真事,一定要好好看看。有不少人管我要,不到半个钟头就发完了,真顺利,三天都是这样。

关于退党、退团、退队这件事,我家有很多亲属,凡是加入邪恶组织的,经过我一说,都已经退出了。只是单位里的同事还不退,有的连看都不看,跟她们洪法都听,一说三退就不愿听,有可能是我太急了,可能我哪里做的不好,要找一找自己,我相信她们一定能清醒过来。

我在法理上悟到,如果真的能放下生死,放下人心,什么事都能做到,什么也阻挡不了,就象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无论发生什么事就是坚定修炼大法,不动心,真的就没事。我希望那些还有怕心没有走出来的大法弟子赶紧走出来,放下人心,全面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时间不等人啊,师父真的为你们着急呀。

水平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