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中的一些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5年8月6日】以下是我在证实法中的一些修炼体会,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1、发材料前先发正念铲除邪恶

前一段时间,我每天晚上出去发材料,到第二天大队就叫人到我家告诉我婆婆和丈夫,说法轮功又发传单,让他们监视我,不让我出门,他们只是怀疑我,因为我以前发材料被劳教一年半,所以他们对我加紧看管,就这样持续了有一年。

一天傍晚,我带点小册子出去,河边有一行树,我看见有两个人正在一棵树一棵树的找小虫子,于是我就把小册子放到了离他们不远的树下,我在别的地方看着,没想到小册子跟前了,他们不往前走了,往回走,我赶紧把小册子捡起来。过了一会我看见从那边路上来了几个人,我把小册子放到马路上,路很干净,小册子特别明显,我在拐弯的地方看着,结果几个人都走过去了,谁也没捡。我又把小册子捡起来,很生气,那天我也没再发。

回到家里,我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一发材料就有人给我汇报,为什么两个人快到小册子跟前了,转身就往回走,为什么几个人跟小册子跟前走没有反映,谁也不捡,一定是邪恶黑手,不让人们看见小册子。

从那以后,我每次出去发材料时,先朝材料发正念,并告诉他们:“你们是救度众生来了,不要让邪恶看见把你们毁掉,让有缘人把你们拿走。”发完材料回到家,还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黑手干扰有缘人拿真象材料、不让他们传看传说,指示人去告发等等,共产邪灵的一切邪恶因素全部灭尽。从那以后。我发的材料,在我观察时都被人拿走,也没人给我汇报了,我觉得效果很好。

2、好坏出自一念

大概98年,姐姐来我家,我和她说起修炼的事,她说自己要修到菩萨就不错了,她问我说“你呢?”我说:“菩萨太低了,紧挨着人间,人间的苦我吃够了,我要往高修,修的越高越好。”她说:“我可没有这么高的想法。”她说完我也没往心里去。

99年迫害法轮功以后,姐姐多次被抓,受尽各种刑罚,都正念闯出。2001年,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回家后妹妹告诉我姐姐去世了,我听了一下惊呆了:姐姐修的这么好,怎么死了呢?

妈妈告诉我说,姐姐死后一次交流会上,妈妈看到她穿着菩萨衣服在会场转了很长时间才离开。我听了之后眼泪直往下流,回想起大姐以前和我说的话,我后悔,我没有用法来对照,只说菩萨太低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她死的时候是病业的状态浑身肿,我如果那时站在法上,提醒她,你这念是错的,我们应该不断的提高,不断的升华,就可能不被邪恶夺走生命。

3、师父给我讲法

总是想起和在地里干活太忙的人谈自己学法的体会,又不敢说,因为我知道学法必须静下心来学,总觉得象我这样学法不对,但是实在没有办法,我如果不这样学,根本没有学法的时间,我就修炼不了。

那是99年7-20以前的事。我是一个农民,种几亩菜地,还养了几十头猪,以前身体很多病,学了大法后,身体全好了,尽管这样,丈夫也不让我学法炼功,让我干很多活,春天菜地一直到天黑才回家,我每天给他割菜,出地赶紧栽别的菜,还要喂猪,打扫猪圈等,每天天不亮我就去喂猪,等天亮了就割芹菜,早上和中午,我带着馒头和咸菜在地里吃,也不回家,每天最少割5、6百斤,多时割千数斤,晚上回到家,吃完饭就10点多钟了,再干点家务时间就很晚了。那时学法小组是早上5点,炼功晚上7点多学法,我什么都参加不了,因为学法必须静心学,就这样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学法,做什么事也不能按法去做,我非常着急。

后来弟弟来我家,给我买了一个随身听,我含着眼泪说:“师父啊,弟子只能这样学法了。”每天到地里,我就带上随身听,到晚上我才摘下来,就这样边干活边听法两、三年,开始听不進去,脑子尽想着干活,后来满脑子是法,吃饭时摘下随身听,师父还接着讲,睡醒师父又给我讲法,从那以后,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几乎能背下来,这样时常用法来要求自己。

举个例子,比如路上遇到别人往你身上撞,还骂你不好,这时师父的话马上在耳边响“退一步海阔天空”,心里马上平静下来。又如:出去买东西,过路的人告诉我,开上那边去,那儿市场刚开张,白给几块钱的东西,耳边又听师父讲:“凡是在常人社会中叫你去得到好处的都是魔。”好多这样的事,在劳教所里,师父一直在给我讲法,我如果当时不这样学法,可能我这一步就毁于一旦。

层次有限,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