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改变家庭修炼环境


【明慧网2005年8月16日】我今年50多岁,96年有幸得大法,前两年被迫害时,我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摔了个大跟头,对不起师父对我的苦度,家庭修炼环境也变得很糟糕。

我在年轻时有多种病:头痛难受、牙痛、骨质增生、全身肿、一身僵硬;中医院说气血不足,一家人为我身体焦急苦恼,到处求医看病,花了很多钱。我自己也感到无药可救,绝望伤心过。是师父给我了新生,可我是不争气的孩子。

走弯路那时,我存在对时间的执著,想快一点结束,结果被黑手烂鬼抓紧干扰,无法正常学法,导致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我带着人心、求安逸之心,掺杂着怕心,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回到家,不但被旧势力黑手迫害身体,而且无法在家学法炼功。牙痛,并大量出血,全口牙都松了,走路都站不住,往外倒,上楼无力。家里学法、炼功干扰大,丈夫见我学法就拳打脚踢,儿子儿媳也骂我,毁掉了我所有的书、炼功带,儿子要赶我走,丈夫也提出和我离婚。

我立即悟到不对劲,收回三书。静心在法上悟,向内找,归正心态。半年时间,身体症状好了,但家里干扰还很大。我和同修静心学法、切磋,那时不知道怎样发正念,后来师父讲法出来了,叫我们如何针对发正念。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铲除它;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安排的,师父说了算,我自己说了算,谁也左右不了我。

师父讲“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清醒》)我想到家人是常人,在这场邪恶的毒害下,他们也是受害者。记得我修炼前,丈夫和儿子支持我炼功,家里时常有同修来,丈夫不反对,还很热情。丈夫在党文化的毒害下,入过党团队,当兵30多年;他任武装部长期间,我被邪恶迫害,他的精神受到重重压力,他曾给县级和军分区写过检讨。儿子军校毕业分到武装部,受教育中被共产邪灵毒害深。他们在这场邪恶高压下,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

我转变观念,心里不再怨恨他们,去慈悲关心他们。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家里环境改变了,学法、炼功也不反对,书放在哪儿也不敢动我的。以前我是怕他们撕书,怕他们看到,自己东放、西放,不管藏在哪儿他们都能找到。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心促成的,正念不强,才被黑手烂鬼操纵干扰。丈夫虽不明明白白让我去发资料,但我工作之余出去做自己的事(讲真象),丈夫也不过多的问我的行踪。

我是小学文化,第一次写心得给明慧投稿,感谢师父给我智慧让我能写出一点自己的体会。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