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

记铲除迫害母亲身体黑手、烂鬼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8月25日】2004年农历新年刚过,父亲打来电话说,不能到我这里来了。原因是母亲不能行走了。我当时一听,觉得很奇怪。母亲一个多月前来我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这样了。我放下电话坐车回家一看,母亲双腿不能行走。我把母亲接回了家。

母亲是97年得法的老学员,母亲在我家住了37天,通过不断的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在师父的加持下,健康的回了家。通过这37天的经历,我对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的法理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真是做好三件事,一切尽在其中。我把经历讲出来,给有类似经历的同修以借鉴。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总结母亲被迫害的原因 ,就是没有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母亲身上存在三个方面的大问题:

一、学法有问题

母亲每天都在学法,一天看二讲,有时手里拿着书,家里谁说话她都听,有时还接话。看的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其实等于白看。

母亲刚来的第一、二天。我觉得家里环境让她静不下心来学法。这回让母亲静心学法。可是一、二天过去了,母亲没有什么变化。我觉得不对劲。师父说:“学法不怠变在其中。”(《洪吟(二)·精進正悟》)于是我让母亲到我房间来学法,让她念出声来。这一念问题找到了。母亲念法不成句。我就让母亲用手一行一行比着学。母亲学了十多页法,被干扰得眼睛模糊,看不清字了。我让她坚持。一次、二次过去了。再让她学说什么也不想学了。我一看她学不進去了就说:那就休息一会,咱们炼炼功。母亲已有将近一个月没炼功了,原因是自己站不住。就这样丈夫在后面扶着母亲,我在前面扶着,帮助纠正动作。我们一边不停的发正念铲除破坏母亲炼功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一开始四套功法一起炼不下来,我们就一套一套分着炼。通过不断学法炼功,母亲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师父说:“经修其心,功炼其身”(《洪吟•同化》)。母亲心性也在逐渐提高,向内找自己,有怕心,而且很重,发资料时也是胆胆突突的,有时把传单都贴反了。把这种迫害当做了人对人的迫害,执著钱,这些都是邪恶迫害她的借口。

二、发正念有问题

母亲每天整点都坐在那里发正念。可是她把“发正念”不叫“发正念”,叫成“打正念。”我问母亲谁告诉你这样说的。她说:“自己习惯了这样说的。”我对母亲说:“这样说可不行。这种行为说严重一点就是乱法。”(个人认识)师父告诉我们:“发正念过去叫神通”,您怎么可以随便改呢。改动一点那还是原来的意思了吗?你改一点,他改一点后来人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释教的教训就在于此。乱法有多种形式。为什么邪恶能迫害到您呢?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我想我们也得冷静的想一想,为什么邪恶能迫害到您?要找一找问题出在哪里。邪恶迫害你不是因为自己空间场没有清理干净吗?其实母亲每天都在“打正念”,但是没有起到正念的作用。从此以后只要母亲说一句“打正念”的话,我就让母亲说十遍“发正念”的话。十几天后母亲基本上改过来了。

一个星期后,母亲通过不断的学法、发正念,我一个人只要稍微扶一点母亲她自己就能把四套功法全炼下来了。但我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还得应该自己炼功。这才是正确状态。于是我在母亲炼功时,有意的把手放开一下,可是母亲马上就失去平衡。我问母亲怎么回事,她说:“有人推我,不让我站稳。”其实就是黑手、烂鬼在干扰不让母亲炼功。“一闭上眼睛就晃。”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响起:“你已经养成了放弃你主意识的习惯,一闭上眼睛你就晃,哪去了也不知道。”(《转法轮》)我连忙说:“那您就睁开眼睛炼,你看看还晃不晃了。”母亲还真的不再晃了。一开始时炼功弯腰就吐。吐母亲也坚持炼,现在什么都好了,一小时也能自己坚持炼下来了。

另外打坐也存在问题,母亲在没有迫害之前,每天打坐都在一个小时以上,可是现在刚坐十多分钟就把腿赶忙拿下来,疼得不行,不想坚持。我告诉母亲这不行,要坚持。多痛也要坚持,挺过去就好了,这是黑手、烂鬼不让你炼,炼就会消灭它。有时打坐,孩子说话她也接话,一会告诉我说:看看是不是水开了。我告诉母亲炼功要静心,其它的事不要管,炼功就炼功。

三、找执著心,去执著心

(1)因为有怕心向邪恶妥协

2002年底母亲被邪恶非法迫害送進看守所。管教打电话让我给母亲送衣服时告诉我:母亲不是那么坚定。问她炼不炼了,当时因为有怕心她违心的说:“不让炼就不炼吧!”母亲从看守所出来后,我一直没有问母亲。今天问母亲是不是有这回事。她说:好象是说过一句这话。我告诉了母亲这句话的严重性。这是邪恶迫害你的又一借口。你怕,你没有正念。我赶紧让母亲写了严正声明,母亲也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马上就写了。

(2)因为怕心,不能走路

母亲是一步也不能走。我一开始扶着母亲一步一步的练习,过几天随着母亲不断学法、背法、发正念,去执著,我看扶着走的比较稳了。炼功也跟上去了。我就让母亲自己先一步一步的走。母亲每走一步好象在走钢丝。开始刚走一步就摔倒了。据她说在家里也摔过二次。摔得很重,腰疼了好几天。我看母亲摔倒了赶忙说:“没事的”,母亲也跟着说:“没事”,结果起来什么事也没有。但她怕心很重,就不想走了。我对母亲说:“你一定要坚持,你现在已经好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了,你看你炼一个小时的功也不觉得累。站得好好的。你说你有什么病。这是黑手在迫害你,不让你走路,不让你出去讲真象,让你不能证实法。我们在外面洪法、讲真象告诉世人说:‘我们炼功做好人,身体好了。’你看看你炼了6-7年的功,还不能走路了。你说你不到外边去,外边人不知道。可是亲戚、朋友嘴上不说,心里怎么想你知道吗?这是证实法吗?坚强着,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摔倒了就爬起来接着走。母亲听着也觉得有道理。”就坚持练走路了。可是怕心还是很重,怕摔倒,心里总是想着别人曾经告诉过她摔一次重一次的话。两个胳膊也不会运动,手都翻背放着。我让母亲一边走一边背《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我问母亲为什么走路那么紧张,我说你是不是怕摔,怕把自己摔得更重了。师父不是告诉我们:“好坏出自一念。”一念之差,结果就不一样了。您说您怕什么,不是有的功友被汽车撞了也没事吗?摔个跟头您也怕。更何况我们连摔跟头的本身也不承认。你越怕它不是越让你摔吗?怕不就是求吗?不要怕。母亲在法理上一天比一天清楚了。每天坚持练走路。一边走,一边背法。不知不觉一个月下来有九篇《洪吟(二)》中的经文都能熟记了,过去连一句成句的法都说不出来。主意识不清醒。

(3)对吃的执著使母亲吃什么吐什么

母亲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成顿吃饭了,每顿饭只能吃一小碗玉米面糊,就是这样有时吃不好还要吐,一吐起来是上吐下泻。基本上是每天都吐。身体非常弱。我心里想是什么执著让母亲这样。首先铲除破坏母亲身体的黑手、烂鬼,有执著也不允许迫害,我们会在正法中通过修炼去掉它。母亲说什么也不想吃,每顿只吃一点咸菜。我问母亲为什么只吃这些。她说:“吃这样东西心里好受。胃也好受,别的东西吃了就吐。”我告诉母亲这是对吃的执著,您说父亲爱吃肉是执著,您爱吃玉米面糊难道就不是执著吗?母亲说吃这么清淡的东西还不行,那我吃什么呀?我告诉母亲做为修炼人家里有什么吃什么,做什么吃什么。至于说您身体在恢复期间,太硬的可能有些吃不了我做些稀饭,那是我的事,和您无关。母亲说:理是这个理,但是心里还是放不下。通过一件小事。母亲从心里真正认识到了自己对吃的执著。一天我给母亲做了一块饼,软乎乎的很好吃。母亲吃了一大块。我对母亲说:头一次吃干饭,少吃点。不要吃得太多。母亲说:“好吃”,连忙把手中剩下的最后一口饼放進口里,说时迟,那时快,一瞬间母亲马上就吐了,吐了一桌子。这回她明白了。从此之后,我做什么母亲吃什么。再吃什么东西也不吐了。

(4)除恶要彻底

母亲在我家住到30天的时候,人心起来了,想回家。认为自己好的差不多少了,回去自己再坚持这样做,也会好的。我没有同意,我对母亲说:“是在哪里都一样,可你现在是因为想家了才回去的。这是执著心。有执著心不应该去吗?不去行吗?邪恶会不会抓到这点找借口迫害你呢?我们不能让邪恶钻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做事要在法中,要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父亲来接母亲,我说了我的想法,父亲也支持我。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星期,母亲身体全好了,也能自己走路了,经文背会的也不忘了,主意识清醒了,回家了。

另外,我、丈夫,母亲、父亲,还有家人都有一个好的愿望,就是母亲来到我这里她一定会好。

通过母亲这件事,我感悟很深,对师父讲的法理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法对所有的炼功人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别人没有这样,自己这样了呢?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我们不是不承认它吗?那么怎样做才是不承认它呢?我悟到只有正念正行。首先要有正念,然后才能有正行。那么正念哪里来,只有学法,通过不断的学法、背法,思想就会在法中,法理会更清楚。凡是干扰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一切事情都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们都得铲除它。怎么铲除它?它不让你学法,让你学法眼睛就模糊、就困,看不清字。那么我们就看。不让走路,就走。你不走,是因为有怕心,怕摔倒。其实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让炼功,就炼。铲除干扰炼功的黑手、烂鬼,一定要坚持。你只要做到一点,师父就给你消下去一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这件事是师父给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