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推“九评”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9月12日】2005年7月,我回老家县城探亲,住在教师家属小区中的父母家。我在与小区居民的每天傍晚楼下的“茶话会”中得知,他们对当前的中共恶党的腐败深恶痛绝,由于教师的职业习惯,他们对国家民族的前途的忧患意识也较一般百姓为强。然而,由于中共几十年党文化对他们的洗脑,正如师尊所说,即使是批评该党,也是在“在其党造就的文化意识中反对其党,其实还是在党文化中看其党”(《不是搞政治》)。由于信息的封锁,他们对“九评”及“九评”推出以来的退党大潮一无所知。

面对众生的被毒害,我强烈的意识到自己做为大法弟子肩负的救度众生的使命,在当地学员的正念加持下,我决定集中对该小区推一次“九评”。

首先是资料的精心选择。本着“九评”系列资料不和大法其它真象资料一起发的原则,除“九评”外,针对他们资讯封闭的现状,我精心选择了七、八种辅助“九评”的小册子,每本“九评”至少夹两本小册子,包括“抹兽记”、“他们为什么逃离中国”。鉴于当地地处西北,自古民间就有大量预言流传,我还准备了大量的“预言中的今天”等小册子。

做为“九评”的外围辅助,我又准备了几套“江泽民其人”,以及VCD、DVD等“九评”光碟,由于他们相互熟知,我坚信他们一定会互相传看。

在确定当晚11时去发放后,从下午开始,当地同修和我对该小区進行了至少五次的集中正念清除:意念中消除该小区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同时给该小区下一个巨大的能量罩,防止邪恶的一切干扰。

由于该地区学员走出来证实大法才仅一年不到,他们对大量发放“风雨天地行”等真象资料非常主动,感觉毫无压力,然而,对推“九评”感觉沉甸甸的。鉴于此,我决定一个人去推,让他们在外面骑摩托接我,在家正念加持我,我想这个过程也能促使他们冲破压力,尽快跟上正法進程。

在具体发放细节,由于该小区有四栋楼,我把资料分成四包,放在一个大旅行袋里,到时先把四小包分放在各楼下的隐蔽处,每发完一栋,再空手去取下一栋楼的那一小包,既安全又高效。

然后,在临出发前,我端身正坐,净心诚意,对真象资料开始正念加持与沟通:你们是大法弟子节衣缩食,冒着生命危险制作出来的,是救度众生的福音,决不允许你们被坏人上交、毁坏或收走,你们每一个字,每一页纸都要落在众生的手里。绝不能象以往那样被邪恶钻空子、被毁坏或收走。

晚上11时,当地学员骑摩托把我带到了该小区大门外,在外面加持、接应,我背着沉甸甸的大旅行包大步走進小区。迎面的小区值班室门外坐着的老李认出了我,很高兴的向我打招呼。由于我给他讲过真象,他对我很敬重。我一边和他应答,一边心里默默对他说:“你快回室吧,我要发资料、救众生了,你看到了会给你造成巨大的压力。”十多秒后,我再一回头,他已回到室内看电视去了。

進入小区后,我迅速把大包中的小包分放在各栋楼下的隐蔽处,先从最里边的楼开始发放。我先上到顶楼(5层),再逐层往下发放,然而,由于天热,虽已近深夜12点,家家防盗门大开,灯火照得楼道里大亮,门口不时还有人走动。见此情景,我在楼顶立掌,向下对着住户居民的本性开始正念的唤醒:众生,你们亿万久远的等待就在此时此地,你们当初把得救与進入未来的希望寄托给正法与大法弟子的救度而来到人间,今天,我顺天意来给你们推九评、传真象,你们明白的一面一定要作主啊!

在我加持正念后的一两秒之后,我眼看着各层住户把自家的防盗门“砰砰”全都关上了!眼前景象使我热泪盈眶,我一层一层走下去,给他们把资料放在了门口或报箱上,心中默默的呼唤:愿你们每份都落入众生手中!

转眼间,我发的也只剩下不到一半了,就在此时,因一时的麻痹与放松,差一点被钻空子。

我从一单元出来,因见四周无人,直接就拐進了同一栋楼的二单元,其实《明慧周刊》中同修提过这个问题:从某楼的一个单元出来,应勤快点,到其它楼再進单元门,而不适宜在同一栋楼反复進出各单元,这样极易被居民起疑心,被邪恶钻空子。我也知道这一点,但因为发的顺利,再见周围无人,就大意了。

刚走進二单元,我听到背后有脚步声,一回头,黑暗中果然有居民开始注意并跟上了我。我回过头来,静静看着对方在黑夜中立起掌,正念加持:我推九评、救众生是众神关注与加持的焦点,是顺天意而行,决定不容许任何因素的阻挠干扰,请师父与众神加持。立刻,在隐约中,我看到众神形成一个强大的环状能量带,在我胸前身后快速转动,一会儿,我周身被强大的慈悲场笼罩着,如同要飘然起的能量球。我再一看,那人已不见踪影。

半小时后,当我全部发放完时,小区的大铁门已关闭,值班室老李早已睡着了,他孩子全神贯注在看电视,我本打算让他给我开门,见此情景,就纵身攀上大门跳出了小区。

事后,我正念中加持:明天早晨让每一家住户,从一楼到五楼,按先后顺序起床开门拿到资料,不许重拿,也不许让楼上的住户下楼时取走其它住户的资料。

几天后,我已离开当地,给该小区打电话回去,父亲高兴的说:“不知是谁,一夜让小区家家收到了‘九评’,现在每天傍晚的‘茶话会’全是‘九评’的内容,人们兴奋的议论着,互相交换着小册子和光盘,整个小区的人心与舆论一下子转了过来。”

在发放中,当我路过家门口时,我本想進去看一看父母,然而为了不给他们造成压力,我还是没有敲门(因为此前我已搬出家里住在朋友家,并告诉父母我已离开当地了)。脑海竟然浮现出“禹王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圣人的心境似乎在穿越时空激励着我、感动着我。

父亲愉快的心情让我欣慰,是啊,父亲早在1996年得法,大法被迫害中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由于当地长期的信息封闭,包括我父母在内,人们对真象知之甚少,生活在那样的环境,父母感到压力很大。此次在该小区的广推“九评”及慈悲加持,彻底改变了该小区压抑、不正的场,扭转了该小区众生的观念,唤醒了人们的良知与善念,几年来压在父母心上的巨大压力一下子没有了。

慈悲唤醒众生本性,正念融化一切障碍。邪恶是在用钱迫害,我们是在用心救人:事前的精心准备,过程中的相互配合,发放中的慈悲呼唤,处变中的不惊不慌,事后的加持回访──整个过程用心缜密、有始有终、圆容无漏。

经历中的具体做法对其它地区其他学员不一定适合,但过程中最主要的一条信念是:“神在世,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