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 救度前夫及其家人

【明慧网2005年8月27日】2001年11月,丈夫以我坚持修炼法轮功为借口,在法院起诉离婚。在法庭上他将搜去的大法书和资料呈给法官。当法官问询时,我说:“书是国家正规出版社发行的,我买的。真象资料是别人塞到我家门缝,我没舍得扔,攒下的。”丈夫又说我上北京上访的事,我说北京谁都可以去,我是去旅游。又是一连串的问话,我理智的否定了对我的迫害,同时也用自身受益的情况将大法的美好告诉给出庭的人。法官们也说炼就炼呗,也没啥不好的。休庭后,我从法官那里要回了我的“私人财产”──大法书。

当时,我以为他用离婚威逼我,是我证实大法的机会,是我坚定修炼的见证。离婚后,我常美滋滋的回忆自己当时,如何“英勇”的在法庭上证实大法,将前夫视为罪魁祸首而不愿与这等小人一起生活。我的人心使邪恶的旧势力达到了对师父正法的干扰作用,也使一些不明真象的人更加仇视大法,同时让前夫迫害大法弟子而造下大业。

向内找自身,发现自己长期以来就有一个变异的观念,认为夫妻不和就应该离,“强扭的瓜不甜。”在我小时候,我父母常常打仗,我们兄妹都不愿呆在家中。我固执的认为强求在一起生活对孩子的成长不利。学法后,虽然看师父讲法知道“离婚”是不对的,但并没有修心,仍固守着人的观念不放。另外,缺乏讲清真象是我被迫害的另一个原因。

一直以来,我认为前夫是讲真象讲不通的人。在1999年邪恶镇压前,他就反对我修炼。怕我早上炼功,他早晨不再跑步,在家看着我,又拎走了录音机。当时他正积极争取入党,是邪党的积极分子。他一家受“无神论”的毒害比较深,连过年过节上坟都很少,这个环境使我很难突破。最主要的是因为孩子才两岁多,我没多少时间学法。

孩子五岁时,我们离婚,孩子归他抚养。回到娘家后,我能有时间多学法了,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之处。师父讲过:“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悟到,前夫一家也应该救度,同时要尽可能的挽回我们离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有些人认为我太强了,责任在我)。虽然悟到,但直到今天他退党,也有三年多的时间了。

在这过程中,有时觉得很难。孩子被他换了幼儿园。找到后,我只能在幼儿园里跟年幼的女儿亲近几分钟,然后就有在旁监视的老师将孩子领走。前夫留下话,她们怕我把孩子领走去“自焚”担责任。有一段日子,我看完孩子后就回家大哭一场。如果不是江鬼搞的“天安门伪火”,我家何至于此啊?全国又有多少和我有相似遭遇的好人呢?

渐渐的我的善良打动了老师,她们也明白了一些真象,见面时不再催促了。对前夫我也开始讲真象,起初他总是骂我,那我也讲,每次受挫我也不放弃。孩子一点点长大,我告诉她,你爸爸是因为被电视欺骗才把妈妈告上法庭,不要恨他,我们是一家人,不能自相残杀。环境是我们开创的,我现在可以接孩子来家住,每次我都让女儿念一段师父的法。她也把楼道里、学校里别人丢弃或撕坏的真象资料拿来给我,我们贴补后,再发出去。出门上街她配合我讲真象,看到有人把“大法好”的字擦掉,她就填上。

一年前,她爸爸再婚了,女儿叫她“姨”,她对女儿很好。在此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我能放心的多做些证实法的事。利用接孩子的机会,我让女儿的“姨”也退了团,前夫的一些亲戚我也做了“三退”。对于前夫,只要见面我都说大法真象或发正念。《九评共产党》我放在他家楼道里,有一次我当面让他退,他没表态。我就让女儿和她的姨帮助我,劝孩子的爸爸退党。有一天我突然想起第二天是他的生日,就发了一个短信:“往事如云烟,一笑了恩怨。祝你生日快乐,家庭幸福!”那时我真的觉得我心中除了慈悲,不再有人间的爱、恨了。

三天后,女儿在电话中告诉我,她爸爸同意退党了,我没有惊讶。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几年来,我所遇到的人,大多数都明白了大法的真象。其实只要我们有救度世人的心,一切都会有师父的如意安排。

同修们,让我们都静心找一找内心有没有认为不可救要的人,放下人心,再去救度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