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有荣在唐山开平劳教所去世的更多情况


【明慧网2005年9月13日】2000年8月16日,我被送到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唐山开平劳教所女子大队非法劳教。我把大法学员朱有荣在唐山劳教所含冤去世的经过写出来揭露迫害

朱有荣在我之前几天被非法送劳教的。她被关在二中队。二中队的队长是王文平。我也被分在二中队,但不在一个屋见面少。她对我说她在宣化看守所期间一直绝食,现在还在绝食。过了不几天恶警把朱有荣和其他十几个大法学员关押在二中队的小号里迫害折磨。过了十几天,她们吃饭了,就把她们分开了。

我到劳教所就开始绝食,我的一念就是我没有犯法没有罪。劳教所把我和两个同修关在小号,朱有荣在我隔壁。后来又把她关在三中队。她在三中队的情况我不知道,但过了几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见她脸上和眼睛被打得又青又肿。那时我们也说不上话。后来又把她关到二中队和我一起关在小号里。她对我讲述她在三中队遭受的残酷折磨:恶警把她双手铐在树上毒打她,问她还炼不炼了。把她打昏过去再用凉水泼醒,一直铐到深夜一两点钟。每天都被吊在树上残酷折磨,她让我看她的裤子和袜子,都被打破了。她弟弟来看她,恶警一次也没让他们见面。有一次她弟弟送来方便面;还一次送来衣服和被子。第三次是她母亲病重想见她一面,恶警不让见,只叫她弟弟给写个纸条,恶警把纸条拿给她看,她才知道方便面和衣服是弟弟送来的。

我们在绝食抗议时,恶警利用四个吸毒犯孙秀云、李云、皮素霞、李俊清强行按住我们,绑住我们的手脚野蛮灌食,灌的都是玉米粥。吸毒犯把勺子插到朱有荣嘴里,把她的嘴都插破流血。这样的折磨不知道有多少次了,非常残酷。

管班恶警张文军表面伪善背地里心狠手辣。她利用心狠手辣的吸毒犯皮素霞等人,残酷折磨我们。朱有荣绝食已经很长时间了,皮却还叫她走步,走不动就拳打脚踢;抓住头发打;用树枝往手上脸上抽打;脱了衣服把胳膊向后从背上绑住。那时已经是11月份,她们让朱有荣在没有阳光的地方挨冻。

2000年12月我们被关押在禁闭室。朱有荣遭受了更大的痛苦,因她炼功恶警把她铐在树上很长时间。回去后朱有荣说她冻得手都失去知觉了。

劳教所恶警们用种种手段对我们每一个大法学员都是这样在背地里残酷迫害。打死了说你是自杀。恶警张文军坐在禁闭室铁门前叫犯人读邪恶的东西,不让我们炼功,不让上床,或绑在床上长期迫害,再有就是罚站……

遭受了种种残酷的迫害,朱有荣身体和精神遭受严重摧残,于2000年12月在禁闭室上吊[注1],去世时年仅42岁。

[注1]迫害固然邪恶,但自残自杀是常人抗议迫害的行为,而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是违背大法修炼原则的。大法弟子真正正念正行才能破除和解体这场并非人对常人的迫害。在迫害中因自杀而过早去世的学员,查明情况后,一般都暂且收在“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名单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