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挡不住我救度众生的脚步


【明慧网2005年9月16日】1998年,我坐火车去上海,途中巧遇几个北京法轮功学员。在与她们交谈的过程中,我非常惊叹她们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巨变。我当即向她们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后一口气读下来,泪水已沾湿了我的衣襟。回想我半个世纪所经历的人生岁月,所有令我迷惑的问题迎刃而解。我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从此走上了正法修炼的光明之路。

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风湿性关节炎、骨质增生、气管炎、神经衰弱。严重的神经衰弱使我夜不能寐,精神恍惚,动辄摔东西、打人、骂人,心情烦躁,精神难以自控,曾二次被家人送進精神病院治疗,花费大量钱财也没能治愈,我的身心遭受极大痛苦,丈夫也被我折磨得几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自从我修炼大法后,我的生活发生了根本的改变。炼功不久,各种疾病不治而愈,神经衰弱也好了,每天能够安然入睡,这在从前是不可想象的。我的精神状态好了,性格也变得安定、祥和了。日常生活中,我以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家里又恢复了久违的生机。看到我的身心巨变,全家人十分高兴,由衷的感谢法轮大法救了我和全家。

然而这样一部高德大法却遭到中共恶党和当权小人的疯狂迫害。从1999年7.20开始,电视、广播、报纸造谣宣传铺天盖地,语言之恶毒、手段之卑劣史无前例。无数炼功人因为向政府说一句真话就被残酷迫害、被抄家、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无数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家庭,而中共恶党却要毁灭我的家庭,谁好谁坏,一目了然。恶党恶毒的谎言使大批不明真象的百姓深受其害,许多世人在邪恶的操控下为这场迫害推波助澜,将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的境地。

从法中我认识到救度众生的重大意义和自己的使命,自身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实情况也促使我义无反顾的走出来,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告诉世人,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宇宙法理,让不明真象的人停止行恶,不要在无知中葬送自己的未来。从此以后,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刮风下雨,城镇、乡村、大街、小巷留下了我救度众生的身影。期间虽然多次遭到邪恶的非法抓捕,但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邪恶从没阻止住我救度众生的脚步。

2001年7月,我去农村发真象资料,我打算把真象光碟系在住户门上。因为农村许多家都养狗,这时主人家的狗叫了起来。主人被惊动后硬是把我举报到了当地派出所。我当时因为法理不清,交了二千元钱,才让我回家,滋养了邪恶。

2002年夏天,我在火车站发放真象资料,被邪恶雇佣的蹲坑发现,他们协同恶警一起将我送進附近的看守所。由于我不配合邪恶,他们将我铐在水泥地上一天两宿,直到家人前去交涉才停止迫害。但又将我送進精神病院,关了半个月才把我放回家。

2002年春节前夕,我在买菜途中向世人讲真象,送给一个人真象录音带,没想到此人是公安便衣,他连拉带扯的把我带到派出所,我闭眼发正念破除邪恶的迫害。一会儿我听到屋里没声了,睁眼一看屋里只有我一人,警察都上楼了。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想我该回家了,这时屋外响起了出租车按喇叭的声音,我起身走出了派出所。

2003年春天,我在长途客运站向过往的车里放真象材料,被雇佣监视法轮功的社会闲散人员发现,将我绑架到国保大队。我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身体出现病态,他们怕承担责任,国保大队给我付了出租车费,无条件将我释放。

这期间有一次非法抄家,邪恶之徒将我的大法资料全部搜走,同时还将录音机和一块价值三千元的手表一起偷走。后来家人通过关系将录音机要回。当谈到还有一块手表时,他们自己也承认警察素质太差了,去了三个人不知是谁偷的。

其实我的家人这几年也承受得很大。虽然为我担惊受怕,但他们看到大法给我带来的巨大变化,一直支持我修炼和讲真象,而且他们也很有正念。有一次,警察非法抄家,搜完了我的房间,我爱人坚决不让進他的房间,告诉警察无权進入,结果警察真的就没敢進。在那间屋子里有许多《九评》和真象光碟。关键时刻我爱人保护了这些珍贵的资料。

经过几年的风风雨雨,邪恶的疯狂迫害不但没有阻挡我的修炼,反而更加坚定了我修炼大法的意志,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在修炼的路上更加清醒、理智、成熟。而那些迫害大法的邪恶之徒将永远偿还不了自己造下的无边罪业。因为善恶有报,天理是公平的。奉劝那些仍在为共产邪党卖命、作恶的邪恶之徒赶快迷途知返,用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和大法弟子所造成的损失,赎回自己的未来。

我曾经是一个多病的人,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给了我新生。知恩图报这是做人的起码良知,我的生命属于大法,我也会不遗余力的担当起大法弟子应当承担的责任,让更多的生命明白大法的真象,让更多的世人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