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大法的曲折经历


【明慧网2005年9月8日】我在常人当中是一个自私又霸道的人,听人家说法轮功好,能祛病健身,而且从各方面能使人脱胎换骨,我想通过炼法轮功使我转变,1998年我抱着常人的各种执著心走進了炼功场,我母亲1998年得法。由于当时自己刚入门,学法少,经常在外面工作,虽说一出门总带本《转法轮》,可是我对师父讲的法还是认识不清,虽然我每天抱着书看,但精力不集中。我还是觉得常人的现实利益实惠,把常人的名利放在了首位。我在文艺剧团里工作,环境复杂,思想完全被常人的名利包围着,钱在我心目中可以说占据我生命中的一半。

一次,在我们住的门口小卖部,我无意中低头看见脚下有200元钱,我当时脑子嗡的一下,在想我该怎么处理。这时我的同事知道我炼功,就说:“这钱是你拣的,又不是偷的,你是炼功人,你不要就给我吧。”我说:“不行,凭啥要给你?”我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紧接着我的偏头疼就犯了。因为我这头疼从小就有,而且一疼就恶心、上吐下泻、四肢无力,好象身体骨头都散架子了,有气无力,心里开始害怕,可是当时还假装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坚持不吃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对你无能为力。”可是当时我自己没有这么想,疼得受不了了就开始埋怨师父不管我,炼了法轮功头还疼,也没有给祛了,心中有怨气,所以98年刚得法就搁下了。

我在外面六、七年当中,就是在常人的大染缸里争强好胜,结果争了一身病,年纪轻轻的两腿关节疼、偏头疼、腰疼压迫腿和脖颈疼,就这两条腿疼得走不了路,开始烤电扎针也得需要人背着去。但是看的还是不见效,最后我的两个膝盖疼得都萎缩了,医生推辞说:“拿点药回家养着吧,没有什么医治的办法。”

就这样2004年底,我无奈回到了家里。母亲看见我拿了一堆药,又看见我两个膝盖萎缩动不了,就说:“你还是跟我炼法轮功吧。”以当时心情很烦,我说:“等我把药吃完了再说吧。”可是母亲每天看书炼功,我在家坐得无聊,无意中拿起了《转法轮》,翻开看和以前不一样了。一行熟悉的字映入我的眼帘。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我一下子明白了。回想自己走过的这段危险的弯路,造了多少业力!得了一身病,才想起师父,师父慈悲不嫌弃我,还在点化我,我心里对师父说不出的感谢。

我突然说:“我要炼法轮功。”我母亲吃了一惊:“咋一下子就转变过来了?”我说:“只有炼法轮功才能使我身体健康,只有炼法轮功才能使我从根本上脱胎换骨。”

就这样,我每天跟着母亲炼功学法。奇迹出现了,仅仅六七天时间我炼静功,我的两条腿膝盖热乎乎的,紧接着我的偏头疼从功中反映出来了,当时疼得受不了,使我一下想起了1998年得法就因为偏头疼没有坚持、也没有悟到搁下了。这次我必须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严格要求自己,心里边不住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分钟就不疼了。我真正体察到了大法的神奇。随着自己不断的炼功学法,把自己心理障碍“病”放下了。身体已经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

明白法理了,观念转变了,身体也轻松了。我就用我的身体变化来讲大法真象,使很多有缘人都走入了大法,使很多众生明白了大法的真象。因为我们这里没有资料,总是费很多周折才能得到一部份,而且轮不过来这么多人看,更想接触老同修切磋。我总感觉往起飞却找不到翅膀。母亲因年纪大,总是忙碌着家务,虽然每天学法炼功,可遇到问题还是人的东西多。我很着急,心中动了一念“如果我能接触到资料该多好啊!”真是只要你有这个愿望,一切都是师父给做。师父见我动了念,就给我安排。没过两天,我接到电话说亲戚要带同修来这里。我们就把左邻右村的同修都通知来,师父给安排的面面俱到:那天人太多,怕引起乡亲们的主意,就下了一天小到中雨,使我们的法会顺利的结束了,并解决了我们的书及资料的困难问题。

从那以后,我们这个地区相继得法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开创了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比学比修,定期到一起切磋一次,互相交流怎样把三件事做得更好。合理的安排时间。我们周边的人大部份都写了三退。

每当我看书时,看到师父慈祥的照片,我不由得就热泪盈眶,想到师父为度我们受了多少屈辱,吃了多少苦,而现在世人还不清醒,要加紧救度众生啊!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