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 从新归正

【明慧网2005年9月8日】1998年,我56岁,独生女已参加工作,感到自己的责任完了,本该快快乐乐度晚年。可是健康状况直线下滑,家庭关系不如意,活而无快乐,简直要崩溃了。就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有幸得法,师父指明了人生的方向,我如梦初醒,决定走修炼路。我牢记师父教导,认真实修,首先是一身轻,无病的感觉;心性上的摩擦,去执著心;去常人的欲望。

正当我觉得自己在一步一步前進时,恶党江××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亲人朋友因听信了谎言而反对我继续修炼大法,由于我学法不深,心性不稳,产生了迷惑。我反复思考,回忆自己修炼过程中的反应,觉得修炼是真实存在的。我读《精進要旨·为谁而修》以后,坚定了修大法的信念。我不断的读《精進要旨》,不断悟到,《大曝光》中说“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所发生的事不是在考验大法弟子心性吗?”

反复思考后,我明白该怎么走。2000年11月,我鼓足勇气,坚定的走出去,到北京证实法。当时我没想后果怎样,只是庆幸自己没有掉队。

后来在恶浪中,我因为亲情、人心太重而“翻船”,幸亏及时得到师父讲法,我又从新归正过来了。那是2001年夏天,派出所和厂里书记经常来找我,要我写保证,每次我都向他们洪法,表示我坚持修炼的决心。有一天我梦见自己走在一条有阶梯的路上,每一级阶梯上都有一角、两角的纸币,我一边往下走一边拼命拾币。醒来后,我认为是自己的利益之心太重,没有深一层去悟。当天上午,女儿和女婿回家了,说我如再坚持炼功,就要株连他们,女儿流泪求我,说只要交出一本书就可以。由于我执著于亲情,失去正念,交出了《转法轮》

女儿、丈夫、书记见我交了书,都皆大欢喜,唯我心情铅一样沉重。我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不应该做的事,心中悔恨交加,痛不欲生。再学师父的法,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师父救度了我,我不能当犹大,我必须赶快归正过来。

第二天,我用八开大的白纸,写上声明“我继续修炼法轮功”,然后到厂里,等到班车一到,就站在车门口,高举白纸,交给书记,书记接过一看,非常生气,扔回给我。我的心一下子轻松了,我拿着白纸在厂里慢慢走,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并没想什么后果,只觉得自己站起来了。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修炼人在邪恶面前不能有一丝退让。事后我没有给女儿带来麻烦,也没有因发表严正声明而受到更大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