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到德国


【明慧网2006年1月10日】我叫潘惠琴,来自北京,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炼法轮功之前,我常年患有高血压、关节炎,皮肤病等多种疾病,家里就象开了小药铺,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中西药。通过修炼法轮功,以前的疾病一扫而光,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么好的功法,自1999年7月在中国被镇压。我当时在北京,为了揭露邪恶我们大量散发真相资料。当时我与女儿和2岁的外孙相依为命,2001年5月我女儿被抓到洗脑班,由此我产生了如果我再被抓,谁来照顾我2岁的外孙的怕心,这一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马上警察知道了我发送关于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资料,610办公室和警察试图抓我,为了躲避抓捕,我抱着外孙逃离了家。

经过2年10个月流离失所的生活,我于2004年初到了德国,然后申请了难民庇护。当我第一次在中国领事馆前参加抗议活动并炼功时,我哭了起来。四年多了,这是我自迫害以来第一次可以堂堂正正,自由的在公开场合炼功。

我住的慕尼黑每天有许多从中国大陆来的旅游者,我与其他同修去旅游点给中国大陆来的旅游者发真相资料。国内的恐怖给我造成了很深的影响,刚开始遇到成群的来旅游的中国政府官员时,总感觉好象还在中国大陆似的,心里直发怵,经常对同来的同修说“我发正念,你先上。”有一次一个同修给一车中国政府官员讲真相时,我直为他担心,担心象在天安门广场一样,同修被他们用车拉走了。过了一段时间才适应国外宽松的环境。

刚开始讲真相时,遇到对方对大法不敬或对我说难听的话时,气得不行,当时就跟对方争论起来,师父在讲法里多次提到过不应该被常人所言带动。经过学法才意识到。讲真相的过程本身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在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就不被常人所言带动了,越讲也越得心应手了。有的导游都认识我了。随着正法的進程,明显的感觉到中国人在转变,已很少有恶语相向的人了,许多人愿意听,有些人对我说:“你们辛苦了!“

不论春夏秋冬,不论下雨下雪,我都坚持去旅游点。有时天气很恶劣,也犹豫是否待在家里不出去了,但一想到,国内的同修冒着生命危险还坚持讲真相,每次出去讲真相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相比之下国外环境宽松多了,如果不知珍惜,就太不应该了,于是也就有了动力出去了。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你们做的那一切,其实都是给你们自己做的,没有一样是给我做的。同时我还告诉你们,从你们修炼那天开始一直走到今天这一步上来,我所告诉你们的、我所叫你们做的,没有一样是为了别人。”我经常上午、下午从家到旅游点往返两次,也不觉得累,精神饱满,这对一个67岁的人是很难想象的。有时讲真相时会感到脚心发热,小腹法轮在转,越讲真相,气色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