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锦州传法的日子


【明慧网2006年1月16日】1994年4月5日,是辽宁省锦州市大法弟子终生难忘的最幸福的日子。这一天,伟大的师父来锦州市传法。为纪念这一天,每年的4月5日,定为锦州市“法轮大法日”。如今十二年过去了,可师父传法时留给我们的光辉形像和神迹至今回忆起来还记忆犹新,感慨万千。

1994年1月,师父正在天津传法,当时参加传法班的学员,拿着锦州市气功研究会的介绍信邀请师父到锦州市来办班传法。师父全年办班的日程已经排满,但是还是答应挤出时间安排一期。4月4日,师父在大连的第一次讲法班刚刚结束,就坐车赶往锦州。当路过营口时,下起了小雨。这时已近中午,他们走進一家饭店准备吃饭。

眼看着天空阴云密布,大雨即将来临,师父看了看外面的天,对着天空打了几个手印。司机疑惑地想:这是比划啥呢?师父说:某某海的龙王正在值班,这雨还得下。司机心里嘀咕:天要下雨,人怎么能管得了呢?气功师我见得多了,都是说说大话而已。吃完饭走出饭店,天空依然是雷声隆隆。师父说:下雨行车不方便啊,已经定了下这场雨,如果非得下,那就让他在车后边下,咱们走咱们的。

司机带着一脸的不相信开始启动车。等车开起来后,果然是车后面雷鸣电闪,下起了大雨,车前面一片晴天。这下司机不得不暗自称奇。

车到锦州后,要先与研究会联系,但谁也不知道怎么走。只见师父在手心里划方向给司机看,不一会儿就找到了气功研究会,安排师父住宿的地方。当车将行到招待所时,北京大法学会的几名老学员正在路边等着呢。

随同师父来的大连老学员惊讶的问:“你们怎么知道师父到了?”其中一个老学员说:我们正在屋里,突然传来师父的声音“你们下来吧!”我们几个就下楼了。大连老学员说:“原来你们与师父这么沟通啊!”

传法的会场最初打算在八一剧场,但是由于气功研究会与该剧场负责人因其它事情产生误会弄得挺僵,怕不同意,所以就安排在了只能容纳四、五百人的电业局俱乐部。就在师父来的前一天晚上,负责安排这项事务的学员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点化说会场太小。果然第二天要求买票听课的人很多,只好与八一剧场联系,该剧场负责人马上同意了。

后来才悟到,许多事情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表面做。其实,师父在没来锦州之前就已经给这里清了场。还不仅仅是办班的场地,有学员看到在另外空间的锦州是业力滚滚,非常肮脏,师父办完班后锦州的另外空间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参加锦州讲法班有700多人,其中外地占200多人。师父讲法的第一天,有的学员天目开了,看见另外空间层层的佛道神都在听法,天上还有仙女在散花,师父讲什么,另外空间就出现什么。师父讲法时每一挥手,都打出无数的法轮象雪花一样落在学员身上,会场上挂着的法轮图形在自动旋转着,非常的殊胜与美好。

在师父第二天讲法时,突然外面来了一个40岁左右的醉汉吵吵嚷嚷的往会场里闯,门卫没有拦住,闯進了礼堂。一位学员过去阻拦,师父对她说:“老刘,让他出去。”说着话师父顺手向门口一指,有学员看见师父的手打出一道光,这个醉汉马上就被学员推出去了。事后师父说:这个醉汉是被一个疯僧所控制,来破坏传法的。还有一个锦州气功研究会的人,在传法班上推销他的什么针灸模型,并向学员散布抵触大法的言论。当时师父讲完法已经离开了讲台,可是转身又回来对着话筒说:你不想听课就请离开,不要说三道四的,这样对你不好。这人听了马上一惊说:“座位离讲台这么远,他怎么知道的。”

一天,在师父讲课中,有一个兴城市来的尼姑边听课边流泪,她知道师父传的是真法。当听到师父说:“宇宙中的神都不管了。”她急的不知怎么办才好,哭着对师父说:“都不管了,我咋办哪?”师父慈祥的看着她示意身后说:“都在这儿呢!释迦牟尼佛、观音菩萨都在这儿呢!”尼姑茅塞顿开,明白了原来天上的神佛都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她转忧为喜,庆幸自己有缘听到佛法。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4月7日这一天,师父与几名学员去了锦州的笔架山。当时,正赶上涨潮,风浪很大。下车后师父站在海边,看着通往笔架山的天桥说:这是一条龙,龙头在岸边,岸边的这口井是龙的眼睛,龙的尾巴在海里,天桥是龙的脊背。师父与大家上了船,船在海面行驶时,船的两边浪花翻滚,汹涌澎湃,时不时的还有水珠往船里溅,而船的前方却呈现出一条象湖水一样平静的通道。

开天目的学员看见在船两边的浪花里有许多小龙在嬉戏,有的小龙还拽着师父的衣角呢,海面上还有八仙和许多神佛。在上山途中,师父边走边清理。到了山上,学员们看到了“三清阁”中的神像与各地的神像大不相同,师父说:这些神像是海里的神,属于原始神。

4月9日,师父与几名学员又来到了义县大佛寺。师父看着那里的七尊佛像说:这地方很干净、很正。一位学员看到这些大佛见师父来了都流出了眼泪。师父在大佛寺对一个解说员讲了一些佛法修炼的事,让她看师父的手心,并让她看法轮章。当时这个解说员看到师父的手心有法轮在旋转,便有所领悟,随后她到锦州参加了两天传法班,从此开始修炼。师父离开大佛寺时,让学员双手合十与大佛告别,师父也与这些佛像单手立掌。此时学员们心中升起了对佛的敬仰之心,深感庄严与神圣。后来在大佛寺成立了炼功点,学员们早晨炼功时多次看见寺庙中的许多佛在另外空间与学员一起炼功。

师父在锦州传法期间,时时、事事、处处都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正的形像。当时气功研究会安排每天用车接送师父到会场,师父说:“这个事你们不用操心,开课前我保证到。”从4月5日传法开始,师父每天都是步行而来,步行而去,但是路上很少有学员见到师父,大家都是在剧场门口看见师父来了。

师父衣食简朴,身着深蓝色的西服,袖口都磨白了,里边是旧羊毛衫,脚上的皮鞋也是旧的,但都很洁净。在招待所,学员看到师父吃的是馒头、稀饭或方便面,有时还在市场上买来一些黄瓜等青菜。可是师父却时时为学员着想,为了减少大家费用,师父把10堂课用8天时间讲完,有两天师父每天都讲两堂课。

记得办班刚开始时,学员们对杀生的问题还没有太重视。一天师父同一些学员在一起吃饭,一个学员夹了一个虾爬子(学名虾蛄)放在师父盘子里,师父说不吃,并对大家说:我知道你们当地人都爱吃这个,炼功了还吃。我在讲课时,它们到我这儿都来告你们的状啦!抱怨说自己长的丑,我就让转生成了鱼了。为了我们的修炼,不知师父给我们消去了多少生生世世的业力,化解了多少层层的渊怨。讲法中还在另外空间为弟子善解杀害的生命。师父真是“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洪吟•高处不胜寒》)啊!

在传法结束的前一天,学员们要求与师父合影,师父答应了大家的要求。可是几百人都想与师父合影,大家把师父拽来拽去的,师父非常祥和,平易近人。那个尼姑也要和师父照像,她当时穿的是便服,想穿上僧服再照,师父就面带笑容的等着她换衣服。等她穿好僧服又从包里拿出僧帽,刚要往头上戴,突然一阵旋风把帽子卷到空中不见了。尼姑望着茫茫的天空,一下子悟到:要一心修大法,跟着师父回家。

4月12日晚上传法班结束了,师父要乘晚车经北京去合肥,因为15日要在那里办传法班。记得那天讲课前,师父与工作人员一起把随身携带的东西用三辆人力车送到会场。晚上学员把师父送到火车站,在车厢里,一个学员问师父:“您还有什么话要留给我们吗?”师父说:“好好修炼”。当时大家都觉得这句话很平常,现在回想起来,这里面包含着多少师父对锦州弟子的殷切希望啊!

师父在锦州传法之后,仍然时刻关心着锦州学员的修炼情况。1996年纪念师父来锦州传法两周年心得交流会后,市辅导站将材料和录像送给师父,师父看后在材料上写了评语激励我们“要做得更好”。1998年6月28日,师父再次到义县大佛寺,寺院守门人认出了师父并告诉了学员,部份学员有幸见到了日夜想念的师父,解答了他们在修炼中的一些问题。1998年12月30日晚,师父与研究会的几个学员来到锦州到各炼功点看望学员,大家当时都没有察觉。那天晚上,市内的石化、华新、华光、建行、凌园、冶金局等几个炼功点同时都发现来了几个人看他们炼功。大家都认为是辅导员,谁也没在意。当时有一个学员感觉有人在身边看她炼功,好象是师父。但又一想,不可能吧,也没听说师父来啊,过后才知道真的是师父来了。

师父啊!锦州的弟子永远牢记您的浩荡师恩,绝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努力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