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黑手干扰


【明慧网2006年1月16日】我在得法之前,没有特别的信仰,对修炼也没有什么概念。妈妈及姐姐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我对神佛的存在总是抱着质疑的态度。得法后我亲身感受到法轮在身上转动;师父帮我打开“遥视功能”及“宿命通功能”;晚上睡觉元神会离体到另外空间看到殊胜的景象。此时,我确信另外空间是真实存在的。

我修炼半年后引导一位办公室同事得法,她以前就看过很多佛教的书,对修炼有点概念及基础。她从小就开天目,告诉我她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使我更确信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也有鬼,从此我不再质疑神佛的存在。

我们俩人都是半开着修的,有好多话题可聊。我们也都知道办公室及周遭好多人都是曾经和我们生生世世结过缘的人,我们合力去把他们唤醒,配合的很好,我们南区局数千名员工都渐渐能认识“法轮大法”的祥和美好。因为同事散布在不同县市,我们没有办法一个一个去发送真相材料给他们,但我们善用电子邮件这个工具讲真相,好多分局的同事虽然没见过我们,都认得我们俩的名字。

与我们经常接近的同事有十余人得法,有的已经在实修了,有的还在认识阶段。经常前来办事的民众也都拿到我们的真相及洪法材料,我们的办公室也成立学法小组。

我擅长规划活动,她是一位配合度很好的同修。我做事心中都有个底,有自己的主见,不会受别人影响,她比较会听听多方的看法,有时比较拿不定主意。我们的先生都不修炼,因应的方式却不同,遇到需要参与证实法的活动,我会直接了当的向先生表明我一定去参加,她采取的是温和渐進的试探先生接受程度。我经常参加国内外的讲清真相活动,她参加的次数较少。

修炼一段时间后我们渐渐有了鸿沟,彼此对法理的领悟不同。我觉的她做证实法的事好象都不敢光明正大的跟先生表明,以致一些活动没能参加。我总觉的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可以向家人坦坦然然的表明,不要顾虑这顾虑那。

我常常告诉她:“不要怕,有什么好怕的。”因为“怕”让她少参与了许多证实法的活动,我认为这不是被邪恶破坏、自己却不自知吗?有时候看到她修炼状态不好,我也跟着难受,心里埋怨她老是不敢闯关。

就这样矛盾在我们俩心中滋生,也知道要化解,可总是有个结。我记住师父的话遇到事情要向内找。后来我体悟到:她修炼的路要由自己走,也许采取渐進的方式对她来说是没错的。这点要由当事人自己去衡量,我不应该代她决断,何况她的环境和我不完全一样。

尽管认识到了,我们也都想让彼此的关系和睦,但每次我们一起学法就觉的有干扰,思想静不下来,与别的同修或自己学法时都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交流后决定:她要把学法的时间拿来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

由于她工作很忙,我采取逐渐疏远的方式来淡化矛盾。尽管如此,我隐隐有种难受的感觉,总觉的有股力量要把我们拆散。我经常写文章向内找来排解心中的疑惑,效果很好,在写的过程中,我悟到了很多自己认识不足的地方。

在此,我也很肯定同修的耐心及爱心,一直在帮助刚得法的新学员,这一点我就没有她那么有耐性。有的同修这方面强,有的那方面强,同修各发挥所长,可达到整体提升、整体升华的巨大作用。

今天写了这么多,其实想要表达的就是:我们之间一直化解不了的心结,一部份原因是黑手在中间起干扰作用,它们抓住我们心性有漏的地方,一直在强加不好的思想念头给我们。我明白了:今后发正念我要针对在我们中间起干扰作用的黑手清除,让它消失无踪。

过去我一直向内找来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却没有意识到黑手烂鬼在其间干扰,现在恍然大悟了。有一阵子邪恶还幻化我同事的形象,在梦中指责我,其目地不就是想要分化我们吗?因为当我们协调好时,可互补不足,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它想分化我们。相信邪恶曝光后,就再也没有生存的空间了。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修炼心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