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的体悟和走好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6年1月2日】我是2001年得法的。第一次拿起《转法轮法解》时,就感到手中有一股能量流,那时觉得很好奇,什么样的书能给人这样的感应?上九天班时,听着师尊的讲法,莫名落泪了,听到师父讲到:“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感到心底深处被触动了。脑海浮出了一个念头:我想修炼!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

修炼过程中,身体有种种的感应。炼法轮桩法时,能量流先从指尖开始,随着炼功时间越长,慢慢的手掌也有能量流了,后来又通到了手臂。心里想:这功法太神奇了!虽然没有开天目,但读到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时,真感觉到师父所说的,前额发紧,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钻,而且力量还很大。

修炼前一直很喜欢吃火腿三明治配奶茶,有一天才吃完早餐没多久,就觉得不太对劲,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吐了出来。心中纳闷着,想到了《转法轮》吃肉问题中所提到的:“不是人为的控制你不叫你吃或者你自己控制不吃,而是发自内心的,到这个层次上,从功中反映出来就不能吃了,甚至于你要真咽下去,就真的吐出来。”此时,心中还半信半疑,隔了几天又吃,吃了又吐。奇怪的是吃其它的东西都没事,只要一吃火腿三明治或奶茶,马上就觉胃在翻滚着,怎么忍都忍不住,非要把它全部吐出来不可。原来师父在点化我,应该去一去对吃的执著了。

一直是个不精進的学员,虽知道大法好,还停留在表面的认识,工作一忙,回家一累,学法老犯困、或不入心。炼功也愈来愈懈怠。这一切在背法后,有了截然不同的转变。

*背法的体悟

有一次听到一位新学员对得法五、六年的老学员说,《转法轮》每天背一页,早就可以把整本背起来了。听了觉的既触动又惭愧。之前有背过《转法轮》,只是進度很慢,再加上种种干扰,未能坚持下去。这次听到同修这样一讲,觉的不是偶然的,应该再坚持下去。
  
虽然这次背的还是很慢,情形不好的时候,一句话连着看了十几遍,脑中还是一片空白,连一句都背不起来,挫折感很重,有时甚至好几天才背完一段,往往背完了这一段,上一段就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之前就是因为这样却步了。看着同修们都背到第二讲、第四讲了,我还老停留在第一讲。这次我想了又想,我就因为这样的原因不背了吗?总不能就误在这吧!放下了那颗懊恼的心,心想我不看别人,我就照我的進度背。只要坚持下去,我迟早有背完的一天。今天我背了一段是一段,背了一讲是一讲,我背完了整部法,那我就是带了整部法走。

背法时,感到全身笼罩在一片能量流中,相当殊胜!有时,一遍又一遍读着书中的句子,就越觉的不仅止于表面的涵义而已,仿佛还有着更深的内涵。这些都是以往在通读时不曾有过的深刻感受。
  
我感受到,背法就是不断的去掉思想业、净化自己的过程。以前总觉的骂老师、骂大法的才是思想业,其实让自己静不下心来、学法老犯困、走神,干扰自己学法炼功的,不也是思想业吗?

虽然背法所花的时间很长、進度很慢,但是我想不能以此为衡量的标准就放弃背法。它所带来的是与在读法时截然不同的感受和体悟。如同《转法轮》中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所提到:“你说谁的好吧?你说谁的先進吧?我们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实效。”

背法让我面对生活中的种种考验,更能认清自己的隐蔽执著。以下是我最近的体悟及一些过关向内找的过程。

1. 炼功状态的改变

一直是很贪睡的人,往往晚上12点发完正念后,早上就起不来炼静功,也尝试过早点睡看可否早点起来去炼功场炼个静功,可是就算是10点多就睡了,早上依然爬不起来!反而还错过晚上12点发正念的时间,为此非常苦恼。

自从开始背法后,不可思议的是我尽管1点多睡甚至到2点多睡,早上4点多依然能爬起来,这种情形是以前不曾有的。有一次听同修交流困魔的问题时,我突然想到,《转法轮》中有提到:“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我想到:那如果我们一直以常人的“观念”来看,觉得每天要睡几小时才够,老认为睡不够就会累,那我们不是在求这个累了吗?那这个累能不压進去吗?

2. 对“利”的执著

有一次交流听到同修的一则小故事,深感触动。

有位学员的电脑坏了,同修帮忙去维修,因为是记忆体坏掉,须要送修,同修便把自己的记忆体先借给他。送修回来了,同修想把自己借过去的记忆体换回来,想不到对方说:你直接换上去就好啦!同修本来想:我借给你的是比较好、比较贵的记忆体啊!后来又转念一想:是啊!直接换上去不就好了吗?

那位同修原来认为已将名利心看淡了,可是从中却挖到在他的内心深处,仍有对“利”隐蔽不放的执著。这则心得给了我不少启发,让我用不同的思维来看待事情。也让我深思:是我的话,我做的到吗?

有一次爷爷过生日,姑姑买了个蛋糕给大家吃。一方面是人多,另一方面是有人觉的好吃,又多吃了些。结果花钱买蛋糕的姑姑为了让给其他人吃,自己反倒没得吃。还有一则是朋友吃水果时,他妈妈吃到了酸的水果,他就把他妈妈吃到那颗酸的水果抢过来吃,把自己吃的那颗甜的换给妈妈。

耳闻目睹了这两则事件,让我触动良久,久久不能平复。他们都不是修炼人,就如此“先他后我”,那身为修炼人的我们呢?我扪心自问,我除了能把好吃的东西给父母长辈外,我能让给我的兄弟姐妹吗?我能让给朋友吗?我甚至能让给陌生人吗?买东西时,总喜欢挑个老半天的我,不就为了挑个好一点的吗?可是我挑了个好的,就会有人拿到不好的。这不也是对“利”执著吗?

3. 根深蒂固的妒嫉心

从小就内向的我,总是不如活泼开朗的姐姐深得长辈的疼爱。再加上下面又是个弟弟,总感到自己不被重视,难掩心中的失落。

在修炼大法前,一直老爱跟弟弟斗嘴,总觉的他最好命,最受长辈的重视,却不懂得惜福。虽然在修炼过程中,表面上已去掉了一些对弟弟的妒嫉心。但是时不时的,当长辈对弟弟特别好时,那股不平之气,就隐隐往出冒。

有一次好几件事相继发生,把我积累已久的不满全部翻出,一发不可收拾,两三天来完全笼罩在忿忿不平的情绪中。甚至刚读完法、一发完正念,满脑子都是在想着这些事。也影响到我的电脑可以上网,自己也明白这样的状态是魔性的表现,不能再这样下去。可是就控制不住,无法让自己不去想它。

我明白这也是因缘关系所致,看遍许多因果轮回的故事。试图藉由因果轮回的解释让自己释怀。道理虽是明白,以为放下了。可是一做梦,还是过不了关,仍放不下那颗心。

有一次在学法组中讲到这样的状况,讲着讲着突然间师尊点给了我,我不希望长辈们偏心,不就是一颗希望别人看重我、对我好的心吗?这不是颗为私为己的心?不就是常人的“情”吗?是一颗有所求的心啊!想到这,积累多天的怨气一消而散,并深深惭愧竟是为了这个“私”,让自己已经完全不像个修炼人。

朋友中,不管谁对我好或对我不好,我总认为人与人之间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为什么对亲人我就这么执著呢?非要得到一个公平待遇?这个所谓的公平,不也是一种常人的“观念”吗?《转法轮》中提到“…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想想亲人之间不也是如此?

4. 欢喜心

由于背法后,整个修炼状态都不一样了。从生活中的琐事,悟到了以前悟不到的理,心情激动到有次晚上发正念都静不下心。迫不及待的想把我的种种体悟跟同修分享,这种欢喜心甚至到了第二天早上炼静功时仍无法静下来,好不容易静功一结束,有5分钟的交流时间,正想谈我所体悟到的心得时,恰巧那天有新学员来,同修在跟新学员交流,等着等着,5分钟就这样过了,准备要发正念了,霎时觉得期待了一晚上迫不及待想讲的愿望落空了,大失所望,心里闷闷的。此时转念一想,让我情绪这么激动连发正念都不能好好发,甚至炼静功也静不下来,心里老想这事儿,这样的欢喜心还不该去吗?顿时释然,是师父在让我去欢喜心呢。

还有自己悟到了一点理,同修夸了我几句,就沾沾自喜,有了自得之心。想到《转法轮》自心生魔中有两段法:第一段是“这个人一产生不正的念头,就很危险。有一天,他开了天目了,他看的还很清楚。他想:在这个炼功点上,就我天目开的好,我可能不是一般人吧?我能学了李老师的法轮大法,我能学的这么好,我比别人都强,我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第二段是“不管修炼了多高,一出现这个问题就会一落到底,一毁到底。”我突然觉的这种自得之心是一种很可怕的心。把握不住自己就是自心生魔的开始。静下心思考后深感惭愧,首先,悟的到不代表做的到,悟到的种种理有待实修;再者,能悟到也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法点给我的,我怎么能自以为是,以为了解了一些理就高兴、自得了呢?《转法轮》有提到:“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我只不过在无边大法里悟到了一点理,那又算的了什么呢?更应该精進实修才是啊!

讲真相的心得

我参与网路讲真相的工作,以下是做的过程中的体悟,及与同修的互动中挖掘到了自己的执著心。

1. 论坛讲真相

论坛讲真相不像聊天和电话讲真相的方式,可以直接面对面互动,无法立即看到成效,比如:马上就可劝退。而一些同修仍默默的坚持做,令人佩服!也看到了年纪大的同修,从不会用滑鼠,一步一步的学,到会上论坛贴帖,那颗为讲真相不畏一切艰难,再难学也要学的心,令人动容!觉的有电脑基本功的我,更应走好师父安排的这条路。

有次看不出一个论坛人气到底旺不旺,边贴边想,会不会很少人看到我贴的帖子,心里仍执著,希望每个帖子都可以有很多人来看,后来想想,执著于人数本身是否也是个执著呢?今天这个帖子看的人少了,我就不贴了吗?只要有一个人看到了,明白了真相,不就值得了吗?明白真相的人,他可是一个活传媒啊!

因论坛会将热门的文章列出,如果我贴的文章点击率很高,很多人回应,就会置顶成为热门文章。因有几次贴的文章有挤上排行榜,让我起了欢喜心、争斗心及求名的心,努力的精挑细选一些文章来贴,希望自己的文章能上排行榜给更多的人看。几次下来,反而挑选半天的文章未能上榜。发觉不对劲了,向内找时反问自己:我到底是证实大法呢?还是在证实自己?当放下了这颗心,反而是觉的一些不太可能会上榜的文章也上了排行榜。

2. 投稿心得

最近一直很想把自己修炼中所遇到的关、悟到的理还有在学法组听到种种触动的心得跟同修分享甚至去投稿。可是又觉的自己修的很差,所体悟的似乎不足以投稿。但又想到如果我的心得能对同修有所助益,哪怕是一丁点,能使同修有所启发,不也就够了吗?
  
当我有了这样的想法,写了篇文章,在文章即将完成的那个下午,一直感觉肚子怪怪的,不断的跑厕所。我感受到在写文章的过程,也是归正自己的过程,想想哪些还做的不足,同时也感受到了身体的净化。

可是越写到最后,那种一直觉的自己修的很差的想法就不断的冒出来。又觉的就算侥幸登出,也让人感到这样的体悟太浅,羞于见人。不断有这样念头冒出,叫我不要写,放弃算了。后来我静下心来告诉自己,何必在意能不能登出呢?能不能登出不是我所能决定的。不管再浅、再平淡的心得,可以给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参考,哪怕对他们仅有一点点的助益也值得,我就应该写,怎可就此打退堂鼓?

我随即不断的发正念,否定这些念头。不可思议的是,发正念的时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能量强大的法轮在小腹旋转。感谢师父的鼓励和加持,也让我更确定,那个不让我写下去、不让我投稿的想法,绝对是干扰。同时,在写文章的过程,也是再从新审视自己修去执著的过程,边写边挖、仿佛要把这一切再从新翻出,检视自己是否去的干净。从中,我受益匪浅。

3. “自我”太重

前一阵子,大法工作接着来,一件没做完,又接着来一件。有一次,晚上10点多拿到的东西,隔天一早就要。因我隔天有事,必须一早就出门,可是想说同修要的这么急,还是先尽力赶一赶再说。但是在赶的过程中,心里会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不早一点讲呢?也不问一下我隔天是否有事,就指定这么赶的时间内要交出。

还有就是我所负责的大法工作,同修不断的问我:“進展如何?”我自己本身没做好,很心虚,但是又不喜欢同修追着问。那时真觉的压力好大,简直快不敢面对同修。

有一次在某交流会的三天前,同修请我写一篇心得稿。我错愕了,才三天我要从哪边生出心得来?后来同修谈到,他觉的写心得的过程中也是一种提升。我才感到,原来自己是用这样的常人心来看待同修、看待这一件事。

我发觉这些关,都是冲击到了这个“自我”。我把这个“自我”看的太重,希望人家凡事都尊重我,先询问过我。原来这个“自我”有这么强烈啊!我把这个“自我”看的那么重,并没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没做到以法为重。

一次听到同修的心得,同修感到每项大法工作都含有修炼的因素,本来那位同修担任技术员,后来又去接协调的工作,事情一直来,觉的很忙!可是,当她的观念一转,如果把每项工作不当作工作来看,而将其视为每个新的修炼机会,突然她就不觉的忙了!

听了之后,觉的自己很不足!同修有新的工作要请我帮忙时,我老觉得手边的事都做不完了, 不敢再接!可是我的基点是出于,以常人的观点来看待,怕一堆事情做不完,放在自己身上,而急于回同修,是一种怕事心;并不是以大法的需要为需要,来协助同修。说穿了还不是个“私”吗?

*修炼没有榜样、走好自己的路

最近去了不少学法组,听到了不少心得交流,深感触动。给自己不同的思维、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事情。可是一直在想,这些都是他们在修炼的过程和心得。那我的呢?我的体悟和心得是什么呢?我修炼至今,对法的理解如何?面对考验和魔难时,我怎样去对待。我的认识到哪?

师父一直告诉我们修炼没有榜样,每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路。我的路是什么?我是否有将我的能力和专长用在大法上?除了现在手边的大法工作,我还能再做些什么?怎样把它做的更好?

一直觉的讲真相的部份做的很不足。往往一忙、一累,法没学好,讲真相也没做好。在一次的背法中,背着背着,感受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为众生耗尽了一切,不断的给弟子们机会,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来成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威德。身负着大法弟子的使命,我还这么不精進,做不好讲清真相的工作。每一个生命都是遥远天体的代表啊!对应的是无数的众生啊!如我们做不好,将有多少的众生被淘汰。想到这,仿佛感受到了发自生命深层的悲恸,不能自已!相比之下,自己所遇到的关、所遇到的魔难,又算的了什么!
  
师尊几乎在每篇经文中,不厌其烦的谆谆教诲:“学法,学法,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因为没严格要求自己学好法,以至于一直在用常人的观念看待大法。

时间真的很紧了,如果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我们再不把握好这一段值千金、值万金的时间,做好三件事。你们知道吗?这错过的是什么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