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两例

【明慧网2006年1月25日】(一)九九年下半年,我在去北京的途中被劫持到当地公安局。在与警察的对话中,我对讲真相的意识还不够。当初自己心里只有;师尊决不容侮,大法绝不许污的正念和不畏险阻护师护法的正行,却忽略了慈悲救人的重大责任。这充分凸显出自己学法不够扎实,造成自己那时做出来的事是那么肤浅那么不成熟!所以促成了我以后加大了学法的力度,在那以后的一年多的时间中,持续的每月学《转法轮》十遍,直至2000年12月進京证实法。

2000年底,我到天安门打横幅,被劫持到石景山看守所。他们总是半夜带我去一个特别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的地方。尽管自己主意识提醒自己不要怕,但是我却怎么也抑制不住猛烈的心跳。正当我心跳得非常厉害的时候,从里面房间出来一个恶警,冲着我叫着:“怕什么?修炼人能怕吗?”他喊完九个字后,又返身钻進里屋去了,而外间这个警察则坐那,耷拉个脑袋,象睡着一样。这时我原本猛跳的心不但立即平静如止水,而且非常非常舒服。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利用恶警的嘴帮我去怕心,我深深的沉浸在师尊呵护的欣喜之中。

两个恶警什么时候双双坐在我面前,我竟浑然不知。他俩一唱一和,妄想达到他们的目地,可我就是软硬不上当。于是他们吼叫着恐吓我;“你不说出你的姓名和住址,你死了烧成灰叫谁来认领呀?”我平静的轻声回说;“那你们就别烧了,爱扔哪就扔哪吧。”此后他们再也没有“提讯”过我。他们劫持了我二十天,2001年元月2号,我便离开了魔窟了。

我之所以能如此轻松的过了这一关,完全是受益于去北京之前的那一年的时间抓紧认真的大量学法的缘故。师尊在《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教诲我们“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由于我对法理的认识提高了,才知道我们的师尊太伟大了,宇宙大法太神圣了,我们肩负的责任太重大了,自己应该义不容辞的舍弃人的一切,护师护法。

(二)我是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60岁。小时因家庭困难未進过学校的大门,可以说是一字不识。然而从1998年起,我通过到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利用中午、晚上休息时间向同修请教,刻苦学法,一年时间我就能通读《转法轮》及其他经文和大法资料。

自修炼至今,我每天从未间断过学法炼功。由于我对大法的坚信,从2000年起至2005年,基本上当地居委会、公安局恶警都要到我家来盘查、抄家、抓人。几年来被非法抄走影碟机一台、MP3一个,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五次,在监狱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随着正法速度的推進,身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感到责任重大。如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是这样做的:

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每天除学法炼功外,天天整点发正念也没间断。讲真相劝三退,我是利用在外买菜、走亲访友,或利用深夜深入到各乡镇、山村发真相资料、贴三退不干胶传单。

修炼至今,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无论严寒酷暑从未退缩,一心想到做好大法工作。今后我会做得更好,走正自己的路,正念正行,精進不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