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经理得法记

【明慧网2006年1月26日】

应聘

我们这栋写字楼是座新楼,共有十来家公司。门口24小时有警卫人员值班。楼里装修得比较高级,还设有内部小食堂。到处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有专人定时打扫清洁。厕所里有烘手机、卫生纸、液体肥皂等。我们是个新组建的小公司,有七个人,五个人在办公室工作,两个人在仓库工作。办公室有五十平米,仓库有三百平米。办公室的门、窗、窗帘、桌子、椅子、柜子、计算机、打印机、扫描仪、电话,什么东西都是新的。我们安的是宽带网,大家随时都在因特网上。一个现代公司最起码的条件都具备了。

元月3日,米拉先生到我们公司来应聘。他近六十岁,身高顶多165厘米,体重约五十多公斤,是位经济师。德米特里经理约四十多岁,身高185厘米,体重约90多公斤。他是原先军队里的校级军官退役,还保持着俄罗斯军人那种忠诚、守纪、严肃、高效的作风。

我看见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就有点想笑。经理比米拉年轻二十岁,高一个头,体重约是他的一个半。经理和米拉见面交谈后,对米拉各方面基本满意。我只听到他们谈什么清关,什么转汇,什么返款,什么周期,……。反正只要马马虎虎一听,就知道两人谈的都是行话。最后经理问:“请问,您的健康状况如何?”米拉说:“原先我可是个‘病猫’,什么肝哪,胃呀,肾哪,关节哪,……到处都是病。后来炼了法轮功,我根本就不去医院,大约八、九年了吧,我没有吃过一颗药,从来不去看医生。您放心吧,我不会请病假的。”米拉顺手递给经理一张法轮功的报纸,一张法轮功的传单,就起身告辞。经理请米拉12日打电话来联系。我们觉得米拉先生求职心切,不惜胡吹。人只要是吃面包、牛奶、肉、蔬菜和香肠长大的,哪有不病的?

德米特里经理还没有等到12日,11日就通知米拉来上班了。经理还问他法轮功的事,米拉就在办公室给我们演示了一遍。我仔细看了一下,好象一种柔软的健身操,一种气功,但我一点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之处。米拉送给经理一本《法轮功》的书和一张炼功光盘。并对大家说,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我可以为大家刻光盘,书也是免费的。

同样事情,两样结果

俄国地处寒带,冬季漫长。实际上冬季我们是被电烧着,被火烤着,被暖气保着,要不然,就一天也活不成。所幸咱们国家能源丰富。在地铁、各种汽车、有轨电车、无轨电车、机关、商店、工厂、学校、幼儿园、医院、家庭到处都有暖气。我们除了在路上走,绝大部份时间都呆在室内,但是现在在室内也要穿毛线衣了。

事有凑巧。最近,俄罗斯是十年来最大的严寒,气温一下降到零下25到30度。你知道冷是什么味儿吗?到了零下二十多度以上,我不用听天气预报,也不用看温度计,都会知道大概的温度。那时,吐气成雾,你的耳朵和手会冻得发痛。你只要深吸一口气,鼻毛马上就结冰了,鼻子里就会有针扎似的感觉。金属的东西会沾手,不快点放开,就会沾掉一层皮。就象你在冰箱的冷冻仓摸一下。

因为偶然的原因,经理和米拉都曾经在街上被冻了半个多小时。米拉是头天晚上乘错了车。本来应该乘3路公共汽车,他却上了75路车。在半路发觉后下车,在一个人很少的树林边冻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等到75路车返回了,他又乘75路车回到起点,再乘3路车回到了家,在路上花了整整三个小时。他从树林边進到汽车里时,感到非常冷,简直都有点发抖。但是过后他就忘记了这件事,就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他还是按他平时每天的习惯,回去吃了晚饭,洗了澡,用计算机写点什么,炼了一遍法轮功,再睡觉。

第二天早上经理迟到了,他感到非常抱歉。他在冷风里等公共汽车有半个多小时,才终于等到一辆公共汽车。到了办公室里,他觉得身子懒懒的,头晕晕乎乎的,身上发紧,骨头酸痛,什么也不想做,好象要生病了。后来经理真的发烧了,米拉却什么事都没有。这时,经理才知道,这个比他大二十岁,矮一个头,体重轻二、三十公斤的“小老头”米拉还真的一点都没吹牛。

“我从这个星期六开始学法轮功!”

做生意必然涉及到公司成员的健康问题。一个小公司,不可能有那么多闲人,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几个集装箱马上将从国外進口,清关、提货、转汇、找客户、做广告、拉定单……,该有多少事呀?结果这个感冒了,那个生病了。非常严肃的事情,简直搞得像在闹笑话。这样下去,如何是好?最后,连责任感和事业心很强的经理自己也病了,你看糟不糟?后来德米特里经理对大家说:“你们看,米拉快六十岁了,还一点不显老,我从这个星期六起开始要学炼法轮功了!”我们都笑起来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米拉经常去参加法轮功的一些活动,冬天也不例外。他经常在外面露天里站三、四个小时,连手套都不带。有时是因为炼功,有时是因为要发传单、发报纸,戴手套很不方便。我问他:“你的手冻过吗?”他说:“没有。”所以在外面冻半个多小时,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只是那天他衣服穿得太少,连毛线裤都没有穿,他书包里其实有双手套,也忘记了拿出来带上。

我总觉得只有肌肉发达的人体质好不怕冷;胖子脂肪层厚不怕冷;年轻人火气大不怕冷。奇怪的是,这三条和米拉先生条条都不合。他已经快六十岁了,谈不上年轻;他只有五十多公斤,一点都不胖,据他说高中毕业时就是这么重;我看他肌肉也不太发达。大家知道,物质不灭,能量守恒,米拉先生穿得少,吃得也不多,睡得也不多(他每天要炼两小时的法轮功),但他总是红光满面,精力充沛。奇怪,他为什么就不怕冷呢?他为什么就不生病呢?他那神奇的能量从何而来?难道法轮功真的有那么好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都要开始学炼法轮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