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

【明慧网2006年1月29日】我是97年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炼功的人数正在持续增加,人们都觉得这个功法太好了,叫人知道了人活着的目地,有的人好多年治不好的病,炼一段法轮功后,不但病好了,心性也有很大的提高,都知道这是法的力量,渐渐的人们觉得已经离不开这部大法。

我当时虽然没有病,但是炼功后,以前的病又翻出来被师父去掉了病根。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真是那样,我家人的身体也都很好了。我得到的这么多,都是拿金钱买不到的。当时我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法轮功的修炼,世上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法,这么好的功适合我们在常人中修炼,而且修的是我们自己,真的是我们自己得功。

99年7月20日那天,中共政权突然无理下令不准炼法轮功,从此炼功点没有了,负责人被抓,我们炼功人也受到控制,没收身份证,不准外出,每天还要到大队报到,逼着我们写保证书,不写就不准回家,等等,甚至还有什么株连九族、断水断电这类极端的非法做法。

我当时觉得很无奈。一个不炼功的人替我们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其中还有对师父不敬的话。我的心里很难过,虽然不是自己写的,也不是自己说的,但是,保证下面有我的名字,我没有同意,但也没有阻拦,我当时难过极了,控制不住自己,跑到外面痛哭一场。我不明白,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政府为什么不叫人说真话?为什么教人骂人?政府对吗?国家提倡信仰自由,现在怎么解释呢?无论如何,我都放不下对大法修炼,师父在给我们讲的很清楚:修炼是严肃的,在经文《大曝光》中讲:“大法是宇宙的,贯穿到常人社会中。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中共政权正邪不分,打人抓人,却不容我们分辩!又抛出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一连串的诬蔑,什么坏人都往法轮功身上安,使多少无知的孩子、民众、学生都被欺骗,不知真假。我的两个孩子对真相的资料连看都不敢看,光听上边老师传达的假象。看到无知的孩子,我真的很难过。

我丈夫也怕的不行,我炼功到现在从没看过病,难道他不是最清楚吗?可是他却被邪恶控制,逼我交书,不让我炼功,说再炼就打断我的腿,还让亲人劝我不要迷信,说什么不要影响孩子的前途等等,劝我放弃法轮功修炼。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很重,又没有真正学好法,虽然知道所有一切对大法的宣传都是造谣欺骗,可在这种压力下,我就变得很无奈,能做的都是偷偷的去做,炼功不敢炼,书藏起来不敢看,夜晚出来散传单,都偷着去做。

无论家人、干部怎么阻止,怎么迫害,我就是不放弃大法,有时候虽然没做好,但是我不会因为一次两次没做好就放弃,我会找到自己的不足改正过来,师父是慈悲的,不会放下一个弟子。每当我看到师父的经文,我就觉得很对不起师父。一个夏日,正打大雷下大雨,我站在门边看雨水流,突然一个闪电,我看到象碗口粗的一道白光一下子下落到我的手臂上,我突然觉得麻了一下,太可怕了,这不是来取我的命吗?这不是师父保护了我吗!

2005年夏天,一次我骑摩托车去给孩子送雨衣,在一个拐弯处和一辆大三轮车相撞,当时我就倒到地上。车上的人吓坏了,赶紧下车问我家在哪里、电话是多少。我告诉了他,他又叫了一辆车把我送到医院。当时天已经黑了。我在医院做了检查,各方面都没事,只是脸上有点外伤。可当时我走不了路,躺在病床上,心里想着、嘴上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第二天,我已经慢慢的能走路了,10点钟我已出院。医院的大夫不理解,也不同意我出院。但我执意要回家。到家后,同修来看我,说:你要不炼法轮功今天就不是这样。丈夫也深有体悟,对别人说:要不炼法轮功,后果太可怕了。丈夫把摩托车拉去修,修车的人说车废了,修不好,问“人怎么样” ,丈夫告诉他人没事,一点外伤。修车的人说:“我不信!车都这样,人没事,真怪!”一个星期,我的脸肿消了,象没事一样。

这件事情让我想了很多。这不是师父在给我敲的警钟吗?几年来我几乎什么都不做,拉下来这么一大截,可师父还没有放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还在保护着我。这时我真觉得不配接受师父的慈悲,愧对大法弟子的称号。师父说的三件事也没做好,时间这么紧,我却不知珍惜。我拿出师父的经文认真的看,我掉队这么久了,已经差的太远。

师父在《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最后一段话说:“人类社会这一切呢都是为正法开创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为我大法弟子证实法而存在的。你们记住了,你们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风流人物,你们才是众生最瞩目的生命,你们也是决定着人世间每一个人未来的生命!(鼓掌)所以救度众生和修好你们自己,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讲,对于大法弟子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不只是为了你自己这个生命的圆满,也是为了众生,更多生命对你们的期望!”

我一定要振作起来,学好法,规正自己,严肃认真的对待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能救多少就救多少,走好自己的路,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现在丈夫也不干扰了,一切都变了,我也在劝他赶快退出这个邪党的组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