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再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来


【明慧网2006年1月5日】我是一个农村人,2001年9月得法,得法晚,悟性低,有怕心,因此摔了一个大跟头,师父再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来。

我小时候家中很穷,父亲只叫我哥上学,我六岁那年是个大旱年,没有收成,母亲被饿死,父亲又是一个耿直脾气,见到不合理的事总要爱说、爱管。我家里有空房,有一对男女在空房里做坏事,父亲见到后训了人家一回。可还是接二连三的来,一次次被父亲撞上,拿着铁锹把人家赶跑了。后来这两男女成了夫妻,男的成了武委会主任,女的成了妇联主任,他们开始对我家進行报复,今天把父亲抓走了,明天又找个理由押起来。我和姐姐相依为命,十几岁的两个女孩子,过着艰苦的日子。

后来,我上过几年学,正赶上大跃進,整天不上课,到周围村生产队干活,和一个退伍的农村人结了婚,过着贫穷的日子,每天出车到外地去拉这拉那,晚上回家才吃一顿饭,身体越来越不好,每天吃药,人们都叫我药罐子。孩子又考上大学,很懂事,成绩又好,我们老俩口都吃药,家境可想而知,孩子总算大学毕业了。突然丈夫去世了,对我的打击很大,觉得活着没有意思,吃不進东西,周围的好心人怎么劝也不行,想办法也不顶事。

这时我与大法结了缘,有一位炼功人给我送来了救命良药《转法轮》,回到家里没精打采的看了看,心中有了一丝亮点,接下去看,一遍一遍的看,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于是我就每天看,天天看。

《转法轮》成了我的生命支柱。白天看,晚上看,吃饭看。后来开始抄书《洪吟》、《转法轮(卷二)》、《转法轮》还没抄完象着了迷似的,拿起书来爱不释手。

从此药也不吃了,走路一身轻。身体好了精神充沛,人们说药罐子改变了。

我走乡串户讲真相,劝三退,有同修说我“后来者居上”,我沾沾自喜,接着显示心和欢喜心就出来了。每天想着今天找谁,明天找谁,而不象师父说的发自善心去做,而是有了干事的心象完成任务似的,今天说通几个明天说通几个。讲时不洪法,而是大谈特谈我不吃药了,我怎样怎样!许多漏都出来了!被旧势力烂鬼钻了空子,突然心脏病又犯了。开始我不说,后来上了医院,我昏迷着听他们说:“她血管不好找,太硬扎不進去”。

这时我想起了《转法轮》里老师讲的,我立刻合十默默说:“师父救救我吧,帮我过了这一关吧。”师父从死亡线上再次救我回来。

我写到这里泪流满面再也写不下去了,我想有同样情况的同修以此为戒,在这瞬间即逝的短暂时刻不要徘徊了!让我们紧跟伟大慈悲的师尊的正法進程稳步的前進吧!再次合十谢谢,谢谢伟大慈悲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