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邪灵害死了我的丈夫


【明慧网2006年1月8日】我的丈夫今年64岁,于2005年12月份被旧势力以病业的形式迫害死于家中。

丈夫生于教师之家,邪党给定的地主成份,12岁离开家乡小镇到县城读初中,学习一直特别好,文体都擅长,考上高中了、共产邪党却以他的成份是地主不让他上,让他上师范学校,给他的心灵很大的打击。“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俩都是中学教师,我们的孩子只有7个多月,校长(地主成份)的老伴给我们照看孩子。当时大字报就贴到学校内外说,当权派还哄“地主崽子”!只有7个多月的孩子就开始被邪恶迫害,给丈夫的打击特别大。为了保护丈夫,我参加了“革委会”,另外因为丈夫对工作、对学生特别负责,才没有挨批斗。丈夫在学校工作认真,他当班主任的班级学生成绩好,却遭到共产邪党党员的妒忌和欺负。我那时争斗心很强,结果落入邪党的圈套,我鼓励他家中什么事都不要管,就干工作一定要争取入党,好不受欺负。但就是由于他的地主成份,邪党不让入。后来邪党需要他当干部,不但让他“入党”,还提拔他到政府办公室当主任,退休时是教育局的邪党支部书记。看到“九评”后他宣布退党,但是对邪党“搞运动”、抄家毁书的恐惧仍然在他的心上留下极大的阴影,结果一直没有去除这种“怕心”,被邪恶抓住执著和漏洞,因此失去了生命。大家看看邪党的政策就是这样随时变、搞恐怖,毁众生,神怎么能不灭它!

虽然受邪党文化毒害很深,但他闻法后毅然决然的修炼,我们家“7.20”前就是学法小组,又是资料点。他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进监狱40多天,被骗说出自己的姓名,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说不练了才出来。后来他发表了严正声明“所说所写的作废”。在邪恶片警和“610”的逼迫下,我和丈夫流离失所,可丈夫坚修大法的心不动,坚持学法。但是他为什么死了?他是人的观念维护法,“怕心”重,表现出来就是关键时刻把大法书藏起来,身边只留《转法轮》和手抄经文。在他抄到经文、《洪吟》师父的署名时,他都不敢写师父的名字,用“X X X”代替。他把藏起来的大法书还都用报纸或者过期的杂志包上书皮,在他临终前我们家人帮他取掉所有的书皮,发现一本大法书竟然用带恶党头子毛头像的杂志包书皮,我们立即把这些书皮销毁。我和一些同修认识到,他是被邪恶抓住了不敬师、不敬法的最大漏洞而遭受迫害,他用常人心维护法的行为下隐藏着根本的执著、对共产邪党的戒备和恐惧,追究原因是共产邪党把他迫害死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