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常人中走回来


【明慧网2005年12月15日】我是1996年9月份看到大法书的,看到一半时就有一种感觉,我好象就是为他而来的。同年10月,我请了大法书和讲法带。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许多的不解之谜,使我了解了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可那时的我只看书,知道书上写的都是对的,但我不能按“真、善、忍”指导自己,也没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学法。

到1999年邪恶迫害大法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扎实,我母亲上县城证实大法,而我却无动于衷。1999年10月我结婚后陷入了情中,法也不看了,心性更差了,掉進了常人中,更不能按照师父的法去做了。加上电视每天的谎言,家中亲情的干扰,我不知不觉动摇了。

师父的经文《见真性》一直在我的包中,我一点也没看出,那是师尊给弟子敲的警钟啊!不让弟子动心。可那时的我就是不悟,而且还越来越糊涂,丈夫给我一本《圣经》写上我的名字让我看,我也开始看了,有时还求主保佑发财。

我开始把生活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常常掉泪,看来《圣经》也没有给我改变我的苦难。我也常想起大法的美好,常常想拿起书看几页,丈夫看见了,不让看把书扔一边去,我就收起来不看了。我有了孩子后,丈夫常带我去教会,我什么也听不進去,只是碍于面子,我完全掉入了常人的环境中,不能自拔。

母亲修大法也不精進,我那时还告诉母亲去教堂,想起自己做的事,真是对不起师尊。

师尊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常常在梦中点化我。记得有一次在梦境里:我走在路上,看见一个同学,他赶着车,非让我上车,我不好推脱就上了车,我们正往黑道走去,这时有两位仙女,把我一人拉一只手给我带到了很高的山上,还差不远就要到山顶时,仙女不见了,我只好一人往上爬,这时想到女儿还在我下边,就拉她一起爬上了山顶,看见一片美丽的仙花盛开着,还有几位仙女在花丛中笑着。这时在往山下一看,我站的好高好高,下边一层一层的也不知多少层。最下边是忙忙碌碌的人群,我的婶婶停住脚步正仰望着我。

醒后我知道是师尊点悟,开始偷偷看书,可是自己就是不那么坚定,想这两年没学法,出于自己的私心,做了不少不在法上的事,师父能原谅我吗?能管自己吗?自己总是不放心,用常人心看修炼,现在想起真的心里很难受。

师尊看我常人心太重,就在现实中又用母亲和哥哥的打仗给我看,点悟告诫弟子你是管不了常人中的事的。

《转法轮》第四讲中写道:“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

从这事后我开始慢慢的醒悟,从新修炼的心坚定了。在家没有学法的环境,我就开始在我工作中看书,把我所有的大法书又从新看了一遍,开始一遍一遍的看《转法轮》,由怕别人看到,慢慢的一点点不怕了。开始还看常人书,后来慢慢只看法了。我再也不能允许别人干扰我学法了。

这时师父就用我家的一盆月季花来点化我鼓励我。冬天我家月季掉的一片叶子也没有了,光剩下茎,竟然开了两朵漂亮的花,长达一月之久。妈妈说人家有叶子才有花,你家开花不长叶。我惊醒了,这说明什么呢?这不是师父在鼓励我吗?这两朵花分明是指我和妈妈在大法中,我们没有绿叶的扶持,也会开出美丽的花朵,告诉我们精進。只要在法上修,就会开出美丽的花朵。

从那以后在班上,我有空就看书。法学的多了,别人的风言风语也不当回事了,慢慢的我跟周围的人讲大法祛病健身的事例和神奇,让他们都善待大法。有人问我师父在哪?我那时什么也不知道有明慧文章和新经文。那时我好想知道师父在哪,周围也没有认识的同修,只是常捡到传单,也不知道谁发的,就都收起来放着。

师父知道弟子的心,给我安排了得到新经文的机会。一次我在我的摊位上看书,一同行问我看什么书,我让她看了,她说你也太大胆了,还敢看这书?我当时什么也不怕,告诉她这是教人做好人的书,有什么怕的,谁看都行。她再没有说什么就走了。过了两天她给我一份师父的新经文。我回家连读三遍,泪水开始往下掉,我大哭一场。我那时的心态和想法同经文讲的一点都不差,就象师父在给我解心结一样。想到师尊对弟子们洪大慈悲的心,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坚定的走修炼的路。

从那以后我更加精進了,做事用法来衡量,不再象以前那样做什么事都等了,也开始偷偷散发真象资料,偶尔自己也动手写一些出去贴,我真的在变。

我感到当我学法炼功讲真象很抓紧的时候,我家人都特别听话。当我不精進时,家里总是有矛盾。当自己时时在法中修的时候,自己身边的一切都会随着你的变化而变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