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的人心障碍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是师父在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美国西部法会上送给大法弟子的两句话。两年多来我曾多次重温这个讲法,特别是这两句法。今年二零零六年六月中旬的一天再重温美国西部讲法时,无意中我突然明白了这两句法的意思了。现浅谈一下我悟到的法理和找出的人心障碍。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 不抱任何目地学法才是正确的学法方式

学法时看到师父送给我们的两句话,于是动了高兴心和好奇心,便一字一句的去抠这两句话的意思,想尽快明白师父送给弟子的是什么。但由于心不正和学法方式不对,结果怎么也不明白,什么也得不到。师父早在《学法》中就提醒我们了:“知识份子学大法,要注意一个最为突出的问题,就是把大法当作一般常人中学习理论著作的方法来学,象选择有针对性的名人语录来对照自己的行动一样的学,这对于修炼者的提高是有阻碍的。还有的人听说大法有很深的内涵,有很高的指导不同层次修炼的东西在里面,因此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抠,结果什么也没发现。这些长期在政治理论学习中养成的习惯,也是一种影响修炼的因素,曲解了法。”“大家在学法的时候,不要抱着非要解决问题的想法找有针对性的部份去学,其实,这也是一种变相的执著(不包括有矛盾亟待解决的)。要想学好大法,只有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学才对。”

今年六月我就是在无求的正常“通读”情况下明白了法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其实就是同一个法在不同层次上都有不同的变化和显现形式,对修炼者在不同层次能起到了不同的指导作用。”我在七年多的修炼中也深深体悟到这一点。记得初学法时,什么是“返本归真”我一点也不明白,后来学法久了慢慢就领悟了。又比如上面谈过的这两句法,字句虽然很浅白,但我无法理解法的内涵。从中我悟到了“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我现在的认识是: 如果修炼者还未修炼到那个层次,或者是心性还不到那个层次,还没需要你明白那层理的时候,法理是不会显现给你的。也就是说你的心性还没有达到那个层次对你的要求,或者是你的心性虽然很高,但你还有许多执著心没去,那么你强为的想明白那层理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也是神圣的。不是想当然的。真修弟子必须在复杂的常人社会环境中实修,才能溶于法中,来不得有半点的虚伪和侥幸心理。师父在《学法》说:“其实,你在修炼中,就是一点点、不知不觉中修上来的。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

对于“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我现在的理解是,人心不去就不可能生出慈悲心来。作为一个修炼人如果没有修好自己,人心凡重,那么他做的善事是出于情而做的,并不是觉者的慈悲心,只不过是人的善良而已。师父说:“‘慈悲’形容神对超越人情感的那个状态的表现。当然啦,‘慈悲’两个字现在常人社会中也在用,但是那可不是人能做得到的,这是现在文化的混乱造成的。人不信神了,人不懂得修炼了,人敢谤佛、谤法、谤神,把修炼中的名词拿到常人中来用,人都干了,可是它不是常人中的名词,只不过是常人拿来用了。”(《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当我认识到这点法理的时候,自然的就回想起自己多年来在正法修炼过程中受到的方方面面的阻力和障碍,深挖根源,原来是自己学法不深,人心不去。教训是深刻的。

<二> 去利益之心和情

七年多的修炼使我身体起了根本变化,过程中没有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我有说不出的高兴。于是带着欢喜心首先向家人洪法,当时女儿也接受了,自邪党打压后就停了下来。由于媒体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家人一时误解了大法。为了使家人消除误解得救度,我带有利可图的利益心告诉家人真相,并现身说法,我说:学了大法身体好,可以节约医药费;相信“真、善、忍,法轮大法”也可以保平安,也可以节约医疗开支,还可以为后一代解除对老人家的后顾之忧(即忧老人体弱多病无人照顾,忧要为老人付出的昂贵的医药费用)。由于向家人讲真相心不正、目地不纯,把利益放在首位,所以几年时间了,我先生对于真相还是不听也不看,他的心里都知道大法好,但从未在我面前透露过。有时还说我“太迷,不可救药”。女儿虽然明白后三退了,但我觉察到她似乎为了给我面子,坚信大法的程度还有待今后巩固。

在前段时间由于自身学法成度不够,没有把自己溶于法中,所以在讲真相、证实法和救度世人中出现很重的怕心和人情心。首先是动了人的情,认为家人、亲戚和好朋友与自己缘份大,所以要重点救度他们。其次动了怕心,认为与自己的人讲就不怕安全问题了。所以都讲得认真,细致,严肃,并把紧迫感都表露出来了。其他一般的世人就简单讲一讲就算了。从这可以看出我的情,私心是多么的大。做事是多么的不公平。尽管如此,出乎于我的意料之中,往往用平常心态去告诉别人真相的那些世人,他们收到的效果很好,也出现许多奇迹。而那部份的所谓缘份大的亲人好友反而效果不理想,有的还处在半信半疑状态,有的甚至还持反对意见。教训是深刻的。如果修炼人老是用常人的理来做事,那就大错特错了。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是“无求而自得”,“有心不是悲”呀。

由于先生受共产邪党军队的军纪灌输多年,受邪党“假恶斗”的文化毒害很大;“伟光正”的宣传欺骗对他影响也很深。虽然他都知道恶党的腐败,但他象得了综合病症一样,明知其残暴和腐败,却偏说其“伟光正”。我劝他三退保平安,他无动于衷。所以我内心里怪他,由情生的怨恨,说他太不理智,不懂爱惜自己的生命。现在明白法理后,有这么强烈的人心执著,还称得上修炼的人吗?

先生是个不喜欢管事的人,家中的大小事情都是我去处理,特别是家庭的经济开支,他不提不问也不付出,象是一个家庭的局外人。以前家庭的开支是统一的,自从打压迫害后就分开了。我感到莫大的委屈和无奈。我的钱(退休金,打工钱)都用于家庭和其他额外开支,他的钱却收得很紧不愿花钱购买家庭用品,所以形成了我心理的不平衡。在女儿,亲戚,甚至在同修面前都说过他的不是,说他太自私了。有时还越讲越气,越想越气。还说:“如果自己不是修炼人,可能会被气死了。”

现回想起来,心里觉得不平衡的状态已经很长时间了,在这几年的修炼中虽然重视学法,注意不断的修去人心和执著心了,同时明白了这些问题的出现都是自己的业力和因缘关系促成的。法理明白后,又通过不断的学法,实修,事事对照,已经去掉了许多人心与执著,心性也在渐渐提高。别人骂我,说我的不是,心里也比较平静,不觉得难受了;家庭的日常生活费用虽然都是用自己的钱,但也没觉得心里不平衡了。可是一旦遇到大的经济开支,如购冷气机,孩子的婚事。先生既不出钱又不主动做事的时候,心里马上就不平静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都认为自己心性提高了还会出现这个状态?深挖下去,原来还有隐藏更深的利益心和自私心没去。又例如有几次与先生在谈到钱的问题时,我斤斤计较的心暴露出来后,先生马上说:“又说你们不讲钱的?为什么这样计较?我没修都比你做的好!”我没话可说,只有一肚子委屈之气。现在悟到了,其实这是师父借先生的嘴点化我。师尊用心良苦,为了我的提高,为了我的修炼圆满,安排了一件又一件事,设了一关又一关,目地是去掉我那些执著与人心,这是师父用洪大的慈悲来度化我啊。

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这样修炼的,叫你自己真正得功,这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你可查一查历史。好就好在你自己得功,但也很难。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中,在人与人心性的摩擦当中,你能够脱颖而出,这是最难的。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有一个人跟我说:老师,在常人中做个好人就行了,谁能修上去呀?我听了真伤心!什么话都没跟他说。什么样的心性都有,他能悟多高就悟多高,谁悟谁得。”

那么先生给我提供的这个环境不是可贵的吗?没有这个环境,我的人心能去掉吗?所以我不能怨他,我还要真的谢谢他呢。我心态转变了,先生也在变,现在他出钱了,昂贵的奶粉,洗衣粉,沐浴露,茶叶,甚至肉菜也买了。其实他以前的一切表现都是为了我的修炼而用的。现在看我的先生他确实也是一个老实的人。他既不嫖又不赌,既不抽烟又不乱花钱,是个不贪钱财的正直汉,只是不管家事自私一点而已,但人谁能无过呢!我相信只要我修掉了各种人心之后,他说不定就会峰回路转、入道得法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