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乎?人祸乎?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湖南郴州,这个林邑小城,自古就有“船到郴州止”、“水冲龙王庙,郴州不湿衣”之说。然而自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郴州却四次“水漫金山”,而且都是“千百年不遇”的大洪灾。这是天灾?是人祸?人们用自己的良知审视其中的因果。

1999年8月10日,在江氏集团及中共邪党的淫威下,郴州邪恶组织610办公室将收缴的大法书籍、音像制品公开集中销毁,自鸣得意,不可一世。仅时隔两天,8月13日凌晨,倾盆暴雨从天而降,郴江河水猛涨,山城顿时沦为泽国,房屋倒塌,财产被毁,数百人丧失生命。当地媒体称“郴州遭受了千年不遇的洪灾”。

郴州历史上没有遭受洪灾的记录,所以没设防。这次任凭洪水肆虐,只能望水兴叹。当时有人说是郴江上游水坝坍塌所致,事后人们得知上游没有任何库、塘、溪、堤被毁。水自何来,不得而知。这无妄之灾,其实是上苍对世人亵渎大法的警示。当时郴州电视上是铺天盖地的诬陷法轮功的内容。

但郴州的政府官员们却不思悔改,最后将洪灾归罪于郴江河太窄、水流不畅所致。于是乎花巨资拓宽河床,修筑河岸,几年下来,官员们口袋里装满了票子。

中共邪党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次洪灾死亡人数达数百人,灾后下游的耒水河岸尸横遍野,可中共邪党的媒体公布死亡人数只有70多人,而“美国之音”报导死亡人数为近300人。据说,后来一中共官员还在会上厉声斥道:美国之音知道的那么清楚,肯定有人把机密泄漏出去了,一旦查出,坚决严惩。中共邪党连自然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都要造假,还有什么不能造假的呢?

大法给予了所有生命均等的机会,大法弟子不畏艰辛,冒着生命危险,向世人特别是政府官员们讲真相。可是郴州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断升级。

2002年上半年,郴州所属各县(市)的610办及其恶人恶警,疯狂抓捕大法弟子,罗列罪名,避开法律程序,强行将一大批大法弟子绑架到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

迫害善良,天怒人怨,慈悲的神佛又一次发出了警示。2002年8月11日,暴雨再次袭击郴州,沿河城区被淹,被拓宽的河道仍容不下奔腾的洪水,财产损失巨大,500多生灵惨遭涂炭,成了江氏“三个代表”的冤魂。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邪恶迫害正信有多重,老天对其惩罚就有多重。上古洪荒时期是如此。尼禄迫害基督徒是如此,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也是如此。

2006年,7月15日的“碧利斯”和7月26日的“格美”二次台风,又一次给郴州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被人称为:天崩地裂,历史罕见。郴州在这场灾害中损失惨重,所属县、市无一幸免。资兴市尤为严重,该市有8个乡镇灾情惨不忍睹,坪石乡、白廊乡有的自然村全村被山体滑坡、泥石流所淹埋,人畜无存。东江人工湖人畜尸体漂浮,随处可见。

人在灾害面前是那么渺小,灾害在人面前又是那样的不可逾越。当地一位老者说:“我活了八十多岁,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雨,可能是天要治人了。”

中共邪党又故伎重演,继续造假。2006年8月9日,中共郴州当局在新闻发布会上称:7.15受灾人口319.8万,7.26受灾人口140.17万,二次重复受灾人口98万;截至8月4日,因灾死亡394人,失踪97人。据说,这还是郴州当局在舆论压力下才不得不调整的数字,起初郴州媒体报导的死亡人数是196人,失踪97人。

我们身边的事也拿来骗我们,仅资兴市死的人就有近两千!中共邪党连十分之一的真话都不敢讲,真是太无耻了!

有一知情人士还道出了洪灾中另一桩惊天惨案:资兴与宜章瑶岗仙钨矿交界处,有一座私人矿井,被资兴市官员查封后据为己有,霸占开采,7.15洪灾时,井下有三百多外地打工者全部被淹死,姓甚名谁无从查考,事故原委无人过问,事后安置不了了之。

资兴市从99年7.20以来,资兴市邪党党政官员、“六一零”办公室、公、检、法一直是破坏法轮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资兴市七年间有九人次被绑架劳教,五人次被判刑,大法弟子贺雪兆被迫害致死。

善恶终有报。最近,郴州市委书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市委宣传部部长、管政法的副市长等均因贪腐被“双规”,还有包括公安局长在内的一百五十八名涉案人员也在被调查之中,有人说:郴州发生了“地震”。人们不禁要问:郴州市出现的这一切,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