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公公家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我公公家住在农村,因此如何以他们家为中心,对周围的村庄讲真相,是我一直以来思考的问题。但我悟到不能把这件事看成是人在做事的过程,而是修炼、提高、悟法、悟道的修炼过程,体现出来的是“心性多高功多高”。

当然在开始有很大的难度,因为我回去的机会很少(只是农历新年全家一起回去),家里当我们是贵客,时时款待不离左右,再加上我曾被邪恶迫害劳教,在亲人们心里留下阴影,他们对我的行动更是十分“留意”。这无疑增加了我对村里人讲真相的难度。但是我是主佛的弟子,救度众生是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只要自己正念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没有做不到的事。

二零零一年的除夕八点半趁家人看电视不注意,我带上真相资料,顶着呼啸的北风,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雪后泥泞的小路,到邻近村庄挨家挨户地发放。碰到贴有“喜”字的房屋或新建的房屋,我就发一盘光碟。听到狗的声息,就和它说说话,小狗竟然马上安静下来。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沿着三个村子发了三个多小时,11点半回到家。進门时发现家里气氛紧张的不行。原来一家人发现我出去发真相后,十分着急,本地是湖区,道路坑坑洼洼,雨雪过后白天都不好走,我从未出过门,黑灯瞎火又无照明物,我一个弱女子,怕我迷路又怕我出现危险,因此全家人坐立不安,派妹夫四处寻找,急的不行。丈夫铁青着脸,正要发作,一看我头上热气腾腾冒着气穿着单衣、抱着外衣满身是泥,脚也湿透了,又不忍心发作,就坐在外面生闷气。我赶紧对他们说,对不起,让你们受惊了,其实不用担心我,有师父保护我不会有事的。一看时间正好12点,我就调整心态发正念。

等全家人都睡下,丈夫在外面坐了很久不肯進屋,我也不急不躁,继续发正念。他原本是很有修养的人,我一直以来对他讲真相也比较细致,在家时无论是讲真相还是出门发资料他都比较理解。等他冷静下来進屋后,对我说:“你要救度众生,在家里想怎么救就怎么救,作为长子长媳,一年到头没有机会对老人尽孝,大过节的让全家人担惊受怕,怎么对得起人?”我一听赶紧道歉,说;“我今天唯一的错是没有告诉你们我去做什么,让你们担心,很对不起。但我不告诉你们是怕你们担心,我原以为你们认为我在楼上炼功学法。但我救度众生没有错,在哪里做都是天经地义的。”

看他还是难以消气,我又说;“你知道大法好,但对我们发真相资料不能完全理解,认为老百姓看了又能怎么样,又无权给你们平反,是吧?怎么看了真相就会得了救呢,很玄,是吧?还认为我这样做很有为。我现在请你保留你的看法,但到真相大显那一天你将会见证。我问你,我刚進屋时,你们叮嘱老父亲换胶鞋、拿手电,他老人家到十几里外的庙里上头香,他这样做有十几年了吧,我看你们都习以为常,也理解他,我现在就要求你们象这样来理解我,好吗?常人不是有句话叫每逢佳节倍思亲吗?你知道劳教所监狱关押的同修们是在替那些还没有走出来和没做好的同修承受吗,他们多么希望法早一天正过来。告诉你我在看守所时一天晚上梦见我母亲到北京证实法,我激动得热泪盈眶,紧紧和她拥抱。一想到被关押的同修,越是节假日我越是在家呆不住啊!我虽然人陪着你们过节,我这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其实救度众生我真是心急如焚啦!要按照我真实的想法,我要天天出去讲,天天出去发才心安啦!”说到这里我已经声泪俱下。就这样我们谈心到天亮。

第二天大年初一的晚上,妹妹妹夫找来手电和胶鞋,叮嘱我路上小心,八点多我就出发了,沿着另一个方向,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发完了三个村子。回家后我说;“十分感谢你们的支持,你们看,和昨天一样的情形,昨天用了三个多小时,你们也担心,我也吃苦,今天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你们也轻松我也轻松,是吧?以后你们就这样配合我好了。”

从此以后,我就可以很自如的在公公家讲真相、发资料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