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修一颗心 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因为觉的自己修的不够,另外还怕耽误学法炼功的时间,所以我没有参加“第一届法轮大法大陆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的投稿。第二届征稿时,我认识到总结自己的修炼情况、向明慧网投稿,也是修炼的一种方式,是互相交流、查找不足、归正自己的良好机会,更是一名大法弟子的责任,所以我投了稿,尽管没有被采用刊登,但我想用心做了自己该做的,从中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就不但没有遗憾,而且收获多多。这次第三届征稿,我清楚在这关键历史阶段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的,所以不敢懈怠,抓紧写出此文来。当然,能否刊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任何证实大法的事,大法弟子都应该积极参与,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

一、得法之前

记得上初中以前,我就经常看着一洼水坑沉思,隐约觉的那下面就是一个广阔无比的世界,说不定那里的人看水面,就象我们看蓝天白云一样呢;那时感觉周围人好象都是一种虚幻,隐约觉的就是在考验自己什么事似的,现在想来,当时的那种感觉是很强烈的。

后来初中时转学,就是我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自己做的决定,以至于在新学校能学到英语,進而以该校名列前茅的成绩考入省重点高中读书,再后来就是考入一所全国重点大学。现在回想起来,仍能强烈感觉到当时是有一种力量在推着我走。在大学时,看到同学们有的练气功,就跟着一块儿练,练了一种又一种,甚至还看过一个台湾人写的静坐修道等之类的书,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但在当时无神论的不断毒化下,我始终没有树立起正念来,随波逐流,对名、色、气、官等执著很大(好在从小就对钱财看的不重),尤其是色欲,竟然困扰了我二十多年,直到去年才基本去掉。

二、幸运得法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间得法的,当时在班车上与一位同事不知怎么谈到了气功的话题,我说我练过什么什么功,后来没什么意思就放下了。他说你炼炼法轮功吧,非常非常好,到处都有人炼。我听后一愣:法轮功?怎么没听说过?真有那么多人炼?名字怎么象佛教的呢?他说法轮功就是佛家功。

由于好奇,我决定先看看书再说。看《转法轮》我是一气呵成的,其中许多内容我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当时就觉的真的是放不下了,他解答了我许许多多的问题,解开了自小就困惑我的关于宇宙、人生等许许多多的迷团,让我知道了许许多多不曾知道的事情,真是一部天书!这就是我今生要找的!自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踏上了返本归真的回归之路。后来悟到:在我得法之前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我所居住的这个大城市,路人皆知法轮功,我竟然没有听说过,这一定是有种种安排的,谁该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得法,都是定好的;或者就是旧势力做了手脚在间隔着我。不管是哪种情况,师父都捞起了我,我充份体会到师父的慈悲苦度。

三、恒修一颗心,做好三件事

由于受邪党政治斗争思想的影响至深,知道当时社会上有对法轮功不好的言论和举动,由于怕心的作用,所以一个人在家学法、炼功,从未出去过。现在想来觉的十分遗憾和后悔,尤其是“四二五”时不但没去中南海,还劝说别人,告诉他政治气氛不寻常等等。仔细想来,这都是变异的思想在做怪。

“七二零”后,尽管媒体恶毒中伤,我仍放不下学法、炼功,就这样坚持着,但也不时懈怠,还出现过多次被色、气等执著心困扰的情况,心里甚苦。当时真的悟不出原因,就知道大法好,不该被如此对待,却未能走出去证实大法。后来多次在国外机场见到国外大法弟子在默默的发放传单,身边的同事都不敢看,纷纷拒绝,我每次都接过来,大大方方的看。同事们一看有人开头了,也就接着看了。有许多人通过这样的方式知道了真相。

直到二零零三年初,在腾讯QQ聊天(现在我早已不用,其背后有邪恶因素控制,建议国内同修都不要使用)中看到同修留的网址,才成功浏览了明慧网,读到了师父的多次讲法经文,不仅痛悔自己的无知和不争气,而且知道了大法弟子的重大责任和使命,这时才开始真正归正自己,义无反顾的走上助师正法之路。

虽然在“七二零”之前就已得法,但由于自己没能走出去,所以我可能就属于个人修炼与证实大法同步進行的情况。通过不断的学法和阅读同修们的交流文章,我为师父救度众生的“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 (《洪吟(二)》〈难〉)的洪大慈悲所震撼,几次都默默的流下了泪水。至此悟到:真象师父说的,每个人得法都不容易,都是缘份化来的,我能在“七二零”前得法,都是师父慈悲的结果,让我这名、色、气执著满身的人進入大法之门,师父替我们承担了多少啊!我唯有恒修一颗心,不断精進,方对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崇高的称号。

在不断的学法修心中,我的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怕心、色心、求安逸心等各种执著,不断的去掉,不断的发现,再不断的去,就是这样不断的洗净自己。三年多来,虽然我从未见过师父,而且是闭着修的,看不到另外空间,同时身边也没有同修可以交流,但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向内找,去执著,不断归正自己,努力做好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这三件事,充份利用好时间,处理好修炼与生活、工作的关系,基本上没有影响到哪一方面。我万分感谢和珍惜师父的慈悲苦度,也感觉这三年来自己整体上有了很大提高。但由于消沉过几年时间,落下不少,我知道唯有更加精進,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1、学法炼功,是我每晚的“必修课”(借用常人用语,不知是否妥当),每晚用上一到几个小时来学《转法轮》和其他经文,心里觉的充实、踏实,幸福无比。学法上由最初的追求数量(想追赶老同修读过一百、二百多遍的一种执著,而不是踏踏实实的静心学法),到现在的静心学法;炼功由每天只炼一遍某一套功法,到现在每天基本上能将三至五套功法炼一遍,其中的坚持与平衡时间也是不容易的。

2、讲真相:因为能经常上网,所以我在二零零四年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我做的主要方式是发放各种资料,从最初的心里打鼓到现在的从容不迫、气定神闲,我知道这完全得益于平日的不断学法、不断精進以及网上同修提供的各种办法和经验。学法上勇猛精進,讲真相的行为就不是常人的行为了,而是行神事,“助师世间行”;不断学习、借鉴同修以及总结自己好的做法和经验,方能保证在技术、方式上的安全,不让邪恶钻空子。

我发放资料一般都选择在白天進行,从发单张的传单开始,到现在的发放小册子、光盘,寄信,上网发邮件、留言,向家里人、出租车司机和陌生人讲真相等等,我做的积极而主动,效果也越来越好。心性也由刚出来时的“抓紧做,不然就来不及了”的为我为私,真正修炼到抓紧救度世人的为他上来。

现在同修都知道,到楼里发真相资料要从上向下发,到一楼发完就尽快离开了,而我第一次走出去的确就是从下向上发的,而且还有怕心,后来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才知道了这个方法。还有就是刚开始发放光盘时,我都在盘面上粘贴不干胶条,后来看到同修的网上文章,才知道这样不行,会损坏光驱,应该贴在光盘盒或套上。心中一方面对同修充满敬意,一方面也甚感汗颜。这样,我由最初的不熟练、不成熟变的越来越熟练、越来越成熟。

我在网上发的资料主要是迫害真相的文章、《九评》和各种突破封锁的小软件等。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一有机会就在单位或网吧发送资料,大量而及时,使相关类别的大批常人能经常看到真相材料。

在网吧,我重点在某网站的校友录中做,方法是任意注册个名字加入某个班级,在“班级共享”中上传真相文章、《九评》或者各种突破封锁的小软件,供班级成员阅览、下载,成功后就退出班级,而上传的资料仍在班级共享里,这样每个名字可加入三到五个班级,然后再注册新名字加入班级、上传资料,以此类推;我每次去网吧至少能加入到二十个班级中,最多时达五十多个,到今年初为止,如果每个班只有一个人看的话,保守估计直接看到真相的人达二千多人;如果每个班有五个人看的话,估计直接看到真相的人达一万人左右。而我加入的许多班级人数一般都在五十人至一百人之间,有些班级甚至高达二、三百人。有时我还会“回访”,注册个新名字回去看看,一次在一个班级首页见到这样的留言:“我们的班级居然進来了法轮功,这怎么行,是不是得管管!”但是在其留言后的一段时间内,没人理会这条留言,其他人频繁上网,但都在谈论其它事情,而班级共享里的真相资料有显示被浏览过多少多少次,我真心为这些生命有机会了解真相高兴。当时的校友录没有设置这样的功能:即强行要求每个班级对加入的人進行身份审批,所以大部份班级都可以随便起个名字自由加入,给传播真相带来了便利。大概从今年初开始,再这样加入班级就不行了,试了许多次都是“等待审批”,我觉的就是校友录设置功能進行干扰了。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对网上讲真相的成绩有欢喜心、做事心等执著,可能被邪恶钻了空子,虽然时不时发正念想破除这种干扰, 但现在仍然加入不了班级。写到这里,我才悟到应该给该校友录的相关管理人员讲讲真相了。

在城市居民区我主要发放包括迫害真相的文章、《九评》和各种突破封锁的小软件等内容的小册子、光盘等,再有就是寄信。三年多来,我始终把证实大法摆在第一位,每天想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大法的事,每星期都能在工作中和工作之余找到机会,利用几天时间走出去发放真相资料。粗略保守计算,从二零零四年底开始截至目前,共寄信一千多封,发放大小光盘和三点五寸软盘(近期已不采用)近二千张,发放小册子、传单等资料共约五千多份,粘贴不干胶约几百张。在发放资料过程中,我注重实效不求声势,基本上是每幢楼只发一个单元,记住楼号后隔一段时间再去发,做到“润物细无声”。

在劝世人“三退”方面,我也本着修炼人应有的善心去做。刚开始我就认为发放《九评》是让世人了解真相的最有效办法之一,根本就不是搞政治。读过师父发表的《不是搞政治》后,感觉师父真是说到我的心里去了。这并不是说自己悟性有多高、有多了不起,而是想说明学法的重要,只有在长期坚持不懈、勇猛精進的学法状态下,才能破除恶党布下的百年迷障而不迷不惑。至今我已替一百多名(包括少部份去世)的亲属、朋友、同学、邻居、乡亲、街坊以及出租车司机、陌生人等,在网上声明了“三退”;经我不断的讲真相,今年初全家人都声明“三退”了。但我知道,这方面我做的还不够好,今后需继续努力。

3、发正念,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从原来的想起来就发、想不起来就不发,到现在的四个时间准点发、保持强大正念的发,另外在发真相资料之前、之后,都发出强大正念清理邪恶:如为了保证真相资料的顺利发放、不受邪恶的干扰,我在发放之前在念口诀后加入“清理现场与加持同修”(加持同修,一是与同修共造一个正念之场,二是提醒有些懈怠的同修要勇猛精進,三是对处于被迫害或危机中的同修予以协助,我坚信我们神的一面一定能够沟通)的一念;为了不被邪恶钻空子和更好的使世人拿到和珍惜真相材料,我在发放之后在念口诀后加入“安全与最佳效果”的一念。随着正念越来越强,发放资料的环境也越来越宽松,过去经常遇见人,现在很少见到人了。有一次想着如何走進一幢锁着的大楼,马上从后边走过来一个人用门卡开门,我便很自然的随后進入。一年前,我想不能总是一个人自修呀,要遇见一个同修多好啊。结果不久师父就安排了,我在公交车上巧遇了一名同修,后来他说那几天他就想,要是能遇见一个有大学学历的同修多好啊,结果就遇见了我。我们的正念发挥了作用,师父慈悲的安排了这一切,我们定期见面交流学法心得。

现在无论是在工作场合、家里、街上、班车、会场或者其它公众场合,我脑子一有空就发正念,先清理自己不纯的一思一念,然后清理邪恶。我坚信我们做的是宇宙间最正的事,谁也不配考验,谁也不配干扰,只要正念正行,邪恶自灭。

4、发表文章:从去年七月开始向明慧网投稿以来,已有十几篇文章被采用。内容涉及讲真相的方法、发正念的建议、清理邪灵物品以及劝三退的经验和感悟等。我悟到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责任向明慧网投稿,原因有三:一是写作、投稿能使我们集中精力,有条理的思考自己修炼中的状态、感悟以及存在的问题。从这个角度看,写作、投稿也可以说是修炼中的一种表现形式。二是明慧网已经成为这个特殊历史时期同修们交流的一个重要窗口,那么我们投稿也是对法负责的一种体现。三是对其他同修的借鉴、帮助作用不可估量。

尤其是恶党的秘密集中营的罪恶曝光后,我认识到其罪恶行径已经超过了正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罪恶昭昭,人神共愤,天理不容。这种邪恶被除尽前的疯狂表现,不只是针对沈阳和东北大法弟子的,而是针对所有大法弟子的;但是尽管如此,邪恶越疯狂我们大法弟子越应该理智,不能被情所带动,要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解体一切邪恶。所以我立即向明慧网投稿,提出了自己关于加大力度讲真相和有针对性发正念的建议,被明慧网采用刊登。今后,我将继续写作、投稿,思想上时刻以法为大,与其他大法弟子共同圆容好明慧网

四、查找不足,再精進

师父教诲我们要“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尽管我现在已完全放下了玩电脑游戏(修炼前玩起来经常彻夜不眠)、下围棋、名、利等长期形成的执著,基本去掉了色、气等执著,感觉自己整体提高很快,但我知道与许多同修相比,还是有差距的,尤其是与那些从不懈怠、精進不停的老同修相比,差距明显。如:我从未参加过集体学法和炼功,这是师父留下的最好的修炼形式,在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中,能更好的感染人、同化人、归正人,比学比修,而我从未参加过;炼功不能保证每天都将五套功法做一遍,动作也不知是否标准等等,而且打坐时间短,一般三、四十分钟,最长一次好容易才坐到五十分钟,说明心不静、吃苦能力差,心性还需提高;面对面直接讲真相较少;坚持做三件事,却从未去过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家务活也干的较少,等等。

望那些与我一样消沉过一段时间的同修和修了一段时间的新同修,千万珍视师父一再延长结束时间的慈悲,时间真的很宝贵,过去不会重来。我们只有时刻以法为师,正视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做好三件事,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才能对的起对我们寄予无限厚望的无量众生,才能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唯盼我们整体共同精進。

只是想把自己的感悟都写出来,与同修交流,由于个人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