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宣传有神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我在讲真相中体会到,有神论者比较容易接受,无神论者则相反,不容易接受。所以我在讲真相中,和常人闲聊时尽可能讲一些有神论观点。

有一次在大街上走,对面来了一个中年人,走到我跟前忽然问我:“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我笑着说:“什么问题呀?”他问道:“你说有神吗?”我反问他:“你说呢?”

他说:“现在的年轻人基本都不信神,学生接受的都是无神论教育,上岁数的人有信的,有不信的,信也不是全信,真正信神的不多。”我说:“这个问题不能简单的说有神没神,你得用脑子思想其中的道理。”

说话间有几个人围过来听,我们就站到人行道上。我接着说:“我们打个比方,假如无神论是对的,有神论就成了瞎编的谎言,是一句白话(当地老百姓称谎言为白话),我们想一想,一句白话、一句谎言能世世代代广泛的流传吗?”大家几乎是齐声回答:“不能!”

这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旁边下棋的何看下棋的也围过来。我提高了嗓门说:“回答的很对,不能!可是我们中国,从三皇五帝、夏、商、周,上下五千年,直到来了××党之前,全部历史都是信神的历史。不仅老百姓信,皇帝也信,从文盲到大知识份子、大科学家、三教九流所有的人,几乎没有不信,不仅中国人信、全世界的人都信。大家说,一句谎言、一句白话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吗?”又是一个声音回答:“没有!”

大家兴奋的议论着:看来还是有神。我继续说:“这种现象,无神论者解释不了。他们就抛出一种理论,说什么有神论是科学不发达的产物,越是落后越是信神。果真是这样吗?事实正好相反,科学发达的国家,象美、英、法、日都信神,而中国是科学不发达的第三世界国家,特别是建国初期,连汽车也不会造,而美国早就把原子弹造出来了。科学水平天地之差,但是美国信神,中国不信神,这和无神论理论正好相反,按照无神论的理:因为不懂科学才产生神,科学家应该都是无神论者,尤其是大科学家。是不是这个道理?”大家一起回答:“是!”

我又问大家:“全世界最有名的科学家是谁?”最后统一到三位,即:“爱因斯坦、牛顿、欧姆。我说:“这三个科学家都是全世界最有名的,他们不但都信神,而且都是教徒,爱因斯坦还是后半生入教的,为什么呢?因为他发现,科学越是发展到尖端时,就越发现宗教说的是对的。所以他们都信了神,入了教。总之,无神论的理论根本站不住脚,不能自圆其说,矛盾重重,是歪理,大家不要相信。”

这时有一个人向我发难道:“你说有神,可是神在那里?看不见,摸不着。”我微笑着,一边发出正念消除操控他的共产邪灵,一边回答说:“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多去了,我们呼吸的这个空气,你能看得见摸的着吗?你能说没有空气吗?现在许多家庭有电视机、收音机,一打开就能看、就能听,那是因为空气中到处都充满了带有那种信息的电波,你能看得见摸的着吗?还有各种射线……”

说到这里,一个年轻人冲着那个发难的人问:“你到过北京吗?”“到过。”问:“你到过天安门吗?”“到过。”又问:“天安门城楼里边放的是什么东西?”那人说:“天安门城楼人家不让進去看。”青年人马上连珠炮似的责问他:“你没见,那里边的东西就没有了吗?就什么都不是了吗?你能不承认了那些东西了吗?”那人神色尴尬,回答不上来。

我赞扬了那位青年,接着说:“其实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看不见。民间有些高人,修炼中的一些和尚、道士、尼姑,他们都能看的见,只是他们一般不轻易向外说。身在另外空间,来到我们这个空间就成了人的形像,或男或女或老或少,走村串户,谁也看不出来。你看电影《济公》,就是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乞丐。神总是教人善良,不说谎、做好人、你看人家法轮功,叫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教人说真话、行善事,有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多好,他们都是好人,反而受到迫害,谁能记住法轮大法好,你就是个好人,你就能在危险时刻躲过劫难。”

我看到有的点头、有的微笑,又有不少众生得救了,同时想到这种形式讲真相在大街上不宜久留,就一边发正念,一边悄悄的离开了。“还没讲完呢!”后边传来了一阵声音。

有一个退休老干部,我和其他同修多次给他讲真相,他支持大法,相信有神,就是不三退。他说:现在的××党腐败,过去不腐败,不能一概反对。我怀着一颗救他的善心,不断的正念铲除操控他的共产邪灵,他还是老观点:过去的××党不贪、廉政。我语气恳切的说:“老伙计呀,是天要灭中共,不是我要灭中共,也不是你要灭中共。神干什么都是最公正的。”我讲了《九评共产党》,说到历次运动迫害死人、说到六四杀学生、说到迫害法轮功、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说到各种预言告知的共产党灭亡等天象。最后我说:“不贪污不是功劳,不是政绩、不是夸耀的资本,是每个政府部门本有的职责。领导干部工资又高,凭什么要贪污。你听说过杀人下指标吗?这也是共产邪党首创,视人命为草芥,为儿戏,八千万中国冤魂呀!天地良心,神看的清清楚楚,不该灭亡吗?”我说:“你是个好人,你和他们不是一回事,你为什么要去陪葬呢?”说到这里,他猛然醒悟似的说:“我退,我决定退,我党团一块退。”我紧紧的握住他的手,一个生命又得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