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修被绑架中暴露出自己可怕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那还是在二零零五年春天的时候,本地区协调人学法不深,起了欢喜心,每周协调人必开一次切磋会,结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其他同修也坐视不管。小型心得交流会时不时的也在开。当时大多同修都带着各种执著和怕心参加,会上互相指责没有向内找自己,同修各种执著的心态都暴露了出来。当时我还感觉自己修的挺好,在法会上很少发言,因为有一同修在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上非常的不严肃走极端,我对她非常的不放心,心想这样下去非出事不可(现在认识到自己缺乏正念,恶党邪灵因素做怪)。我给协调人提过建议,但也是带着情绪提的,结果反而争吵起来,谁再通知开会我也不参加了。

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恶党邪灵和邪恶旧势力钻了我们的空子。有两位同修先后被抓,一位同修在非法关押一月后在其亲人的不断要人和大法弟子近距离发正念后正念闯出。另一位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那位受不了恶警对她的摧残,咬出了好几位参加法会的同修同时还说出某某是协调人,资料都是从她家拿的。后来听说这位同修已经被恶警跟踪(当时是传言),后来得到了证实,一位同修在她家楼道非法被抓。

我知道这事后,从此不和这位同修接触。直到二零零六年春同修在家非法被抓,不到一个月又有三名同修突然被绑架事情出现以后,整个地区一片混乱,各种怕心都反应出来。同修们议论纷纷,我也在其中说三道四的觉的自己挺聪明,并且说:“我早就看出来了,亏了我没和她们掺和,要不也被咬出来了。”给人的感觉是幸灾乐祸,没有一点慈悲心,更没有找自己的不足。其他同修也没走出这个误区,正念全无。只是常人形式的互相指责,致使一段时间内我们这个地区在正法上处于瘫痪状态,互相不信任。有电脑的同修甚至不敢上网,技术力量薄弱,依赖心强。

其实师父对我们弟子的各种执著心、不好的状态都是十分清楚。那一段时间,师父的新经文一个接着一个的发表,可我们看经文都要上别的地区拿。通过师父经文的点化,我不断的学法,认识到了自己可怕的各种执著,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我深深的为自己曾经不理智的言论从内心里感到难过,为在正法时期没有起到好作用而深深痛悔……当初为了保全自己没有善意的找她们交流,还觉的自己的状态不错,没有怕心,正法之事什么都能做……通过同修的被抓彻底的暴露出我的怕心。平时看出同修有执著时不想指出来怕得罪同修,有能躲开的事我就躲开,怕搅和進去被恶人抓去。大法的神圣在我脑中已成空白,我不自觉的已经认同了邪恶的非法迫害。恶党邪灵的意识在我空间场中没有的彻底清除,最根本的执著没有修去。

师父在《洪吟·理智醒觉》中写到: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通过了这次的事情,现在我们这个地区同修都在归正着自己的一思一念,讲真相,劝三退。以前不敢买电脑、不敢上网的同修都冲破了阻碍。明慧网要求的“资料点遍地开花”也得到了共识,不管多大岁数都准备尝试自己做资料,不给邪恶一点空隙。

以上是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