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我的幸福”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7月20日】师父说:“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走向圆满》)

师父的话震撼着我,我悟到:能否放下根本执著,是修炼人能否走向圆满的大问题。我下决心理顺自己,尽快找出自己的根本执著。

当常人时,我对人生没有什么追求,名利心很淡,也能善待人,但我把“我的幸福”看的很重要。我曾暗自下决心,刻苦读书,脱离农村,为寻求自己的幸福而奔波努力。这在人中讲没有什么不对,但修炼人有修炼人的目标。

师父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佛性》)“我的幸福”这个观念就形成了我的秉性,溶在了我的思想中大脑中。1997年我偶然间得到一本《转法轮》,读过之后,深感这个功法好,这个功法能使人道德回升,教人向善,做好人,我也要学。就这样我入了大法的门,走上了修炼的道路。经过一段时间学法,我认识到学大法是修炼,通过修炼可以圆满,彻底摆脱人类之苦,这太好了!我心中暗自高兴。为什么好呢?因为修成佛可以永远幸福,那不是正是我人生追求向往的东西吗?

在个人修炼阶段,在法理上我明白,修炼人应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精進要旨•佛性无漏》)的正觉,但在实际修炼中,因为执著“我的幸福”,我却抱着私心去做大法的事,认为大法的事做的越多,功德积的越多,这就为自己的圆满奠定了基础,我把为大法做事看成了自己索取幸福的唯一途径。

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心哪!师父说过:“弘扬大法是功德无量的事。”(《法轮大法义解》)我现在悟到,洪扬大法救度世人是最神圣的事,只有抱着一颗纯净无私的心去做,才是功德无量的;否则即使做的再多,那有什么功德呢?

在证实法的修炼阶段,因为执著“我的幸福”的根本执著没放下,被邪恶钻了空子,三次被非法抓捕受迫害。1999年11月20日,面对邪恶的迫害,因执著名利情与怕心,在邪恶的高压、恐怖威胁面前,没有坚定,没了正念,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坏事,写了不炼的“决心”,签了名,出卖了同修,给法抹了黑,背叛了师父背叛了法,对法犯了罪。同时给家人带来痛苦与恐吓,他们对法也犯了罪。说了许多诋毁师父、诋毁大法的话,教训是沉痛的!虽然我是无辜受迫害,但从中也看到自己修炼中的差距与必须去掉的人心!

因为执著“我的幸福”,我一直不精進,三件事我一直在做,但却是因为怕自己做的不好不能圆满;我怕修炼结束,因自己修的不好,自己不能圆满。发正念不静,虽然在背法,但总觉的法学的少。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救度众生证实法,这是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与历史赋予的使命与责任,大法弟子不能辜负众生的期望。这些法理我都明白,但是在实际修炼中,因为执著“我的幸福”,因为安逸心维护自我的心没去,对家人的真相讲的不好。因为自己陷在常人的亲戚观念中,不是把家人当作要救度的众生去救度,而是当作了自己的亲人,面对家人拒绝听真相怒目训斥狂吼我时,我没有守住心性、心不动,而且混同常人的和他们争吵,陷入矛盾之中,不仅自己误在其中,还耽误了对家人的救度!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的话启悟了我。求安逸之心,维护自我之心是我救度家人的最大障碍,这个心必须去掉!

因为执著“我的幸福”,我对家庭魔难不是视为提高的好机会,而是想逃避魔难,曾多次想离家出走,找个不受干扰的地方去修炼。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师父讲的法理我知道了,可遇到魔难就是一直做不到。今日我突然明白:就是因为执著“我的幸福”这个根本执著没有去掉。由于这个根本执著的存在,其它不同的执著也随之起干扰作用。

修炼九年多来,才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愧对师父对我的苦度。但从今日起,我会以此作为新的起点,排除旧势力干扰,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此文若写的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