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6年8月9日】对生命的执著并不一定是每个人的生死关,比如说,老年同修可能会把身体看的比较重,年轻人会把情看的比较重,而我是一个很爱面子、非常执著自我的人,我以前一直以为我是一个不重名利的人,其实爱面子不就是重名吗?总想听好听的,怕被别人说,把自己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把自己的不足隐藏的很深很深,甚至把这个名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师父不止一次的告诫我们,让我们说出自己做过的不好的事,可我总会以不同的借口来掩盖这颗爱面子的心,现在这已经是摆在我面前的死关了,在此借明慧一角来曝光这颗肮脏的心。

2000年正是邪恶最猖狂的时候。那时我刚好上大学,远离家乡,离开了修炼的环境,当时真是不知所措。我虽然知道法好,也从未对师父产生过怀疑,但是总有一种伤心与无奈,一时间感到孤独无助。当时由于怕心,从不敢与同学谈及此事,也正因为这一点,被邪恶钻了空子,狠狠地把我往下拉。因为失去了修炼的环境,长时间不学法也不炼功,很快就被污染走向堕落。

我在那时交了男朋友,而且犯了修炼人的大忌,虽然也知道不好也想改,但是很难,没有师父的法作指导,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特别是放假回家后,看到了经文,师父很严肃的谈到了此方面的问题,并希望学员能够公开讲出来,我知道我能改,但是我说不出来,求名的心那么强,拼命的维护自己的面子,怎么可能说出这么丢人的事呢?别人会怎么看我呢?可是不按师父说的去做怎么能算是个修炼人呢,心里极其矛盾,书也不看了,总觉得要死了,修也没用了,师父不会要我了,整日昏昏沉沉感到了生命的绝望。可是师父并没有放弃我,一天中午我突然有一念,心想:反正是要死了,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只要我还能活一天我就要弥补自己的过错,报答师恩,我就要做到我应该做的,助师正法,我要振作起来。

瞬间,我感到全身一震,就象身体外有一层厚厚的壳一下子炸开了一样,感到无比的轻松。这不是形容,而是一种非常真实的感觉。当我再次恭恭敬敬的拿起《转法轮》时,内心静如止水,没有了任何杂念,就这样我把九讲书通读了一遍,字字都印在了心里,几乎每句话都有了新的领悟,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感受。我知道是师父没有放弃我,一直在鼓励我,就这样我一直走到了今天。

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年,我也早已痛改前非,但那颗爱面子的心仍然隐藏的很深不愿去触及,现在看来我当时真是把名看的比命还重。我现在之所以把它写出来,也是师父一次次的慈悲点化,我明白作为一个修炼人不能仅停留在知错就改,重要的是要去心,修去执著,修去我执著自我的根本执著。当我下定这一决心时再看《走出死关》这篇经文,泪如雨下,发现每句话都是在说我,而我以前根本不愿去对照自己。修炼是严肃的,时间不等人,我要走出这个死关,丢掉那污浊的包袱,堂堂正正的修炼,不再错过师父给我的机会,其实当你真的放下那颗心的时候,那一难也就什么都不是了,是你把它当成了生死关才会觉得难过,当我写完这篇文章时,心里顿时亮堂了,因为你已经把邪恶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了!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