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学生喜欢的老师 给学生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有幸得法。由于自己修炼上有漏,及邪恶的残酷迫害,从二零零零年底到二零零四年底,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遭受四年迫害。

我被非法判刑前是中学教师,出狱后,本县邪恶以我不“转化”为由剥夺了我的工作权利。当时,我对讲真相的理解不深,没把找回工作当作讲真相、制止迫害的机会,只是认为我不去找他们,就是要让他们及周围的人明白我是坚定的修炼者。因为当时有的人在监狱被“转化”后,减刑出来就又恢复了工作,所以很多人认为,从监狱出来的人都“转化”了。现在想来,那时我也有一些“不想找麻烦”等执著心。

几个月后靠师父的慈悲安排,我到了一个私立学校教书,解决了家庭生活问题。我边工作、边学法,越来越觉得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迫切。在私立学校,教师的工作量很大,自由支配的时间极少。我就想,大法弟子在哪儿都是修炼,都应该讲真相、救众生。于是,我利用一切机会跟学校的教职工接触,尽可能在方便的情况下给他们讲真相。

当然,我面对的更多的是学生。我感到,他们也是最可怜的众生,整天受着无神论教育的毒害,更有一些中考训练题中直接就有侮辱大法的内容,尤其是我带的语文课,这样的内容很多。于是我就把这当成我讲真相的切入点,逐步破除学生的“進化论”,“无神论”观念,再水到渠成的讲到“法轮功”问题真相,進而讲到“三退”。到目前为止,我先后带了7个班,他们全都明白了真相,大部份都退了团队(初中生没有入党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教训,也有一点经验,下面,我浅谈一下自己的体会。

向学生讲真相,要循序渐進(当然,在社会上讲真相更要讲究效率)。古语说;“亲其师信其道”。我尽量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凭借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和常人教师的较强知识技能(这一定和我前世愿望有关),我总能很快受到学生的欢迎,获得他们的信任和尊敬,在这个基础上,我再开始讲真相,劝“三退”,一般效果都不错。

利用课本内容作切入点,破除无神论及邪党崇拜。比如,由课本中对“圣诞节”、“复活节”的解释,延伸到耶稣传道、受难,人类败坏及末日审判,由“夜半钟声到客船”中“钟声”的蕴意延伸到释迦牟尼佛的传法及对末法时期的预言,由韩愈诗中“谏迎佛骨”事件的解说延伸到舍利子及肉身不败等现象,逐步破除无神论,由课本中毛诗、江文延伸到这些魔头的虚伪、凶残,邪党的腐败,由反映“文革”黑暗的作品、延伸到邪党历史及“六四”屠城,破除邪党文化,都能获得学生的认同。

利用课余或自习时间讲故事、讲历史,让学生明白人类的真正来源,人生的真正意义,人类将来的归宿等,启发学生认真思考,做出明智的选择。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觉得利用预言是一个很有效的办法。一段段历史预言不仅涵盖了一个个生动的故事,而且能启迪学生明白人是神造的,人类的历史是被安排的,也更能让学生确信中国当前状况真正原因及意义。我在讲历史故事时,主要以邵雍的《梅花诗》为主,辅助以其它预言,如《启示录》、《推背图》、《烧饼歌》及佛教中预言等,学生很乐意听,很容易接受。

在讲真相过程中,还要注意安全和方法问题。开始,我因没有经验,对安全重视不够,劝“三退”时没有向学生强调注意事项,致使有的学生向家长劝退时被家长误解,给学校打电话扬言要举报我。我只好另找学校谋职,给自己及讲真相工作都带来不利影响。后来,我吸取教训,一般以第三人称讲真相,特别是“法轮功”问题。在劝“三退”中向学生强调要理智,不要提到自己的老师等。在方法方面,我也比较注意,在即将讲到“法轮功”问题真相时,我有时先给学生讲一个小寓言:我从一处宅院路过发现院内房顶升起浓烟,显然是失火了,我该怎么办?学生都会说,進去救火;我又问,可是院门锁上了,怎么办?学生有的说应砸门進去,有的说应翻墙進去;我又问,我進去后发现房门紧锁,窗户紧闭,怎么办?学生说应踹门而入、破窗而入,救火要紧;我又问,我進去后发现床上有人昏睡,怎么办?学生会说应喊醒他,拖出他,救人要紧!这时,我就说,请大家记住这个故事,我会用到它,我会像你们说的那样救人,关键在于我破门后,你肯不肯出来。这样一来,能深深打动学生的心,随后理解“三退”的意义,效果很不错。

以上只是我的一点粗浅认识,而面对更多不是由我带课的学生,我经常想,他们怎么办?我能怎么做?这个邪党恶魔毒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啊!而我做的又太少太少了!而且,法正人间在即,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离师父的要求、离大法的要求又差的太远,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也愧对自己的史前大愿呀!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