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讲真相 进京证实法——一位女教师的正法经历


【明慧网2002年12月9日】我生于1951年,99年6月(即4.25之后)得法。神奇的是:我几十年的气管炎、心脏病、腿疼病仅炼功几个月时间就不翼而飞,我很激动,修炼更加努力了。7.20以后,没有了炼功点,我就在家炼功,在学校闲暇照样学法。

一、坦荡正法路

师尊《理性》经文发表后,我在一位精进同修的带动下,溶入了伟大的正法洪流中。搞喷漆、写标语,一忙有时就是一个通宵。我所在镇的大街小巷及楼道布满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等真相标语。一天晚上,我和一位同修做真相,在亮如白昼的月光下,被我的一个学生看见了。此事渐渐被传开了,同志们及学生们大多都知道了。我想知道就知道,我是在做最神圣的事。是在救度众生,我依然做正法之事。

我在学校任现金工作,一次教育办现金同志把8000元现金的帐,错理在了我的帐上,我如数还给了她。她很激动,同时校领导也很赞成我,并表扬我说:“你没有白炼法轮功。”当天晚上学校要请我吃饭、教育办那同志买了一个毛毯要送给我,都被我谢绝了,我向在场的校领导们洪法:“大法弟子应该这样做。”我利用给同志们开工资的方便条件,向他们讲真相、发传单。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我想只跟同志们讲还远不够,还应当跟学生们讲。我教九个班的思想品德课。我决定把思想品德课堂变成洪扬大法的课堂,我并且提前备了课,在课堂上我开口对学生们讲:“同学们,当今社会道德下滑,有的人骗人,没有善念。电视、报纸对法轮功的宣传是栽赃陷害,全是谎言。法轮功讲真、善、忍。真,就是要做真事,说真话,不欺骗,不说谎,做了错事不掩盖;善,就是要有慈悲心,不欺负人,同情人,帮助人,乐于助人,多做好事;忍,就是面临困难时,在受到屈辱时,要想得开,挺得住,不怨不恨,不记不报,能吃苦中之苦,能忍常人难忍之事。希望同学们按真、善、忍去做,都做好孩子,真正的让老师放心、家长放心,将来都拥有美好的未来。”

同学们都听得很认真,很入心。有的还提出问题。问:“老师,电视说法轮功杀人、自焚是真的吗?”“是假的,”我回答。我说:“李老师在书中告诉弟子,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自焚、杀人等报道是恶人导演的,是对法轮功的污蔑,大家千万不要上当受骗。法轮功是普度众生、救人的。大家要记住法轮功好,真善忍好。”我望着一张张纯净的小脸,都洋溢着纯净的善,我很欣慰,这么多天真的孩子有望了。

八个班级的300多人都知道了真善忍,当轮到第九个班级课的当天,因恶人举报,校领导撤消了我教课的资格,让我去门卫工作。这样一来,我接触的人更多了,同志、学生及家长,有机会我就和来我这里的人洪法,见到校领导我仍然给他洪法。最后他终于明白了,对我说:“看来法轮功是真挺好,等我退休后也研究研究法轮功。”今年4月,学校换了新领导。又有恶徒举报我,新领导为保自己的官职,给我上报了。那天上午他放我离岗回家,下午又给我叫回了学校。其实这天上午镇党委专为我立了个会,研究迫害方案。下午县“610”头目,县教育局,镇“610”头目,镇公安分局出动了全部警力,来到了学校,一见着阵势,我知道凶多吉少,我转念又一想,我是一个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我一直发着正念,他们把我从大屋调到小屋,公安分局长开始审我,无论他问什么,我都不言不语,最后他无奈的说:“今天能说服我,我就放你。”

“那好吧。”我说:“你知道什么叫助纣为虐吗?四人帮上台时,首都民兵打人提职提薪,上光荣榜。四人帮倒台时,他们都上审判台了,成了四人帮的替罪羊,这就是助纣为虐。”局长立时涨红了脸,原形毕露,气势汹汹地说:“你不用嘴硬,先给你拘留半个月,然后送马三家子教养院。”我回答:“你说了不算。我师父早就说了,人都想自己说了算,但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我出去一趟。”局长随口说着出了屋。随后我女儿进来了哭着劝我写保证,这是邪恶之徒安排让我女儿劝我。我女儿不一会儿哭成了泪人,我递给她一条毛巾后,发着正念,举步跨出屋门,直奔学校大门口,正巧有一辆“神牛”三轮摩托停在门外,我上了车,车在中途又上来一个男孩,我就和他讲大法真相。男孩听懂了频频向我点头,我想又一个众生有救了。从此我开始了流离失所。

时隔不久,我县电视台宣传说,法轮功和ⅩⅩ党争夺青少年,无非是我在课堂上向学生讲大法真相引发出来的造假新闻。可见正与邪真是水火不相容啊!后来我见到了家人,他们告诉我,我离校那天,三辆警车翻遍了整个镇,搅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局长指着鼻子骂他的下属:“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没看住,真废物!”警察们在我家蹲坑,在我娘家蹲坑,无论怎么蹲,亦枉费了心机。

一次,我在公交大客上遇到了我校的新领导,他表现得很热情,我毫无顾忌地过去和他交谈起来。我想正法的机会来了,车上几十名乘客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我开始讲真相,越讲音越高,让一车人都听见。我的念一发,全车人鸦雀无声,有的仔细地听、有的目光投向我。最后校的新领导还是觉得我不可思议,我真为他迷得太深了而怜悯。但是我觉得,车上的有缘人一定会得到救度。

二、北京正法之行

我流离在外,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很快又加入了正法的行列中,和同修们一起正法。我觉得做的不够,去年我就想去天安门,特别是世界11国的同修来北京天安门正法,我很是振奋,外国同修能来北京天安门正法,我是本国的不是更应该去吗?当时有常人心没放下,没去成,现在我把自己真正地交给了大法,我去北京的机会来了。2002年4月17日,我把想法和一同修谈了,她很支持我,送给我一个横幅,并援助我300元钱。

4月18日我准备乘后半夜的火车进京,前半夜我住进了旅馆。店主问我:“有身份证吗?”神奇的是她后来没有要。我悟到这是师父帮了我。我和同一房间的两个旅伴洪法、讲真相,她们听后,向我要书,都想学。我把手中的“明慧”材料送给了她们,我告诉她们说:“只要你们有这颗心,师父不会落下有缘人,以后一定会有机会看到书。”

19日凌晨2点30分,我顺利地乘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中午11点,我顺利地到达了天安门。我来到了金水桥的右边,见金水桥周围的警车一辆接一辆,全副武装的警察排着队走着正步,那阵势如临大敌。我开始发正念,发完后,我打开真善忍横幅,立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正完法,离开了天安门。来到了北京站等车,买完票,我坐了下来捧起《北美巡回讲法》看了起来,看着看着,突然有个人撞了我一下,我一瞧这人把我的鞋子用棍子挑到了一边,无奈我收起书去捡鞋,这时一群巡逻警察正好走到了我跟前。我悟到这是师父的又一次呵护我。

20日早晨我平安返回,那一同修见到我回来,万分高兴。她对我说:“我知道你很顺利,我打坐时看见了你在天安门打开真善忍横幅,师父给你下上了罩。”她又对我说,我18日走后,有几位同修得知我去北京正法,她们一同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我感谢同修们的大力相助。此次北京正法之行,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强大正念下,顺利地去、顺利地回,我深深体会到:去北京正法很简单,不敢去是人心在障碍着,其实一切都是在师父有序安排之中,只要心纯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三、“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师尊《网在收》一诗写道:“暴恶几时狂 秋风已见凉 烂鬼心胆寒 末日看绝望”。不久前,我所在的县城是风雨满城、邪恶猖狂,一时间我成了爆炸性的新闻人物。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在街上,我和一个同志邂逅相遇,交谈片刻就分了手。次日中午,一同修特地来告诉我说:“昨天你碰到的那个老师,和你分开后就报了警,当时没找到你,今天教育局下来了不少人,拿着你的照片抓你。公安局也下来了,不少人抓你,你千万别出屋,一定要多保重。”听后我没在意。紧接着同修们一个接一个地陆续来看我,又都劝我马上离开,说这里不安全。有的说,邪恶知道我住的位置,应赶快撤出去。我一直心没动,“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不能走,让邪恶走,我要近距离发正念,这是很难得的。同修们又告诉我警车把楼前楼后都围上了,警察在各路口都下了卡子,我走近窗前向远处眺望,果真有警车停在那里,大车、小车,楼前、楼后均有,同修们一一告辞后,我立掌发正念,学法、炼功、发正念天天没有间断。7天后,警察全部走了。可见近距离发正念威力无比。“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我没有动,最终邪恶走了。通过这件事我深刻地体悟到: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邪恶是钻不了空子的,邪恶一定会被化掉的,真是“一正压百邪”呀!

同修们,精进吧!我们是正法弟子,师尊时时都在呵护着我们,我们只要多学法,圆融好法,大法定会显神威。同时我们也一定能够“圆满随师还”。

个人肤浅认识,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