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广东三水劳教所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8月26日】我是1998年6月得法的,修炼有八年时间了。原来我不懂得什么是气功、什么是修炼。听说炼功能祛病,我就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進入大法的门。刚去的第一天就只炼功,当时还没有书,晚上听同修们读法,一个多月后才请回一本《转法轮》。当把这本宝书读完后,我就放不下了,去到那里书带到那里,早晚都到炼功点炼功,下半夜三点就起床,四点钟出去炼功,天天坚持,不论是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从不间断,一年很快过去了。

1999年7月,江流氓集团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破坏了我们的炼功环境。没有炼功点了,我就在家里自己炼。过年一段时间,我想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要我们开创的修炼形式,不能被它破坏,要维护这个环境,恢复我们的炼功点。我就一个人到以前的集体炼功点炼功,炼功点离家较远,骑自行车都要半小时。我胆子较小,怕心重,在途中心中发慌,心跳不停。到了炼功点,听到风吹的树枝沙沙响心里也怕,池塘水响也怕,坐那怕前怕后,炼功静不下来。但是尽管这样我也都坚持,大约一个月左右,附近的同修也逐渐走出来,最多时有一天早上有五个人炼功了。这时当局恶人就来抓人,我们五个学员被抓到派出所,后被押送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回来我还继续出去炼功,恶人又到家里抓我。到2000年的时候,我就想着要去北京上访,那时我对法理解还不深,就抱着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和维护大法的心走出去了,当时的认识还认为走出去肯定会被抓的,但也不顾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能回家了,被当局抓去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和洗脑班受尽折磨。虽然我遭受严重迫害,但我并没有向邪恶低头,不放弃修炼,对大法的坚定坚如磐石。在劳教所等邪恶场所我全盘否定其安排,不配合邪恶,它叫干什么都不配合,连调“班”、调“大队”都不配合,各种邪恶安排的活动都不参加,不穿劳教服,不戴劳教牌,不看也不听邪恶放的毒宣传,整天背法,以法为师,邪恶的东西也钻不到我的头脑,就这样最后我从邪恶的黑窝里突破出来了。

广东三水那个黑窝里有四个“大队”(注:本文中所谓的“大队”都是邪恶的大队,大法弟子不能承认)。四个队我都被关進去过,“二大队”是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我记的当时没有人敢在里面炼功,只有我一个。后来就把我转到“四大队”了。我想不是谁给我炼,而是靠自己正念去开创环境的,正如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环境》),我是亲身体会到了。在里面如果怕邪恶、怕苦,就不敢炼。那时我就是不怕,越打我越要炼。这是大法的威力,我才有这样的胆量。当时我是这样悟的:只要坚定,邪恶不让学法、不让炼功,我就一定要学法、一定要炼功,这就是维护法、证实法。

在“四大队”我克服了重重困难,战胜了邪恶,开创了修炼环境,真的是堂堂正正的炼功了。上午炼功,下午学法。2000年7月20日那天,因7.20是邪恶开始迫害大法的难忘的一天,我要维护大法,我从三楼跑下一楼,闯進房间拉着一位同修冲出大门,在门前广场炼功,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我又抄了很多经文及《转法轮》的其中两讲内容转送给其他同修。这种宽松环境持续了九个月的时间,因我做事不小心,学法被坏人举报。恶警来搜书,因看管我的人提前告知我,我早就把书藏好,恶人搜不着,它们就把我转到“三大队”。

“三大队”是专关押吸毒犯的。那些人员在恶警的控制下更邪恶,我一進门就搜查,把我的衣服全部扔到地上,我把大法书抱在身上,恶警吓唬我放下,我就是不放,大法书比我的生命更宝贵,我要保护。恶警就叫几个吸毒人员来抢,它们人多,书被抢走了。当时我就开始绝食抗议。没有书我就大声背法,在新的地方又要开创炼功环境。我一摆房就坐在床铺上盘腿打坐。恶警就过来打骂,把我的衣服都扒烂了。它们六个人一起都搬不动我的脚,累的满头大汗,喘着大气。后来它们把我推倒了,才搬动了我的脚。到两个人看管时,我又盘腿,它们动不了我,于是当天就不管我盘腿了,但还是不给炼功。我一定要炼!炼动功时,我把手伸出,它按下,我就从另一边伸出,我觉的炼功就是与魔在搏斗。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中两条狼狗咬我的手,我惊醒了。我悟到就是这两个吸毒人员行恶,后来它们在干扰我炼功时把我的手打成一块块黑的。我天天炼,它们没办法,就让我炼一套。一个多月后又要转“一大队”。

听说要转回“一大队”我心里有点高兴,“一大队”可以炼功,那里的工作人员有很多人对大法有正面的了解。我在那里被关过,曾经开创了炼功环境,但也是遭受了多少魔难才开创的。我想现在要天天炼,看管我的人看见了也不管。有一个狱警看见我在炼静功,她假装不懂,就问别人,她是不是炼功?别人说是的。她也不说什么,只说你有一封信你去拿吧。然后我跟她去拿信,她对我说“你与我配合一下好不好,我去到你就不要炼了。”我说不行,并向她讲真相……。在这种环境又过了两个月。

“一大队”和“二大队”两个楼是对着的,在这边炼功那边能看到,“二大队”有邪悟者看到我炼功,就举报我,结果又把我转回邪恶的“二大队”,在那里我受到更严重的迫害。一直到2004年初,邪恶“转化”不了我,才放我回家,因为当地恶人对在劳教所未转化的人又要骚扰。我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现在我在一处地方帮人做家务,女主人开始对我很好。后来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态度马上变了,经常骂我,经常要加班工作,甚至一天工作十三个小时,还说我干不好,骂我为了看书炼功没做好工作等等。女主人本来就是受了邪党的宣传毒害,反对大法,又叫我不要炼功。我跟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骂我是反革命,声称要叫人抓我去坐牢。我心想,我是师父的弟子,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我的使命,邪恶不配考验,我要否定她说的这一切。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操控着她在干扰。她千方百计的安排很多工作让我做,故意让我错过所有四个全球正点发正念的时间。比如叫我早上六时开始干活,中午十二时又叫我去送饭,不让我发正念。我觉的也不能这样承受,就通过她丈夫提出抗议:这样的上班时间不合理。

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在这复杂的环境中,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人家骂我,我基本上能做到忍了,但有时还是不行。有时心里还是不平衡,为什么这样对我?到现在这一关我还没过好,请同修帮助指出,共同精進,整体提高。

虽然这样,由于同修们的帮助,我现在基本上有了一个好的修炼环境,能够堂堂正正的炼功学法和发正念。但离师父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这些年我所走过的路,风风雨雨,很不容易,因此我要珍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