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对“情”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我是九七年退休后在同年的九月有缘走入大法的。回忆我的修炼经历,讲起来很惭愧。因我走了很大的弯路,实在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

今年阴历七月上旬,我的一个老年亲戚(同修)来我家,她在我家玩了三天就要回去,说要回家供老伴。她老伴去世几年了,我们家乡有阴历七月半供祖先的风俗。她执意要走,我只好让她回去。我想丧偶的老年同修在这方面总是放心不下。从这件事中联想到我自己,才使我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情。

九八年阴历七月,我老伴去世后,在外做生意的二儿及儿媳,怕我一人在家,就把我接到广东,在那给他们做饭、送饭。同时我自己学法炼功也勤,又注意修心性,所以身体上的病全好了。身体上的变化很大,感觉一身轻,真是走路生风,人也年轻许多。

九九年,在老伴去世的周年快到的时候,我的执著心出来了。因老伴是在大儿子家去世的,我就想在老伴去世满周年收灵时,把他的遗像和主盒拿回放到自己的家里。我想自己家的房子是他生前和我一起集资建的,他只住了两年就去世了,同时他在生时建房后的两年,家里经济很紧,那时小儿子正上大学,也要钱,还欠了账。所以他没吃什么好的,也没穿什么好的。他死后把他的遗像放在家里是应该的,就天天想要回家办这事,学法炼功也放松了。一睡觉就看见他,还跟我说话,我醒来后全身冰冷发抖。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自心生魔还有其它情况:看见过世亲人干扰,哭哭啼啼,叫你做这个事、那个事,什么事都出现。”真是这样。

那时我糊涂了,就在广东买了香和纸钱供他,并求他保护家里的人。我一回来,就直奔大儿子家把老伴的遗像和主盒拿回家里。之后白天看到这些遗像之类的东西感到吓人,晚上睡觉就梦见他,又有色魔干扰,总也摆不脱他。其实我在去拿他遗像之前,我大弟媳就说过冷灵放到家里不好。可我不悟,执著要去拿。

由于自己的执著心造成自己身处魔难之中,做事一错再错。那时正逢邪恶开始对大法的迫害。看到电视上烧大法书,用坦克压炼功带,我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就对着师父的法像说:为什么要毁大法书?这是不是师父安排的?如果是的话就请师父现法身给弟子明示。在梦中就真的看到师父穿西装的形象,醒来后就认为是师父安排的。心想以后没有大法书怎么办?我就把《转法轮》中“我们法轮大法炼的是什么呀?我们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炼,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这两句话反复背诵,认为记住这两句话就行了。我把墙上贴的师父法像,大法书都收到箱子里。当夜房间墙壁及顶棚发出砰砰的响声,我很怕。

结果第二天派出所的三个便衣警察来到我家,要我交出大法书,当时我心里糊里糊涂的想,交就交吧,就打开了箱子把大法书、炼功带及师父的法像全都交给了邪恶,还在他们的登记表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已向明慧网写了严正声明)。其中一警察问我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竟说不知道。

他们走后,我没有了大法书,就象失去了魂似的,坐卧不安。于是就到同修那借了一本《转法轮》看,自己对着师父书里的照片哭:我做错了事,请师父重重处罚。之后把借来的《转法轮》还给了同修,自己马上赶到侄儿家(同修),幸好在那再请到了大法书。

但我在那里还执著要去老家供老伴。那时我的舌头都枯了,人象要死了一样,便对侄儿说:“我死了没有钱用,告诉你表兄弟(我儿子)把我火化简单的安葬就是了。”侄儿听了我这话就说我:“这是执著心,你还去供什么?”被侄儿这么一说,我想是不应该去供他了,就说:“不去供他了,自己都这样了,还去供什么。”话刚说完,嘴里就有津液了。这是师父借侄儿的嘴又一次点化我。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我的一个一岁零三个月大的孙子总要看他爷爷的遗像,后得了白血病夭折了,一家人很痛心。这时我身体很不好,就象老伴生前身上的病都铺在我身上一样,甚至感到自己的形象动作都象他似的,很难受。我这时产生了放弃修炼的念头。就在产生这念头的当晚睡觉时,刚躺下,闭上眼睛似睡非睡时一个强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不炼功就会死。”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直接点化我。这样我仍旧坚持修炼,但精進不起来。有时自己想,到底是怎么搞的呢?为什么修来修去成了这样了?

到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师父的新经文下来了。师父说“如果有人由于常人的执著心不去、招来变化成我形象的邪恶生命顺其执著心而叫其如何做从而破坏法,此人就处在极其危险之中了,如果不醒悟,将成为破坏法的鬼。”(《排除干扰》)

我学了之后恍然大悟,原来是我常人的执著心没去,招来了邪恶生命,破坏了大法,多危险啊,害自己也害了家人。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我读到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的“既然旧的恶势力非要给我们清除他们的机会,那就好好利用它。”这段法时,我想我家里的这些不好的东西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干扰我修炼,我也应该正念清除。那时师父已经告诉弟子发正念了。我意识到了,就开始发正念清除并请师父加持。我就把老伴的遗像、主盒,他生前穿的衣服及他个人用品全部清除了。以后一个人在家不怕了。但有时还有些干扰,我知道这只是把表面的物质清除了,而在另外空间的魔还没有清除掉。那时才开始发正念,自己的正念还不强,发正念的次数也不多。

到了二零零二年看了《明慧周刊》上同修们这方面的修炼体会,慢慢的我也知道怎么做了。特别是二零零四年在一次学习新经文《扫除》中的“邪恶处 有阴霾”(《洪吟(二)》)诗句时,看到这行字是雪白的光照着,字迹看的格外清楚。这是字背后的佛道神点给我看的,意思是要我加强正念除魔。从那以后我发正念次数增多了,按照师父发正念的要领做,正念也强了。并在正念里加了清除干扰我的色魔这一念,后来又在一天晚上睡觉醒来时脑子里出现这样一句话: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的事我都不做。我认为这句话很对,就把这句话也加到正念里,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色魔的干扰了。

回想起这些事,我感到很痛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能走到今天,是师父慈悲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一路点化,为我承受了很多很多。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热情帮助!

今天我把这个根本执著彻底挖出来了,去掉它,是在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曝光邪恶,净化自己的身体。在今后的修炼路上一定要走好走正自己的每一步,努力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修好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文化不高,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