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放下“蓝绿情结” 机会将逝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目前,台湾社会表面的“动乱”,从法理上理解,其实就是台湾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今年二月,台湾同修转达了师父的话,要我们台湾大法弟子放下对政党的执著。今年五月,加拿大法会期间,师父又特别为台湾的各地区辅导员讲了一次法,也是提醒着台湾大法弟子要修去政党的执著。而今年九月,台湾同修又再次带回了师父的话,表示台湾学员的“蓝绿问题”还非常严重!

面对再次的重槌,这次我真的惊醒了!原本也知道对任何政党不该有任何执著,但是自己的内心隐隐约约就是讨厌与邪党走的近的政党,而对大法较友好的政党则内心比较喜欢。所以前两次,同修转达了师父要告知台湾学员的法,自己没有深思,只是知道要去掉,但是并没有去真正把它挖掉,而是一种人为式的去压制它,不让这个执著心起作用。但事实上,并没有真正的面对它,并将它真正的挖除。

这次,我决心将它彻底挖根铲除。但问题来了,我到底是怎样的心才会有这样的好恶之心呢?我在向内找,后来我发现是我对政党或政党人物的最后那份认同感,即使不是强烈的,只有一丝的,但是这一丝丝的隐隐约约的认同他、维护他,这就是迟迟去不掉,还想最大限度的保留着它的最大因素。

为了不直接涉及到具体的人名,我把泛蓝的相关主席通称为蓝主席,把泛绿的各界领导通称为绿领导。

其实对于蓝主席,我有讨厌的,也有比较认同的。对于某些绿领导也有认同的,但也不是所有泛绿的政治人物都认同。其实都是取决于因为他们曾经对大法的态度。而就因为他们曾经的态度,我的内心就偏向了他们,会维护起他们来了,忘记了他们是众生的一员,我们是修炼中的大法弟子。台湾的常人社会中存在着蓝绿之争,那么如果大法弟子介入,大法弟子偏蓝就很可能会把绿色一边的众生推向反面,偏绿就会把蓝色一边的众生推向反面,让他们无法得到救度。这难道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吗?不是和我们的历史使命相反吗?

其实我觉得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了。一旦心偏向了某个政党或某个政党人物时,其实就是人情在起作用了,那都不是修炼者的正念,所以才称作“政党情结”。正法中,情救不了世人,反而会毁掉人,包括修炼人。

这个“政党情结”必须修去。想一想,我为什么要认同蓝主席,我为什么要认同绿领导呢?是,他们曾经是讲过了对大法的好话,但那也表示他们明白了真相,我们只能对他们为自己生命摆放未来而感到高兴。但别忘了,他们还是常人,他们的思想都还是常人的思想,他们在常人中搞政治或者做什么,那都是他们的常人生活。大法弟子不应该干涉与涉入常人事务,我们应该人在世间,心在世外,专心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

我何必去认同那些政治人物、心里倾向他们呢?说来说去,原来还是没有把法摆在第一位嘛!

我决定把这个情结挖掉。师父在《精進要旨》<挖根>一文中说:“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是,我要与人决裂,但这不是与表面这个政党人物决裂,而是自己心中的那份人心决裂。

当然,我这里不谈这些政党有什么历史安排原因,或学员自己与哪些政党有哪些历史渊源因素。因为就如同即使某个弟子与某些宗教有历史渊源关系,也不可能认同目前宗教所讲的也能修炼。所以这些事情我们都暂时不去管他,就是按照大法告诉我们的去修、去做。

大法救人、度人,不分社会年龄、性别、社会地位、民族、党派,我们为什么要人为的区分呢?常人无论属于哪个政党,都是众生的一员,都是我们要尽力救度的对象。无论他加入了哪个政党,国民党、民進党、共和党、民主党,共产恶党,等等,只要能救,我们就要尽力去救,不能见死不救,更不能因为自己个人的执著,而把众生推向反面,否则等于无意中配合了旧势力,干扰了师父正法救人。我们台湾学员如果再不放下这种偏执蓝绿的人心的执著,台湾的大好形势难免恶化。台湾乱,只能让共产恶党高兴,等于帮了中共的忙,这决不是我们大法弟子想要的,所以我们必须清醒,不要一错再错,历史的机缘不会一直有。

个人认识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