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呵护下一路走来

【明慧网2006年7月15日】

一.莲花初放 不畏邪

7.20时,我刚得法不久,在公司任副职。一段时间,员工都在议论法轮功的事。

我虽得法较晚,但我认定师父好、法好!当时我倒是没害怕,可把领导吓坏啦,领导找我谈话说:你对法轮功的态度,使员工议论纷纷,都已经反映到我这儿来了,我已经三天都没睡好觉了,你把书交给我吧,今后不要再炼了。我说这大法书我不能交给你,这功有多好,你从我身上又不是没看到,再说,你让我把书交给你,你要是看可以,你要是销毁我不能给你,因为这对你不好。他说:你没看一看现在形势这么严峻,如果出什么事你就完了,再说你也要为家庭和孩子想一想。我说:首先谢谢您的关心,但是,我现在学的可是高德大法,里边讲的全是怎样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国家禁止本身就是错的,再说我学这部法本身也是有福份的,身体也没病了,心胸也开朗了,而且工作起来精力更充沛,你放心吧。你现在也不要跟着说什么,到最后看吧,肯定要有说法。

过后我反思,此事的发生是由于人们受媒体宣传的蒙骗和诬陷,另一方面对大法不是很了解。我是大法弟子,维护大法是我的神圣的职责,于是我不再把大法书、经文、《洪吟》等等这些大法书锁進抽斗,而是摆放在办公桌上。

不论上上下下,凡是到我办公室的人,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或给他们读师父的法,或者谁愿意自己看的也行,任你去看,看一看到底师父讲的法和大法弟子好不好,看一看大法哪里错了,看一看和电视报纸宣传的一样不一样。就这样,很多人都明白了真象,有人还得了法。

正如师父所讲 “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转法轮》)由于自己周围的环境得以归正,所以在这七年中,我是比较平稳的在师父加持下走到了今天,并且办起了家庭资料点。一直运转到现在。

二.师恩浩荡

2001年6月中旬,单位组织去黄山旅游,本来我不想参与,后来上司指定我带队,是最后一批。我想那就利用此机会来证实法吧,我就开始每天大量的学法背法。到了出发那天,天老在下雨,有人对我说:“天气不好,等等吧,万一出什么事,谁负责任啊?”我当时只想:我是大法弟子,而且随队的还有一位大法弟子,没有什么能难倒我们,就带队坐车出发,车还没出市区雨就停了,给全车人带来了此次出行一路顺风的吉祥如意之兆。

到达目地地,稍事休息,开始爬山到各个景点尽兴游赏。每到一个景点,该观赏的时候、照像的时候,阴云密布的天空马上就放晴,就出太阳。每当从这个景点到另一景点的路上,就阴天或下着毛毛细雨,不热,又不凉,天公真是象变戏法似的,一直游玩了五、六个景点都是这样,大家都感到非常离奇。

日落前,我们都汇聚到了光明顶去看日落,了解了当时的情况,预告当天看日落的能见度只有百分之二十,明天看日出的能见度只有百分之四十,当地导游说:“一般能见度达到百分之六十以上,才能看到日出、日落,而且这个月份来黄山旅游看日出、日落的概率本来就很少,今天就别想了!”

即使这样我们大部份队员都不死心,我抬头看看日落的地方,乌云滚滚,太阳很艰难的时而闪出一下,我心想,既然我们来了,就让我们看看吧,结果奇迹出现了,只见夕阳在缓缓的下落,周围也没了乌云。更神奇的是,太阳跳出乌云后,我一下看到从太阳中飞出几块方方的东西,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一条石板路,上边好象还有图案,这时,从太阳里面抬出一个大椅子,接着又闪出一个穿红袍子的人,坐在太阳外边的路上,太神奇了。我当时哎、哎了两下,因同事们大都知我炼法轮功,就问我看到了什么,我笑了笑说:天机不可泄露。接着又看到了云海,在第二天早上大家又如愿的看到了日出。当地的导游感到不可思议的说:“当导游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这种现象,真是神奇!”

下山后,司机听了我们这一队的奇遇,直叫后悔,你们咋那么有福啊,要知道我也上去了。因司机跟第一队来时,一直下着中到大雨,光安全都照顾不过来,第一队的领队下山后,都不会走路了。第二队一出门就是大太阳,热的个个爬不了山,只有乘索道上下山,那领队在山上就走不成路了,结果花了150元钱被抬了下来。而且两领队均为中年男士。而我们这一队,一个柔弱的女领队(因得法前体弱多病,给别人留下的印象),队员中还有几个年龄大的,体弱多病的,上下山却没有一个乘索道的,就连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而且还有血压高,心绞痛病的老队员带的药都没吃一粒,一个二百来斤体重的小伙子也都坚持下来了,而且还帮他的老师背着很重的行囊。

临出行前,前两队同事给我开玩笑说:看看到时怎样把你给抬回来,结果我们却一个个精神焕发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真是出乎他们的想象。

此时同事们都感觉与我一起出行非常如意且超常,就觉的我炼的法轮功非同一般。我就告诉他们这就是法轮功的玄奥与超常之处。我师父说:“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转法轮》)因为我们法轮功就是正法修炼,所以我身上就带有这种能量,我们此行如意且超常,都是受大法之福。

在此次旅行途中,我一直牢记自己是修炼人,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时处处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以大法修炼人的慈悲善待每一位同事。同事晕车,我就站起来让她躺下,脱下外套给她盖上;到了驻地,先安排好同事的住处,自己再休息;爬山时,自己背的水不喝,留给队员;司机走夜路,我就坐在前面招呼,以免司机打瞌睡。使自己一下和这些同事的距离拉的很近。

不是证实自己,而是证实法,因我们在常人中的言行代表着法。师父给安排这么好的机会和条件让我来证实法,还派了天兵天将一路来看护着我们(因另一同修看到山路两边林立着好多威武的天神)就是要我在此行中,救度这些有缘人,所以我不能虚度此行。

回来后,同事纷纷议论,说我对他们年轻人就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因他们和我女儿年龄差不多),我就利用这些有利条件和他们讲真相,有一老同事郑重的向我双手合十,并说:“老总,我真的相信,我相信大法的神奇,美好,请您帮我找一本书吧。”而且一直不太赞成我炼法轮功的上司也说,今天我可算服你了,这功这么好,有机会我也炼。

此给我在单位洪法讲真相开辟了良好的环境。这真是,师恩浩荡,福泽众生。

三.一次去怕心的经历

在迫害初期,在铺天盖地的打压下,有时我心不太稳,怕心时有露出。

有一天我正在家里听师父讲法时,听到门铃响,就去开门,来的是一同修,见面就说:我被警察抓啦,趁他们不注意我跑出来了。我赶快把她让進屋里,安慰着她说:不怕,你今天就住这吧。她又接着说:今天我也来考验考验你。我当时心一惊,心想:这是什么话,我不要这考验,心虽这么想,但这时我的怕心却油然而生,再也按捺不住,发了一夜的正念,折腾了一夜,也没有把这个怕心压下去。

第二天,我双手合十,跪在师父的法像前,默默的叫着师父,跟师父说:“师父啊,您教我按照真善忍做人,我现在跟您坦白了说,我确实有怕心,排不掉,压不住,可是我知道这宇宙中有个理,想要什么,自己说了算。现在这个怕心我就不想要它,不承认它,坚决不承认它!您也没有给我安排这样的考验,我也不要这样的考验。”就这一念,顿觉心中轻松了许多,同时在师父的加持下,又给同修安排了一个安全的去处。同修走后,我马上又加入了证实法讲真相的洪流中去了。

四.师尊呵护、有惊无险

2002年由于我所在单位转包给个人,我就回机关工作。一开始,由于工作岗位一时没安排好,我就暂时在家休息,心想,这一下可有时间学法了,这样在家呆到第三天时,我悟到不对劲了。“作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况下就是要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从而维护大法。”(《精進要旨(二)·建议》)我呆在家里算什么,我要马上上班,就这一念,第二天领导就给安排了岗位,但是没有具体工作,我想这不正好有精力讲真相吗,从此我就在办公室利用工作之便开始用真善忍法理给同事们讲真相。

一天主管这处室的领导找我谈话,我就给他讲真相,当时还有两位同事也在场,由于当时心态不正,凭我在单位的威信,想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肯定听,结果反而被他们举报。他们直接告到机关一把手和610办公室那儿,一把手当时就说:直接送省610吧。

我知道后,就马上发正念否定这一切!还有好多知道此事的同修也帮我发正念。我当时想,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按照师父说的做,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我是正法弟子我怕什么,应该是邪恶害怕! 我来这是师父安排的,是为捍卫大法救度众生而来,谁也不能动我一根汗毛!想到这些我心中非常平静。正如师父所讲:“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

第二天,事情就有了转机,一处长找我谈话,说:大姐,你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说:你叫我大姐,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就推心置腹的给你说说:现在人类道德都败坏了,好坏都分不清了,都找不到自己了,而且从上到下都败坏了,谁都治不了了,而我师父传的这宇宙大法真、善,忍,就是个标尺,是分清一切好坏善恶的标准,只有他才能归正这败坏的一切。而这宇宙包括万事万物,其中也包括你、我、他。如果真、善、忍你都不承认了,你也就不能存在这宇宙中了,那么你也就没有未来了,是要被淘汰的。这就是人不治天治!我炼法轮功也就是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回归自己先天善良的本性。你可得听我一句话,头脑中千万不能装有法轮大法不好的念头。而且凡是法轮功的事你千万不要管,免的日后遭报。他听后说:看来你从中还真学不少东西,看来这法轮功还真不错。又说:不过我就是咱单位610办公室主任,实话给你说吧,这事已经压下去了,班子开了会,不许任何人再提此事。不过领导还惦着这事,你过去给他说一声,我们也好有个交待。

我回办公室后,就请师父加持,开始发正念,下午一上班就去找他,一進门我就说:让领导为我操心了。他抬头看到我就说,没有事,给你安排个具体工作,接管机关集中采供。这真出乎我意料,这可是肥缺呀,常人削尖脑袋往里钻呢?但是,“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转法轮》)我想,我有使命,我一个正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才是第一位的。这工作这么忙,把我时间都占去了,不行!

结果我也没有答复此事,而那举报我的恶人却从此见我就躲,为什么,因为这部门正是举报我那恶人口中的一块肥肉。同时恶人因举报我还得了场大病,这真是“一举”两不得。使我从中深刻体会到“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而作为一个炼功人是没有敌人的,我见到此人还和往常一样,我和他爱人也很熟,她爱人也是个病秧子,所以我每次见她都给她讲真相。有一次她跟我说,她爱人说她干啥都不行,(指她炼法轮功只炼了几天)你看人家(指我)现在身体多好,看来,通过此事他对法轮功的态度也有所改变。

而单位知道我炼法轮功后,不象当常人时在单位想上那个部门,挖门子盗洞还去不了,现在直接就安排好,找上门来了,我不管他们是什么动机,只要我有证实法的环境,有学法的时间就行。

因为我发正念不许繁忙的工作占用我太多时间,所以我又被安排到原单位,而工资由机关照发,算派过去的。可那承包人不但不好意思用我,而又每月给我发些补助,但都被我一一拒绝,我牢记着师父的教诲,始终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求世间任何得失,把三件事放在第一位。

2003年我歇完公休假又回机关,被安排到档案室上班,我想不管到哪里都是我师父的安排,哪个环境里都有我要救度的众生。

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头几天上班要熟悉工作,所以只有吃过中午饭后,我才有时间看书,可是一吃过中午饭,就有几位同事来打牌或闲聊。我想这可不行,这环境一定要归正!所以我就开始发正念,我一发正念,她们就开始瞌睡,不到5分钟,就都睡着了。我就开始学法,后来她们说,咋回事啊,你一闭眼我们就瞌睡?后来我想,不能光让她们睡觉,得让她们明白真相。师父说:“用正念哪,你觉得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正念一出,就来了机会。

机会之一:一天,一位同事一進我们办公室就唉声叹气,说自己不想吃饭,同事开玩笑说,你想成仙哪,他说我想修道。这时我就说,你想修道,“道家修炼真、善、忍,重点修了真。所以道家讲修真养性,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点落在真上去修。”(《转法轮》)你能做到哪一条?他一听就说:“原来修道也这么不容易呀,第一条我都做不到,我看谁都做不到。”我说法轮功就能做到,不但要做到道家讲的真,还要做到佛家讲的那个善,还要做到忍。这就是我师父在《转法轮》里给我们讲的理念,不光这些,还要做一个无私无我,完全为他人着想,为别人活着的人。他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呀,旁边一同事说,不好,都那么多人炼啦。我说就是。

机会之二:一同事说昨天晚上看了一本书,你们不知道写的多好!书名叫《老子》我一听,就接上说:老子是两千五百年前,下来传道的,当时他看到了人间的险恶就写下这五千言,匆匆向西而去。他写下的这五千言叫《道德经》。来约束人类道德下滑,引领人们回归正道。她一下就愣住了说,你怎么说的这么深奥?我说因为我每天看的就是宇宙大法,就是这本《转法轮》,里面没有空白,什么都能说清,我师父也曾在讲法中讲到过有关老子的一些情况。我师父也是看到现在人类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一切都在败坏,人人都面临被淘汰的危险,发大慈悲才来传法度人的,其理念就是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一切。而每次人们面临劫难时,都有高层次的神下世传法度人,你信他就能得救,你不信那就随着历史的过去而淘汰。由于信法轮功的太多了,中共就害怕了,它就开始取缔、镇压、造谣、诬陷。法轮功讲的是真善忍,而它们讲的是假、恶、暴,所以在真善忍面前,那假、恶、暴站不住脚,它害怕。她说原来如此,怨不得我爱人说,现在搞法轮功就象文革、六四、其实就是在搞运动。那具体有什么方法可以免遭淘汰呢,我告诉她说,诚心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就可以了。

机会之三:听懂真相的小燕子

有一天早上我走進办公室,就听到天花板上边有动静,我找了找也没发现是什么东西,也就不再理会它了。

中午下班后,吃过饭,我又回办公室开始学法,一会来了三个同事,坐下闲谈。我有意想给她们洪法讲真相,就开始对着她们发正念。这时就听她们其中一人说:听说个事,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在到处杀人,说是杀多少人,就能圆满,多可怕!我说:这是胡说,又是对法轮功的栽赃诬陷,你们千万不要相信,你们来听一听我们书中是怎么写的,师父是怎样讲的吧。我就拿起《转法轮》给她们读第七讲杀生问题,“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转法轮》)她们听后都明白了,消去了她们对大法的误解,就围绕着这个杀生的问题议论开了。这个说我不杀生,那个说我也不敢杀,在家都是别人做。

这时,天花板上又开始有动静,而且响声越来越大。我就站起来对着上面说,你到底是个啥呀,让我看一看。这时,从天花板的墙角处露出一个象小鸟一样的头,而且还勾着头转动着,让我看。我看了看,也分辨不出是什么,就对着它说,你光露个头,我也看不出你是个啥?它又在上边扑扑腾腾的转动身子。一会又伸出一支小翅膀。我说,还是看不出来,你既然能伸出头和翅膀,你就能下来,你下来吧。话音都没落,它从上边一下飞落在地板上!

天那!原来是一只小燕子,它一点也不害怕,倒把我们给吓了一跳。这时,一个听明白真相的同事赶紧对着小燕子说:“您不要害怕啊,不要动,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都不杀生。”接着喊了一个男同事把它抓起来,放在手背上,它真的一动也不动,望着我们。我们打开窗子,让同事把手伸出窗外,小燕子拍拍双翅飞走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法中讲的“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 (《转法轮》)真是千真万确。这小燕子在听了佛法和我们的议论后,知道我们都很善良,不会伤害它,才敢下来。

这样,经过我不失时机的给我周围的人讲真相,很快我周围的环境就被正过来了,不管是上班或是其它时间,我们可以堂堂正正的谈论法轮功,我很快和我周围的同事也相处的很溶洽。后来她们说:你托谁進的这个部门呀,你知道有多少人往这个地方拱,谁谁谁还托了省里的领导,也没有来成,都说这儿不缺人。我说炼法轮功的不搞这一套,而这一切不正当的东西,在我们修炼中是要归正的。要问我托谁進的这个部门,我托我师父,托大法的福!

本来这些经历我并没有想要写出来,就是水平有限,写的东西老是觉的词不达意,但是看了230期明慧周刊后我明白了,这也是证实法、圆容法的需要。

但是在写这篇文章时,干扰也很大,写了删、删了写,那些干扰老是说:哎呀、别写啦,正法進程都走到这一步了,而且这些事又那么平平常常,要写就写现在吧。和同修交流后,同修就鼓励我一定要写出来,那些不好的东西就是不想让你写。

后来在学法中看到师尊有这么一段法,一直在我耳边回响“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我下决心要把我这些经历写出来,我的这些修炼经历来源于大法,就应该用于证实大法,圆容大法。因已过去几年了,凭记忆就写这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