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机缘为法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尊好!同修好!

我是来自山东的一名年轻大法弟子,九六年喜得大法,至今已有将近十年的时间。回顾十年修炼路,我感慨万千。我曾经走过弯路,摔过跟头,但是慈悲的师父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我,给我一次次从新做好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有苦有甜,有教训,有经验,有割舍执著、心性提高过关时的苦,也有心性升华后的轻松,溶于法中的自在,以及证实大法中众生得救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但是感受最深的是慈悲的师父无时不在的看护、点化,为了我们每个弟子的提高所耗尽的心血。下面就将我的一点心得体会向伟大的师父作一下汇报。

1、万古机缘为法来

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中记述的看似神奇的得法经历,我也想把自己的经历记录下来。记得在我还很小的时候,现在回忆起来,当时大概只有三、四个月大的时候,爸妈因为上班太忙,将我独自一人留在家中。那时还很幼小的我躺在床上,好奇的看着外面的世界,突然我的大脑中出现了思维,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清晰的思想:“我是从高层空间经过层层转生辗转来到人间。这是我人间的家,这里有我的父母。我是带有使命来的。”

这种清晰的思想似乎充满了我整个身体。现在想来,那一定是师父有意打开我的记忆,让我在非常年幼的时候就明白今生来在人间的意义,不被世间幻象所迷。后来在上学期间,在大脑中不同时期就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去学大法吧,大法已经开传。这是回家的唯一的路等。可见,师父在我得法之前,就一直在我身边看护着我,点悟着我,引领我最终走進大法的修炼。

这是师父何等的苦心!当我走在今天证实法的路上有时懈怠,放松自己时,我时常想起自己得法前的这段过程。看似我们得法的过程都很偶然,然而在我们还不知道或已经能够感受到的相当久远的历史时期之前,就在为今天我们成为大法弟子,成为帮众生得救的生命在奠定着一切。我们真的就是肩负着那么大的历史的使命,真的就是层层转生来到人间,随师正法而来。如果我们现在做不好,真的也是对不起生生世世都在为今天得法而吃尽苦的自己,更愧对救度我们的最伟大的师父。

2、因情入魔窟 法中去情慈悲生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过程中,“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路》)。每个人的根本执著不同。在当今这个道德急速下滑的社会,人类的任何环境都不再是纯净的了。

在工作环境中,网络上,大街上等各种环境中,我们随时都会接触到那些充满色情的肮脏的东西。我们都知道对于将要成就未来光焰无际的伟大觉者的大法弟子来讲,就要从这个环境中超脱出去,不被其所动、所污染。当然对于走在证实法的路上的精進的大法弟子来说,这个问题可能早已放淡了。对于年轻弟子来说,可能都有自己去掉色欲、情的体悟。然而,直到现在,我们还痛心的看到或听到许多平时看来还比较不错的弟子,因色欲问题而摔跟头。我也曾经因此而遭受迫害,那种刻骨的教训,让我追悔不已!写下我从教训中走过来的过程,也是让大家引以为鉴。按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将我们证实法的路走的更纯正,更稳健。

九九年七月,正当我沉浸在得法后,身心受益,心性提高的巨大的幸福之中时,一场由旧势力操控的江魔头对大法的疯狂迫害从天而降。我们家的灾难也从此开始。先是哥哥因上访被非法判劳教。我们地区有许多辅导员先后相继被绑架。那种恐怖和巨大的压力,直到现在都是记忆犹新。

自师父的《心自明》经文发表后,我们都悟到除坚修大法外,当前最主要的就是向大陆的民众揭露这场迫害,讲清大法的真相,救度众生。我们地区先后成立了几个资料点。我和当时的男友一起承担起一个资料点的工作,主要负责城市周边地区的师父新经文和真相资料的制作。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尽量减少与外界接触的机会,甚至连家里人都不告诉。

刚开始,我们在做资料的同时,每天都要留出学法、交流的时间,并彼此保证:一定要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保证资料点的正常运行。因为开始时经验不足,周围也没有懂技术的同修,完全是靠说明书来学习使用机器,最关键的是,我们忘记了心性的提高才是第一位的,忘记了在历史的今天,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包括我们使用的机器都应该成为我们证实大法的法器。因此经常将大量的时间浪费到维修机器上,而所需的资料又很多,所以只能加班熬夜来做。后来干脆连学法的时间都没有了。然而,大法修炼是何等的严肃和神圣。不学法,没有法来指导我们的修炼,那不成了常人做大法的工作了吗?做得再多,能有威德吗?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吗?

《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讲:“所以无论怎么遭受迫害,在困难的情况下,大家都能够坚持修炼、坚持学法,能够清醒自己。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长期的超负荷的工作,加上当时环境造成的巨大压力,我们都感到身心非常疲惫,甚至都想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但在当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外地还有大量的同修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和资料,救人的事情怎么能拖下去,我们怎能离开?因为不与外界接触,孤独之中,尚未修去的情欲开始表现出来。我俩彼此间好象成了唯一的依靠,虽然没有那种行为,但完全丧失了修炼人的正念和标准,我也非常痛苦的感到我们都在往下滑,……

然而,邪恶对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在虎视眈眈。因为邪恶的旧势力就是要進行所谓的考验,淘汰它认为不合格的生命。当我们有执著时,它们必然要将其幻化、放大、让你的漏洞越来越大,行为越来越不像大法弟子,最终把你拖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师父的心在流血,在替我们着急、承受,甚至还借常人的口点化我们。然而,当我们都意识到的时候都太晚了!我们都被非法判三年劳教,资料点遭破坏,资金、设备、资料损失巨大。我们也遭受了巨大的身心折磨。在劳教所时,因为怕心没去,对情的执著心没有去,在邪恶的欺骗下做了作为大法弟子绝不应做的事。想起来真是让人痛悔不已。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试想当时如果我们都能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扎扎实实去做,完全可以否定旧势力的这种安排,资料点也会长期运转下去。

走过弯路,才知道后悔,真是用血换来的教训呀!当我从新走入大法修炼,我虽然总在尽力的排斥,虽然每天都在努力的学法,然而内心深处却还对那些东西蠢蠢欲动。直到有一天,当我看到师尊《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全宇宙的神都在瞪着眼看着,无量无计的神都在看着这小小的地球,注视着每一个生命的一思一念。他们的眼都不舍得眨一下,不愿错过一瞬间,人的一念都不想放过。在这个期间,我讲这些就是告诉大家,要冷静的、更加明确的知道你们现在在做什么。无论做什么事情,大法弟子都得把证实法放在第一位。”羞愧的泪水不禁潸然而下。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的,荣耀瞬间即逝的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历史机缘中,对于寄予我们无限厚望的众生和慈悲的师父,我怎么还能再被这些人间的假相和虚幻所缠绕,所羁绊?!那是一条失败的路呀!是凝聚了血和泪教训的失败的路。这样下去,必将重蹈覆辙啊。

正念起了!我郑重的对脑子里的那些肮脏的东西说:我要成就伟大的神,做师父的弟子,我怎么能被你们这些低级的肮脏东西所动!就在我说出这些话时,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高大,顶天立地。随之而来的是那些坏东西顷刻间无影无踪了。从那一刻起,我的思想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师父虽然讲过年轻弟子可以结婚的法,我想每个精進的弟子或许也都已明白那只是我们符合常人状态的一种表现吧。走到证实法的今天,对于色欲、情的执著已经是应该彻底、完全放干净,而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觉的难以割舍,这已经是没有任何理由再继续拖下去了。

回顾我在这个过程中,刚开始的时候觉的难,实际上是用人的思想去磨,就象过去寺院中的和尚“强制的让你失去常人中的这颗心,从物质利益上不让你得到,从而让你失。” (《转法轮》)那只是从表面形式上排斥。后来我彻底分清那并不是真我,而是后天的观念,是障碍我前進的执著,是我要彻底放弃的。然后我用大法不断充实、洗净自己,不断坚定自己的决心,每个阶段都用大法去破开每一层次的障碍世人的情的迷或幻象,遇到类似的东西,我都不断坚定的用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不断的排斥,不断的识破,最终完全走过来。那种完全脱离开情的束缚后得到的生命真正在大法中升华解脱后的玄妙和殊胜不是用人间的语言所能表述的。就感到那种物质已经非常的淡,非常的淡。我想可能是与低层境界脱离了,情的物质已经动不了我了。我的心中充满了巨大的慈悲,我觉的自己已不在情中,我不会陷在那一切中,不再为其所累。

正如师尊在《转法轮》中所讲的 :“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当跳出情,我却得到更珍贵、更高尚的东西。真正溶在慈悲的美好境界之中。正如师父讲的:“破迷在高处”(《洪吟》)。通过这一过程,我也更加坚信师父所讲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是千真万确的。那是生命升华提高至圆满境界的真正的路。也正是“修炼中去人心虽苦,道路是神圣的。”(《乌克兰法会》)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只有倒掉脏东西才能升华的法理。

3、堂堂正正证实法 慈悲救众生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已经成为我们的艰巨的历史使命和份内的责任。然而,在这条路上,我时时感到修炼的艰辛,人心的难去。刚刚从新走入修炼后,我主要是向居民区散发真相资料。经历了将近三年的劳教折磨,我的心灵受到巨大的伤害。走出去,最大的障碍就是怕心。恶警们歇斯底里的叫骂声,鬼魅般的行径似乎如影随形的跟着我。

我非常羡慕那些在证实法路上做的好的同修。她们正念正行的事迹时时激励着我。在几年过程中,我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只是按照我所能悟到的尽我的最大努力去做。

回忆起自我颤巍巍的将第一份资料发出,到今天能够自如的随处散发,期间几乎每一次我都要下很大的决心,严格的按照师父所要求的保证每天静心学法、发正念,然后才能完成我对自己所规定的。因为我们证实法的事情是非常严肃的,绝不能像常人一样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去做。否则也根本起不到救度世人的作用。

我真切的感受到每一次外出做真相在另外空间都是正与邪的大战。当我怯懦时,当我用多学点法充实正念当借口来掩盖怕心时,当我被求安逸之心所带动时,师父的话语就象洪钟一样响彻耳边:“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

是啊!我们要有坚不可摧的正念!我们要成就未来的伟大的神,怎么能怕邪恶呢?怎么能因为怕心而挡住前進的路!本来就是因为怕心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怎么能一错再错,继续沿着邪恶安排的路走下去呢?虽然我感到千难万难,那种怕的物质时时存在,但我坚信师父讲的,师父要我们做的一定是千真万确的,这条路就是要这样走!我一次次放下自我,一次次冲破怕心和各种障碍,一次次用法理坚定自己,突破一次,就感到怕心被师父消掉一些,而且越来越弱,现在几乎已经完全没有了。当今天再去发资料,就象去亲戚家串门似的那么自然、超脱。

记得有一次,我准备好真相资料,准备到我们小区的公安局宿舍去散发。随之,各种邪恶干扰因素,怕心等演化出来各种假相。先是给我的感觉就是只要去,就会被抓,而后身心从未感到的疲惫和困倦,似乎一头栽到床上就永远不会再起来了。我慢慢静下心来,好象已经修成的那面问自己:我是师父的弟子,去救人对不对?当然对!我的行为有没有不够理智,不注意安全?当然没有!那为什么不去?!我从座位上一跃而起,马上开始发正念。刚开始时,坏物质还在干扰我的大脑:今天太累了,改天再去吧!我不为其所动,继续发。慢慢的,脑中灰蒙蒙的物质消退了(转化了)。我的大脑特别的清醒。我的身体变得非常的高大,就象师父讲的那样顶天立地。我的心中充满慈悲,似乎我就是神,我的神的力量就足以铲除邪恶,救度生命。那一次做的过程中是异常顺利。

确实在修炼中是用人念还是用神的正念,做事情产生的效果是不同的。我体悟到当我们遇到困难时,绝不能顺着人的执著、观念去动念,而掩盖我们应该去掉的人心和应该走的路。要时时坚定大法,坚信师父,当我们真能达到在那一层次,那一境界中的修炼人的标准时,师父一定就会开启我们的智慧,指给我们前進的路,那时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随着《九评》的问世,正法進程進入了新的阶段。我们都悟到不仅要让世人知道大法真相,还应该大面积的传播《九评》。更重要的是要让世人退出曾经入过的邪党组织。师父和大法对我们的要求确实是更高了。

因为我生来性格就比较内向,少言寡语,加上在求学期间的名利争斗,使我很自卑,自暴自弃,甚至悲观厌世。然而这就成了摆在证实法路上的一大关。一向与熟人交谈都比较腼腆的我,怎么开口去与陌生人讲话啊?刚开始时,我也试着与别人讲《九评》,讲三退。但是有时讲了一个多小时,对方还是一脸的茫然和疑惑。这大大挫伤了我的自信心,那种自卑念头笼罩着我。看到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别人都做得那么好,我心里更是自卑。我痛苦的问自己:这难道就是我修炼近十年的修炼状态吗?

看着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经文中有这样一段话:“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我的泪不停的流。

对!自卑,自暴自弃,那不是后天观念吗?说到底不还是为私。是否就是旧宇宙在坏灭时期所造就的物质呢?那并不是真我呀!试想一个伟大的神能是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信心,唯唯诺诺的吗?回想师父无论在国内讲法还是国外讲法时,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永远是纯正、威严、无量的智慧。虽然我们不能与师父相比,但是我是师父的弟子,是大法造就、更新的生命。大法所赋予我们的一切都是开天辟地最好的。那么我不应该表现出大法修炼者所特有的纯正、慈悲、为坚持真理的无畏和无私吗?

悟到这些后,虽然突破了一些,但劝退效果还是不太理想。我曾经哭过,但我从没有放弃过每一次的努力。我知道无论道路多么艰难,我最终一定会做好。

一次看似偶然的经历,使我彻底明白了我的症结所在。我发现原来在劝退过程中,虽然我也在讲《九评》,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然而我的心里却总是担心他们会不会接受,掺杂着各种怕心、顾虑心、疑心。而后当对方不接受时又被他们带动,开始怨天尤人,失去救人的信心。虽然师父曾经讲过有些人已经不可救,但是他们还是不能与那些已完全没有了人性良知的恶警相类比的。原来一切都是我的心和不正的念头所造成的。换句话说,我动的人念根本就不能解体世人背后的邪恶操控因素,人是救不了人的。

同时我又明白了坚信的另一层法理。当我自卑彷徨时,当我被人心带动时,其实根本上是对大法、对师父不坚定。我们只是肉身去做而已,其实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洪大法力的如意再现。“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 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还讲:“天要变,谁也挡不住。”(《美国首都法会》)这是何等的气魄!一切早已在师父的掌握之中,谁又能逃的出去呢?!

师父讲:“有的学员哪,在讲清真相中也经常碰到那些个不听的、不接受的、甚至于反对的。大家不能够因为一个人的反对就使你的心里受到挫折、使你失去救度众生的勇气。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热烈鼓掌)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常人中坏人的一句话算什么?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历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因为我们要清楚,人类社会和这个宇宙中的生命啊,已经有不能够救度的了,甚至于有许多已经不能够听真相了。你们在讲清真相中会碰到这样的人,你要清楚、要理智,我们是在救度那些能救度的。”(《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是啊!坚如磐石,金刚不破!我们今天修炼的是宇宙大法,是造就一切生命的根本大法。大法对任何生命都是最美好的,传给世人都是对他们最大的慈悲。相反,颠倒黑白、善恶,几年来残酷迫害大法的邪党才是罪大恶极,罪不可赦。是当今被中共洗脑的中国人混淆了是非的概念,失掉了善恶衡量的标准。今天师父要我们做的,就是用大法所开启给我们的智慧,用大法所赋予我们的慈悲、善念去拨开迷雾,驱散众生心灵上的污浊,唤醒他们的良知,在大劫难的危难来临之前给他们指明逃生的路,是选择光明和美好,还是陪同恶党直至毁灭,这取决于世人的一念,更取决于我们救人的心态。 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而我怎么能被操控世人的坏思想進而干扰的假相所带动,从而失去救人的正念呢?

当我明白了这一切,我的心中充满了慈悲。“救人就要一救到底”的念特别强。修炼的路上就是充满了神奇和玄妙。当我法理上明确了,当我的心归正了,形势随之马上发生了变化。

当我心怀正念,慈悲、坦荡的去给曾经教过我的老师、同事、卖瓜果的果农、菜农、路边修车的去讲真相、去劝退。他们都非常高兴的接受了大法真相,而且退出邪党组织。虽然过程中,也有人有疑惑,但我不被其所动,不断发正念清理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并心态祥和,坚定的告知他们大法真相。

记得有一次,我与几位卖水果的阿姨交谈着,那种感觉就象一家人一样,我没有一点的怕和顾虑,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间隔,我们是那么的容洽。淳朴善良的中国农村老百姓其实是邪党统治下最受苦难的人,而且他们都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很容易就接受了大法真相。可以看出我打出的强大的正念的力量和话中的善已经深深的打动了他们。他们静静的听着,不停的点头赞同。当我把手中的真相资料递给他们时,他们激动而似乎有些贪婪的互相传看着,甚至连封页上的标题都读出声来。在回家的路上,我的眼泪总也控制不住的哗哗的流。生命得救了,生命觉醒了,他们的未来真的是有希望了!

是啊!师父讲今天世上的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经过那么漫长而久远的历史,众生苦苦等待的就是今天的这一刻。在正法進程突飞猛進的今天,当邪恶已被大法的威力彻底铲除所剩无几,世人都慢慢觉醒的时候,如果我们这些大法弟子还不能放下自我,走出来救度这些被蒙蔽的无辜可贵的生命,当大劫难真正降临的时候,我们问心有愧啊!我们将无颜去面对师父和那些对我们寄予无限期望的生命啊!

当我放下心里所有的包袱,我感到肩上的责任更大了。我也真正明白什么才是对生命真正的负责。我更能体会到师父讲的大海是佛的一滴眼泪的那种洪大的慈悲境界。

当然,我做的还很不够,与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太远。然而我心中的路宽阔而明朗,我还要更加努力的广传真相,劝退众生,真正兑现我的史前大愿。最近时常从我心底浮起一句话:我们能成为主佛的弟子真是太幸福了,也是太幸运了。同修们,大家都要珍惜啊!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