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训:色欲之心不去是很危险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我在流离失所期间被邪恶的国安特务绑架,后将我非法劳教。自被绑架之日起,我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迫害。恶人们对我進行了灌食、灌药的摧残。我不承认迫害,深知师父没有对我做这样的安排,是自身有漏被旧势力黑手与邪灵抓住了把柄,才落入魔窟。

在劳教所里,我每天坚持背法、发正念,同时按照师父说的找自己的人心。找来找去,我吃惊地发现,昔日自以为“坚修大法”、“金刚不动”、“修的还可以”的我,在向内找、实修方面做的如此之差!如:证实自我的求名之心、干事心、争斗心、特殊的常人之心、对时间执著的心、对亲情执著的心、还有对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存有仇恨之心等等。对找到的这些执著心,我坚定地正念清除它。师父说:“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自己能感觉到这些执著心越来越淡、越来越弱。因在当时特殊环境下,师父让我有个状态:就是在找到某个执著心、正念清除它时,能感到它集中在头部的某一部位激烈的反抗,在清理一段时间后(有时一颗心要清理它十几个小时),有的逐步减弱直至消失;有的顺着后脑勺部位一点一点的下来,最后消失……。

被非法关押半年后的一天,在师父的点化下,我突然发现自己还存在着一颗被忽视了的色欲之心。我发现后,马上双盘结印清除它。这时,这个色欲之魔激烈地反抗,使我感受到自己这颗肮脏的心竟是如此之大,我有些愕然。我想起了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的一段话:“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的太凶、太厉害啦。连这点事情都不能自拔,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样严酷环境下看你还咋样。是不是太安逸了才这样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没有给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安排。”难道我是师父说得那种被旧势力“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的人吗?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我又没干过那种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之事啊!自己发自内心地不愿“认帐”。

一直以来,自己觉得在男女关系问题上是很严谨的,自懂事后从未与其他异性乱来过。修炼了以后,在夫妻生活方面都比修炼前淡了许多,自认为符合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看淡它”的要求。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下来后,我还为自己不是让师父痛心的那种“干着连‘人’字都不够的事”的人而庆幸了一段时间;再加上平时经常听到同修夸自己很“正”,近几年周围同修中出现了几起男女关系的事情,有的同修还拉着我一块去与当事人交流,……于是,我就想当然地认为:肮脏的色欲之心对我而言已不算回事了,这方面修得差不多了,就是有一点,最后圆满的时候,师父也能给炸掉的。所以,在魔窟里向内找了半年,却把它给忽视了。可一旦觉察到后,没想到它是如此之重!这是咋回事?我就向深找,慢慢地自己有些明了。

从根上说,人来到世间,色欲这个东西作为人生命的一部份,被注入了体内。除小孩之外,可以说这颗心几乎每个人都有,只是强弱程度不同而已。我出生在60年代的农村,从小就感到精神空虚,所以就爱看书,从书中寻找精神寄托。只要能弄得到,什么书都看,尤其是对小说之类更是爱不释手,几部“名著”看了好几遍。这样有利有弊,我在接受着古老的传统文化、用“仁义礼智信”塑造自己比较正面人生观的同时,也接触了一些色情之类等不好的东西,这些都在我大脑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对有些书中露骨的两性描写,开始时我很厌恶,潜意识中知道不能看,但又觉得好不容易弄到手,再加上少年特有的好奇心驱使,就看了。那时的大脑几乎就是一张白纸,可想而知那东西对我的污染是多么厉害,以至于在以后的若干年我还时常想起那本书,……那时这种“业”就在我大脑中深深地扎下了根。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可避免的又接触了一些色情的东西。师父说“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转法轮》)在当今世风日下的末世浊流中,这种肮脏的观念不仅得不到清洗、净化,而且是更加固化了它,这种“思想业力”更厉害了。师父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形成的观念,会阻碍着、控制着你的一生。”“这个业力是在前几年一个什么状态下,什么道德标准状态下形成的,那么,它就用这样的标准衡量事物。如果这个东西形成多了,那么,人的一生都会受它左右。”(《转法轮》(卷二)“佛性”)几十年中,思想时常被它严重干扰,有时几乎被它左右,但只因还有较强的道德良心约束,再加上自己生性忠厚老实,才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就在“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危急时刻,万幸自己遇到了罕世之宝――法轮大法,从此走上了一条美好的回归之路。自修炼后,思想中那些污浊的东西不断被“真善忍”大法荡涤着。但是,由于自己平时没有真正把握到修炼的实质,没有深刻领悟师父讲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转法轮》)、大法修炼重在修心的法理内涵,修炼十多年来,过多的注重了修炼的表面与形式。很多时候只是停留在言行上去顺应“真善忍”的要求,而不是在一思一念上去真正同化大法,就是思想中那个念头一出来时没能用大法对照其去与留。时常做不到遇到矛盾向内找,有时向内找往往也只是“找”了一个表面,或者是为了“找”给别人看。就是遇到了冲击心肺的事,基本上只是做到了表面上的“忍”住不吱声,而更多的时候却没有私下真正的再深一步向内找一找:“这是冲着我的什么心来的?”“我什么执著引起这事?”别人看来,我遇事忍得住,修得不错,岂不知心性很差。师父说:“人把做事当作了修炼,人把维护宗教的形式当作修炼。其实神根本就不看重这些,只看重人心的提高,那才是真正的提高”(《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在近几年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自己的干事心很强,常常把这方面误作为“精進状态”,掩盖了在大法工作中暴露出来、应去掉的执著。

长期以来,由于对自己这颗隐藏很深的色欲执著没有下功夫去实修、去正念清除,甚至还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这颗心修的差不多了。正如师父说的:“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的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得冠冕堂皇,而在你心灵的深处你还保守着、固守着自己不放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行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在悟到这些后,真有那种捶胸顿足的后悔感。便更加集中精力正念清除这个肮脏的色欲恶魔。那两天除了被恶人拖出去灌食之外,我就坚持十几个小时双盘发正念,不断的清除它、清除它,坐不住了我就躺下继续发,我也请求师尊加持我……我感觉到它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就在第三天上午,劳教所突然将我拉到医院查体,在各项指标与上次查体基本一样,甚至有两项指标比上一次还低的情况下,医生却说我“很危险”,当天下午我以“所外就医”的形式就回到了家中。真是“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啊!

回家后学习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对师父讲的:“我说旧势力的干扰,你们想没想过?这也是这种牵制的因素啊!旧势力、旧的宇宙把什么东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间的不检点,这个东西看的最重。”这段话体会的更深。师父用“最重”这个词来告诉我们修掉“色欲之心”的重要。我不再象以前理解的旧势力只是“抓住在男女之间的不检点的大法学员不放”,而是只要色欲没有放得下的同修现在都很危险,当然它的迫害方式是不同的。

其实修掉“色欲之心”的基本与重要,师父在《转法轮》中已经讲得很明白:“在历史上或在高层空间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这个东西很主要的,所以我们真得把这些东西看淡。”师父还说:“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得下。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作为真修的大法弟子,谁都不怀疑正法已是到了最后的最后,那么这颗色欲之心是否做到了“完全放得下”。自己体会到,真正放下了、去掉了它之后,真是另一番境界。遇到能勾起色欲的东西几乎是视而不见,心如止水。我们夫妻都修炼,从劳教所回家后与妻子同床共枕几个月,不仅从没有那种事,真是连碰一碰对方的想法都没有。我俩有时也交流这些事,有一次与妻子说:“到了现在,真修的正法弟子都把自己当神看。如果两个神在一起还干那种事,师父与天上的众神看到后会是什么想法?”妻子很快也认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肃性。现在我们夫妻间确实有了那种超然的自在、和谐。

当然,对于配偶是常人的同修,情况确实复杂。师父告诉我们:“你没有动念,你也不会动这种念,他也想不起来。”(《转法轮》)如果对方在客观因素的诱惑下想起来了,作为我们大法弟子而言,个人认为不管行为上如何,自己的内心都要修到、达到“心不动”。如果现在还自欺欺人地用“要符合常人状态”来放纵色欲之心,或认为自己并没有过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忽视它、不主动清除这颗肮脏的心,那是很危险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