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清醒 防范邪恶打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在目前正法形势越来越好的情况下,邪恶的干扰、迫害变的更隐蔽,用特务打入大法弟子内部来干扰、迫害,变成了一个很主要的手段。特务不外两种人:一、冒充大法弟子的,或者假充新学员。二、原来修过大法,后走向反面的邪悟者。他们听命于国安、六一零,造成破坏。他们能够得逞往往是钻了大法弟子善良,或是不修口,或是显示心的空子。下面写出我们的一段经历,希望对同修们有个借鉴作用。

二零零六年三月的一天早上,我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对方要到我家来一趟,并说他是谁。很快我想起了此人,在二零零一年去北京证实法时,我与同修甲曾与此人在一起关过一天,此后数年从来没有联系过。九点半左右,此人又打来电话,说他已到了我厂某个位置,叫我去接他。放下电话后,我正在迟疑,恰好同修甲推门来了,于是我们决定去看看。

在花园门口,我们看到了他,他一眼便认出甲,喊出了甲的名字。出于直觉我没有将他带到家里,于是我们便在花园交谈起来。几句话后我便警觉起来,他讲出的话没有一句在法上,尽是一些邪悟的东西,我便边发正念边将他往厂区外面带。在家属区外的一个铁路站边,我们又扯了二十多分钟,他一边散布邪悟的东西,一边还打听一些有关经文之类的事情。我和甲要回来吃午饭,他又跟在后面还不愿离去,我反过身去告诉他,不要在外边跑,并让他自己好好在家看书学法,他才勉强离开。

回到家门口,我遇到了同修乙,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要他多注意。刚吃完午饭,乙来找我,说有个人找到他家里去了,事情是这样的:乙吃完饭后,便在床上看书,那个人在乙家楼下找到乙的父亲,自称是乙的同学,并跟着乙的父亲進了乙家。由于我事先已经给乙打了招呼,乙便反问那人:“我怎么不认识你呀?”那人红着脸说是同修甲介绍来的。由于乙的父亲对甲一直有看法 ,一听是甲介绍来的,马上将那人赶出了家门。那人离去时,乙在阳台上看到,在那人身后二十米左右一直有个穿黑皮夹克的人跟着。如果说那人与我和甲有过一面之交,而与乙却是从来不相识,他又是怎么知道乙的姓名?又怎么能找到乙的父亲和住址?是谁给他提供的信息呢?甲也没有介绍他到乙家去呀,他为什么要讲这样的假话呢?一个多月后,此人又打来电话干扰过一次。

二零零六年六月,同修甲出事不久的一天,我又接到一个电话,是丙打来的。丙与我也有五年不曾来往过,但是对于丙的情况我却是非常了解。丙邪悟后彻底走向反面,進了其它什么教,常纠集一些邪悟的在家中聚会,搞的家中乌七八糟,周围的群众称它为“庙王”。有许多同修给丙送经文,丙反过来打听经文是哪来的,然后再去向六一零、派出所汇报。此次打来电话,丙先问甲的情况,并约我在某处见面,我挂断了电话。十月份一天正午十二点,我正在发正念,丙又打来电话,又约我见面。

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偶然的。邪恶采用特务打入内部的方法,在我市其它地区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而我们单位修大法的人多,邪悟的没有,真相不断,《九评》不断,邪恶一直未能查出资料来源,被邪恶视为重点。此次邪恶想将这招用在我们这儿,这是一个原因。

但为什么总是打电话给我呢?表面的原因是我与他们认识,更主要的原因,我发现是我的显示心。每次听到有同修们上了特务的当,我心里总是在想,要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我决不会上当。有这样的思想在,就被钻了空子。现在想来,只有学好法,放下一切心,保持理智,才能走正修炼路。

粗浅认识,希望能对同修们有点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