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 我找到生命的真正意义(译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George Stamm,一九四六年出生于美国东北部的费城,大学毕业后曾在海岸卫队预备役部队服役。在一九六九年,我遇到现在的妻子,并于第二年结婚。我们有三个儿子,我们一家人都住在圣地亚哥北边的Carlsbad。大儿子和他的妻子、女儿就住在离我家很近的地方,二儿子和他的妻子就住在七英里之外,小儿子今年十九岁,跟我们夫妇住在一起。我们一家人互相之间关系很亲密。我过的很好,好象不需要什么更好的生活方式了。可是这些东西都象“如幻泡影”,我在一生中一直在寻找和渴求着真理和生命的真正意义:

“我们从何处而来?”
“我们为什么生于世间?”
“宇宙的意义何在?”
“人类和整个的生命群体将向何处去?”

我知道这样的问题只有神佛才能解答,只有从法中才能得到答案。但是得法之路却蜿蜒曲折,需要坚韧的毅力才能达到终点。

一九六九年我遇到我太太时,我的前程一片光明。但在那时我就在寻求这些有关生命的问题的答案。一九六九年我成了基督徒,并反复阅读了很多遍圣经。我虽然从中得到许多启示,同时又觉的基督教的教义不够完整,发现有很多问题没有彻底说清。我只有继续阅读圣经。后来我成为一名“长老”。长老相当于其他教会中的牧师或神父。作为长老,我的职责包括在各种聚会上進行咨询、讲经、答疑等。

一九九四年我决定辞去“长老”职位,在基督教之外去寻找答案。虽然我不再是“正式”的基督徒,但我知道自己有一定的根基。如果自己以后还想上天国的话,就必须用一个很高的道德标准来要求自己。我一直坚持着寻找和祈祷,但是得法的机缘尚未成熟。

一九九四年,我的大儿子结婚搬了出去,二儿子和小儿子还跟我们住在一起。小儿子当时还小,妻子又忙于生意,所以唯一能够和我交谈的就是二儿子。我们就好象知心朋友一样,可以互相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我们经常一起谈论宗教、哲学和真理方面的话题,一聊就聊到半夜。在这一阶段,二儿子开始热衷学习中国文化和传统武术。我虽然不太懂他为什么对这些东西如此着迷,但也不反对,只是有些好奇。当时我没有意识到,二儿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求在我们的得法之路中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样又是几年过去了,我们还是过着常人的生活。

二零零三年我和二儿子仍在搜索,但是他已经走在了前面,他不断的光顾当地的图书馆和书店,希望从中找到真理。一天晚上,他在一家大书店里得到一本改变了他一生的书━《转法轮》。他花了两天时间把这本书仔细看完。他在书的最后发现了法轮大法的网址和一个联系电话。他很快就和当地的学员联系上了。很快他听说纽约有一个法会。他得知师父有可能会去讲法,所以他就去了,那是二零零四年底的纽约国际法会。

二儿子在亲耳聆听师尊讲法五个多小时之后,他激动的马上从纽约给我们打电话,恨不得马上赶回来跟我们分享他这次去纽约的经历,以及他为什么选择修炼大法。但是我还是迟疑不决;不是我不感兴趣,毕竟是我先开始的这个寻求真理之旅;而是当时我还没做好修炼的准备,我还有太多的牵挂和执著,象我的事业、家庭和整个的生活。不过二儿子对我很耐心,一直没有放弃,时常给我打印好明慧网上的文章,又建议我读一下《转法轮》。我慢慢的读了一点,这已经是二零零五年底。

之后二儿子请我们全家去看二零零六年新唐人晚会,我们都很受震撼。几星期后,二儿子又邀请我参加今年二月二十六日在洛杉矶召开的美西国际法会,并建议我在参加法会前读完《转法轮》;但我还是犹豫不决。

美西法会将近,我几乎每天都在读《转法轮》。虽然读第一遍有很多东西不太理解,但我还是被它深深的打动了,感觉自己的思想被提升到自己都想不到的高度。我在法会的前一天晚上读完了《转法轮》。

我一走進法会会场,马上就感觉自己在升华,同时又很祥和。八点五十五分,整个会场突然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微闭双眼,象是在祈祷和冥想。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发正念的情景。

二儿子侧过身来对我说:“爸,我回头再跟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突然觉的我不象是他的父亲,反而象他的孩子(或许在前世就是这样的)。

在上午的几个小时,我听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经验交流,我如饥似渴的通过翻译耳机仔细听着学员们交流的每一个字。下午刚开始就发生了一件让我永世不忘的事:师父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我真的不知道他从哪里出现的。台上发言的学员马上停下来,师父在全体弟子的掌声中走到讲台前开始了几个小时的讲法。师父讲法时我一直前倾着坐在椅子的边上,几个小时过去了也不觉的累,却觉的时间过的很快,象是只有几分钟一样。

虽然我听不懂师父讲的中文,但是通过师父的言谈举止和翻译过来的讲法,我知道我正在见证一件很殊胜的事情,我平生第一次亲眼看见一位神,一位佛,一位万王之王。我的身心在瞬间被提升到不可思议的高度。我有点希望法会一直开下去。法会结束后,我觉的周围所有的人看上去都不一样了,我们像是一个整体。

我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见的,但我知道我找到了毕生在寻找的东西━我找到了法;我甚至有点飘起来的感觉。我终于意识到,困扰了我一辈子的问题的答案就在这里。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回到家后我开始调整自己的生活起居,我必须为法腾出更多地方来。我开始炼功和从新读《转法轮》、《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和明慧的文章。我体悟到更多的法理和修炼的内涵。有师在,有法在,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在《转法轮》中读到了干扰和消业的内容,可那都只是书里写的而已。虽然二儿子提醒我做好消业的准备,但我正在得法之初,兴奋的没有想过其它的事情。然后我就开始消业。

整个五月份我第一次开始消病业,一直持续了几个星期。二儿子给我说明,这是师父安排的去掉黑色物质、净化身体、为修炼大法打基础的过程。我也知道,这就是一个考验;所以我坚持没吃药,也没去看医生。

一天晚上我突然流鼻血,怎么也止不住,而且又黑又稠,象石油原油一样。这在以前从没发生过。我只能用棉花把它堵住。小儿子给二儿子打了电话,两人一起在电话上给我发正念、读《转法轮》,一会儿血就止住了。第二天起床以后又流了一小会儿血,然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接下来整个人感觉很精神。

还有就是我太太对我修炼大法的反应。一天晚上我和小儿子参加学法很晚才回家,太太很不高兴。几天后她跟我提出来自己的不满。她觉的修炼占我的时间太多了,我们结婚三十七年了,现在我好象把她一个人甩在家里一样。我以前经常加班出差不在家,她并不在意。我修炼大法,她觉的是对她和基督教的一种背叛。我知道这又是一个考验。

我跟太太坐下来,跟她解释大法对于我的意义,我一生都在寻求就是这个,这是整个宇宙中最大的事;但同时我也尽量不讲的太高,泄露太多天机,以免把她吓住。

我跟她说,修炼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使我变的多么平静,不再象从前那样骂人,乱发脾气,而且也不喝酒了。我提醒她说,这些都是大法的功劳。这么多年来没有什么能真正的改变我,但是大法改变了我。

同时我也跟她讲明,我不是在“恳求”她同意我修炼,而是在跟她交流,告诉她:我希望参加更多的讲真相活动。我的一生都是在寻找这个东西,现在我找到了。什么都不能让我放弃修炼。但是我会象一个丈夫和朋友那样,无论做什么决定都会提前告诉她。然后我又给她解释“发正念”是怎么回事,发正念时不要打扰我。我也告诉她我会定期参加大组学法,有时会去参加法会,比如这次的旧金山法会。我跟她解释说,我还是她的知己和丈夫,也不用担心我修炼下去会走极端,把她甩在一边不管了。我保证说我会平衡好修炼和家庭之间的关系。同时我也不会逼她学大法;不管她信仰什么,对大法持什么态度,我都不会对她有什么想法,也不会因为她不修大法就对她有什么意见;我只会鼓励她,在她愿意的情况下读一下《转法轮》。

我觉的这是修炼的一部份,就是在修“真”,我不应该遮遮掩掩的,好象做了什么错事似的。

我太太说她理解我的情况,也不会不让我修炼或给我找麻烦,她只想知道一下有关情况。她说她不完全同意,但对大法没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同时也很不喜欢中共邪党在中国的所为。

有意思的是,她让我给她也买了一本《转法轮》,她自己会找时间读。我会把一些修炼交流文章打印好,悄悄放在她的桌子上。我悟到,平衡好这个关系也是修炼的一部份。

我曾经害怕自己会因为修炼大法而抛弃耶稣。现在我悟到,我并没有抛弃他。我记的在一次祈祷时曾听见他对我讲,他只能把我带到这么高。他其实就象一位优秀的大学老师一样,给我指出了通向真理的道路,这条道路将我领到了真正的老师━师父的面前,而师父才带我走上了通向永恒的法的道路。

在正法接近尾声时得法,我知道自己得法的时机多么珍贵。其实我现在还活在世上并能得法,这本身就是个奇迹,这要感谢师尊。师父历经万苦,从大穹层层下走,就是要来救度无量众生,包括我在内,让我们能够返本归真、回归自己的天国世界、实现自己的史前宏愿:助师正法、救度世人。我意识到这法的无比洪大。

我的得法之路已经告一段落,但是通向开悟和圆满的路才刚刚开始,能在这个时期与众多的大法弟子们一起修炼,我感到十分的荣幸。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美西秋季国际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