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九评,促三退”是当前救人很主要的事情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洛杉矶学员,我代表洛杉矶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把我们地区的“传九评,促三退”的情况,向师父、向大家做一个简要汇报和介绍。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中共是恶党邪灵最后的主体,救度中国人就是解体恶党的邪灵。”

在《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就拿‘九评’这个问题来讲,当初发表‘九评’的最主要目地,就是要揭露中共的本质,使一批被中共蒙蔽的世人看清中共、认清中共的邪恶,从而得救。”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纪元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九评的出现是正法形势的变化;传九评,促三退,从而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重大责任,也是师尊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此间过程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较量,大法弟子也在此过程中魔炼的更加理智、智慧、和成熟。

在九评系列社论发表以后的几乎每次法会上,师父都会针对传九评及促三退的问题讲法,尤其是在《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更是用了较多的时间,重点讲了九评发表的重大作用,及劝退党对救度众生的重要性。大法弟子在这一历史时期肩负着传九评、促三退的使命。

学习师父这一系列讲法,深感时间紧迫、形势催人。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这历史的召唤中诞生了,洛杉矶退党服务中心也随机成立,并且跟着正法進程、配合整体形势、协调各项目活动,努力做好“传九评促三退”。

师父要弟子做当前要做的事,那就是以传九评和促三退救度更多众生,这一点,我们一直是明确的,并且一直在坚持做。过程中,也有遇到干扰、和魔难;从以下几点交流:

* 举办声援百万人退党的集会活动是灭邪恶

当三退人数每达到一百万时,我们都会举办声援活动。这些活动是邪恶最害怕的,是在敲响它们灭亡的丧钟。几次活动过后,有同修觉的这是否在走形式,好象每一次都是差不多的形式。我们就此交流。通过交流,同修悟到:大法弟子做的事跟常人是不同的,表面上虽然是差不多的形式,但每做一次,在另外空间就是销毁大量的邪恶,加强正的场,就象我们在领馆前挂横幅、是不会认为天天挂同样的横幅是走形式一样。关键是我们自己怎么认识这件事情,如果认为走形式,那就真的是走形式,因为心不在大法修炼人的状态上,不在救人的心态上,就是走形式了,那就没有灭邪的威力。我认为效果如何不在于什么形式,而是那颗心是否纯净、是慈悲、是否真正为众生好。认识清楚了,每次百万退党集会活动,同修都能积极参加,都能主动配合。

* 怎样把传九评、促三退活动与其它讲真相项目协调安排都做好

传九传、促三退是正法时期现阶段的很重要的事、是全球大法弟子整体的大项目、要持之以恒去做的。但是,证实法项目还很多,过程中,在时间上会有与其它项目重叠的情况;但又不能拖延九评和声援退党的活动,为此,学员有时会感到不知参加哪项工作,而会有迷惑、甚至抱怨。我们就会主动跟其它项目组的同修协调,找到最好的办法,使这项活动顺利开展,不受干扰。

每个讲真相项目都是为了救度众生,目前又都有缺少人手的问题。各个项目协调人认为自己承担的项目很重要,希望学员多参与、多支持;这不能说是错。其实出现时间冲突的情况,多是协调人之间缺乏沟通、和交流。其实,我感到关键的问题不是事情本身的需求,而是大法弟子的状态是否达到大法的要求,是否放弃了各种人心,从整体的角度考虑,如何圆容大法的需要;那么,真能认识到、并有共识时,大家就会互相支持,也不会顾此失彼,这就是法的威力。

比如:在大纪元发表九评一周年时,几个同修商量要和全球同步,做一个庆祝活动,把传九评、促三退再推一下。但是,大组交流时,有其他学员提出参加好莱坞游行的事项、并且要抓紧排练,而当庆祝九评发表一周年的建议提出时,有学员就有了不同意见,选择要做游行排练。当时意见产生了一边倒的现象;想办声援退党活动的学员感到很沮丧,也很着急;觉的这活动很重要,那时刚刚听过去年(零五年)师父在旧金山的讲法,师父说:“……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慈悲,你们最大限度去救度众生,你们要能把人救下一半,师父就真的会为你们高兴!”(《2005年旧金山讲法》)

我们想那就得抓紧救度。可是,当时是少数服从多数;所以协调此活动的学员觉的非常失望,并对极力主张游行排练的学员产生了抱怨:说他没有讨论的余地。我也参与了此次九评活动的协调,冷静下来,我想到师父在近期的讲法中,多次讲有关发生矛盾时,要向内找、找自己的法理。我想:是啊,九评活动是很重要,但是,当强调自己协调的项目重要,而不去考虑别人的时候,那时其实就是站在“自我”的基点上了。找到这颗隐藏很深的执著心,挖出后,我的心境觉的豁然开朗。当天晚上,就有学员建议再讨论一下九评发表一周年活动还是要做,看看怎么举办。

于是几位学员开了个会,大家突然想到,参加游行排练的只是一部份学员啊,还有另一部份学员不就可以参加此活动吗?这位协调的学员想:为什么当时没有想到呢?是被委屈、气愤之情所带动,当时冷静不下来。可见,个人的修炼状态、境界会影响到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情的结果。

于是大家经过一番讨论,决定要办九评一周年活动;同时把心也放下:不管来多少人,我们都认认真真做好。结果,来的学员比预计的多;而游行排练也没影响,照常進行。

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

通过这件事大家明白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点,在讲真相的多个项目中,会有适合自己做的,而且能做多少就尽量做多少。而作为整体,会有一部份人做这个,而一部份人做那个,使各个项目都可以开展,不但不矛盾,还会起互补的作用,因为在整体中;这是一次整体提高的机会。我也因此对师父在<再认识>中讲的此法理有了更深的领悟。

* 根据本地条件采用适合的方式传九评、劝三退

洛杉矶地广人稀的特点,华人居住分散,也没有中心广场。从那时开始,洛杉矶就因地制宜,采取车队讲真相的形式,学员根据车子的大小,在车顶上设计了相配的架子,可以装卸。架子上挂横幅、九评和退党的有关标语。目前我们已经总共有二十多辆这样的车,每当三退人数每达到百万,我们就走出去。挂着横幅的汽车在街道上随车速行驶,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多次活动办下来,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小组,每次活动,每一部份都有学员负责,比如:有向警察局申请许可的、有写新闻稿的、有邀请发言人的、有负责横幅标语的、有负责音响的、有负责传单资料的、有负责登广告通知的。因此,每次活动,尽管准备时间仓促,但是很快就能办成。

* 坚持交流很重要

“互相交流就是大法弟子在一起互相往前進步的一个环境,这是你们在世间修炼唯一的那么一点时间,是大法弟子在一起的这个环境,是修炼的环境。你更多的时间是在常人社会中,在人世间不脱离世俗中修炼,所以那点时间对大法弟子来讲是很珍贵、很少的。”(《2005年旧金山讲法》)

定期交流是很重要的。通过交流,大家能够互相了解各地形势和反馈;从中就能看到差距、借鉴经验,比学比修。大家在法理上不断交流,更能使大家认识到正法的要求,从而跟上正法進程。

* 正念正行 修炼自己

“我想再利用这个机会告诉大家,你们在救度众生的时候啊,不要忘了修自己。(鼓掌)三件事都要做。大家平时保持着正念,经常面对邪恶、面对一些情况的时候要发正念,要讲清真相、要救度众生,更要修好自己。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甚至于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处理一些事情时就会流于一种常人的那种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了。”(《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我们深刻的体会到,学员个人修炼的状态决定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效果,对于参加某一项工作的每个学员的状态,又影响着整体证实法的效果。如果每个学员都能学好法,按修炼人的标准去做,那么在协调做某一件讲真相项目时,会较容易达成共识、正念之场很强,行动力也很强、效果会很好。反之,就会有很不协调的状况出现,甚至互相之间魔来魔去,以至浪费时间,造成损失。

师父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无论大家集体做事还是自己单独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样的事,这就是整体。都在讲真相、发正念、学法,具体上做事不一样,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在当前的正法阶段中,大法弟子们都能发挥各自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并真正做到配合整体,就能形成更强的正念场,就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也就不会在回归的路上留下遗憾和后悔。

自从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九月初举办了交流会后,大法弟子都感到救度众生的紧迫,都在行动起来,并加强了法理上的认识,及在方法上的切磋。有学员提出每个大法弟子都要成为退党的通道,那么邪恶就无法進行封锁。这是很好办法,我们应该付之于行动,那样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

洛杉矶地区在传九评、促三退方面,还做的远远不够,没有做好。这次来法会,也是抱着找差距、找问题的想法。“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精進要旨》<实修>)

(二零零六年美西秋季国际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