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坚定的走证实法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我看了《明慧周刊》二三零期一篇文章《能坚持在法上修的同修应重视写出修炼经历》的文章,又看了同修写的《回忆师父讲法的日子里》,我非常激动。在近期又看到了《明慧周刊》登载的《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通知》,更坚定了我写修炼证实法交流文章。我在此非常感谢师尊特为我们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明慧网提供了书面交流心得的平台。因此我也特别珍惜这难能可贵的机缘,希望通过这次交流,证实法的威力和师尊的慈悲伟大。我现已修炼了十个年头了,由于自己文化不高,怕表达不好,没勇气写。现在我认识到了这是被人的观念障碍了,我决心破除人的观念。证实法需要,我就应该写。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三岁了。得法前,我的身体非常不好,病很多,如:脑供血不足,神经衰弱,萎缩性胃炎,胃下垂,肺结核六型穿孔吐血,类风湿,肾炎等多种病。我成了家里的药罐子,经常住医院,总是反复。为了身体健康,也加强身体锻炼,跳舞呀,打太极拳呀,还练过其它气功,身体还是照常如此。一位朋友介绍我炼法轮功,说健身效果非常好。她为我请来了一本《转法轮》。我一读这本书,就流泪。我心里明白,这不是一般的书,是一本宝书,是我这一生以来从没有见过的这么好的一本天书。我发誓一定要一修到底。从此以后,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身上的病痛全都不翼而飞,感到一身轻,不管我走多远的路,也不觉的累,感到非常轻松,别人都说我比年轻人的精神还好。而且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时,我自己有很大的感受,这是常人体会不到的。这是我一生以来最大的幸福。

师父点化我多学法

刚得法时,只知道功法好,但是抱着人的观念学法,遇事就忘记了向内找。在炼功点上遇到了激烈的矛盾,总是用人的观念,争个高低,甚至还气的不行。师父就点化我多学法。一天早晨,我到炼功点打坐炼静功,师父就给我显现了两个字。一个是正体字的“經”,另一个是正体字的“書”,两个金光闪闪的字。我当时真是激动,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叫我多看书,多学法。从那以后我更加努力的在学法上下功夫。正是由于有了坚实的学好法的基础,才使我在这场邪恶的全面无漏的所谓检验中,始终坚信师父和大法,正念正行,做好抵制迫害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

一九九九年五月,师父发表了经文《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我有预感,可能要出什么事了。我想不管出什么事,我也要一修到底。我每天都读,走路也背,把这篇经文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我第一次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了,首先我们的炼功点遭到了破坏,电源被切断。没地方炼功了,我们就到河边去炼。在河边炼了几天,公安又来赶我们走,不准炼。后来很多学员害怕了,不敢出来炼功,就在家炼。我想练其它功的都可以在外面练,我们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可以在外面炼呢?锻炼身体没有错。我在家把静功炼了,动功我就坚持到河边去炼。炼完后,旁边坐着一个人对我说:“你真行,现在还敢炼。”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弟子。

后来有人到派出所举报,说我在河边炼功。于是,派出所、公安、厂保卫科的人找到我家里来,警告我,不许我再炼。随后,他们组织所有炼功人去开会,让表态。有人说,大法没有治好她的病,还有人随着邪恶污蔑师父,我听他们说这些话,心里真难受,忍不住在会上哭出来,“师父呀!你度我们怎么这么难呀!这些人在大法没有被迫害时比谁都说的好听,现在法轮功被攻击、被污蔑,大法弟子遭了魔难,(这些人)比谁都说的坏。”党委的叫我发言,我流着泪讲:“说话凭良心。我的身体以前你们都知道,炼功后我的病全好了。这几年没有吃一片药,为厂里节省了多少医药费,你们可以到医务室去查。有人说炼功为了祛病,结果她的病还没有好。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就讲了,‘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这都不行’,因为你没有按照法的要求做,就象你开汽车一样,你师傅叫你开车前不能喝酒,结果你不听,开车前还是喝了酒,你出了问题,你能怪你师傅吗?……”讲完后,我心情很轻松。我想到了证实大法,我能这样讲,而且讲的非常流利,我知道完全是师父在加持我,我平时没有这样好的口才。

宣传科,保卫、党委的人,说我在为他们反宣传,就用专人来管我,叫我写保证书,把身份证交出来,威胁我本月起不发退休金。我心想,你不发退休金给我,我就去外面帮人做工,我不要工钱,只要有碗饭吃,我也要炼。你们管不了我的心。不发退休金、交身份证和保证书,是党委的一个科长宣布的。我想你要对我这样处理,我就找你讲真相,证实大法。那天,我就到他家里去,给他全家讲,炼法轮功的好处,炼法轮功要如何做个好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炼功,炼法轮功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极大的好处,等等。他听后,觉的我讲的有理,他说,“我也没办法,上面叫这样处理,我不能不执行呀。但是我也觉的奇怪,当时我宣布不发退休金给你,你也不生气,也不来找我们。如果对其他人这样处理,会闹的吵翻了天,我真不理解。”我说你也来参加炼法轮功,你也能体会的到他的神奇。最后,我没有写保证书,因为一切师父说了算,所以我的退休金也没有被扣。

正念辨别真伪

迫害开始的时候,气氛很紧张,功友之间也没有联系了,也不讲话了。我没有被邪恶吓倒,因为我坚信师父和大法是最正的。可我心里真的很难过,每天一个人在家学法、炼功。我非常想念师父,象孩子盼望母亲那样,总想能有师父的经文来多好哇。可就在那个时候,假经文也多。有个功友跟我讲,师父的经文他收到了。我很高兴,他拿给我看,我就觉的不对。我跟他说,这经文是假的,我们看了师父这么多的书,也听过师父的讲法带,师父没有这些口语,师父不会说这些话,快把它撕了。另外一件事,有个功友说,外地一功友专门来讲,师父把所有庙里不好的东西清理了,师父在管庙,师父的化身在庙里,叫我们到庙里去烧香。我当时想,不可能,最好不去。他说他要去,我说你去我也不去。关于庆云建庙一事,师父都说的很清楚了,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与我们修炼无关。我又看了这篇经文,立刻想到,师父不会这样做。第二天,我就跑到庙里去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人很多,确实有不清醒的学员一把香一把香的去烧去拜。我看情况不对劲,就对一功友说,你看情况不好,有便衣,我们分头一个一个的去跟其他学员讲,分开走,不要被他们抓到。这样我们各走各的回了家。

贴真相标语

迫害初期,真相资料非常少,很珍贵。我们大多时候用嘴讲,有了标语,我们就到处贴,大街小巷、家属区、农村都去贴。记的有一次,我们那个片区有人拿来一个七十公分长,三十公分宽,用棉条桶做成的标语牌,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这块标语牌又重又硬,上端有用铁丝做成的钩,用来悬挂。这么一块又重又硬的标语牌,怎么办呢?白天不好拿,只能晚上拿出去挂,最好是挂在人多的地方。我就白天出去找地方。在通往市中心的一条大马路边,有一棵树,正好断了一根树枝,标牌可以挂在树枝上。这条路上天天都有熙来攘往的人群,我觉的这里可以。看准了地方后,等晚上天黑了,我就把这块很重的标语牌挂在我的脖子上,穿上黑色的长大衣,自己象散步的样子走出去。但我不能走快,因那标语牌走路时在腿上一打一打的,走起路来不方便。到目地地后,我看没有人,马上把大衣扣子解开,从脖子上取下标语牌,挂上去。做完后,我就一直朝前走,看见没问题,又沿原路返回。我心里想着,让人人都来看标语牌,人人都来念“法轮大法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安全的回到家。

正念抵制监控

二零零三年九月,邪恶准备召开十六大,对大法弟子实施监控。这时我已住在成都了,邪恶想尽办法找到我家来,妄图利用小区保安对我進行监控。邪恶来我家后的第三天早晨,四点多钟,我正准备起床炼功,就有人轻轻推我住的房间门。我看见不对,马上起床,喊抓小偷。我一看,是保安。我老头子也起床,保安跑的很快,就从我家厨房的阳台顺着水管滑下去了。我当时就悟到,这事跟前两天派出所、“六一零”、保安到我家来有关系。

我想,不管怎样,现在你保安半夜到我家来,你就是小偷。我去找小区物管。小区物管人员一开始推脱说是搞装修的临时工,后又说值夜班的保安检查坏水管。我义正词严的对他们说:“你们讲的这些话一点也说不通。一、查坏管子,有专业水管工,这是水务组的事,跟保安没关系,保安只负责保卫安全工作;二、就用你们的话讲,查水管,这是很正常的事,为什么不正面叫我的门,要经业主同意才能進屋;三、既然是查水管,水管在洗手间和厨房,为什么到我的卧室来推门;四、为什么我喊抓小偷时,他不向我声明,却很慌张的从厨房顺管子逃走了;五、再说我家里的水管坏了,我们自己会去找水管工,何况我家水管没有坏。你说的那些话,一点道理都没有,我家没出问题就算了,真的出了问题,我不是找你小区的问题了,我要去找一一零、派出所,而且对你们来说,那就是你们物管公司的声誉问题了。”物管说,那就叫保安给你赔礼、道歉。我说:“不需要了,请你们在对待问题时,多想个为什么。”后来,那保安就走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只有正念正行,才能抵制邪恶,只有正念正行,才能改变身边周围的环境,从那以后,也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了,我的环境也宽松了。

智慧讲真相二三例

师父说:“讲清真相是对邪恶揭露的同时抑制邪恶,减少迫害;揭露邪恶的同时是清除民众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相的毒害,是在挽救人。这是最大的慈悲。”(《精進要旨(二)》〈致词〉)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面对大法遭到迫害,师父被攻击,大法弟子被迫害。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不能沉默,我要走出来,到人群中去,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悟到这是大法弟子应有的责任,也是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那时没有真相资料,就用口讲,讲大法好,讲我身体的变化。无论坐火车、汽车、飞机,只要有人的地方,我都要去讲,没有资料,我就用粉笔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墙上、树上、电线杆上,到农村、家属区去写。随着正法的進程,我们资料也多了,我们就大面积的发。《九评》一出,对邪恶的震撼更大,我就更加大力度的去讲,讲《九评》,讲真相、劝三退。对各种不同的人,用各种不同的方法去讲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都是我讲真相的地方。

而我讲真相的最大感受是只要你用心去做,在思想中不带任何不纯的观念,一个念头,就是救人,这么一颗纯净的心去做,做起来都很顺利。《九评》和真相资料,我们都采取面对面讲,面对面的拿,这样做效果更好,资料也不浪费。我讲真相有这么几点体会:

一、首先要学好法,理解好法,明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师父指导的航向。
二、去掉怕心,心态要稳,按师父的教导理智、智慧去讲。
三、发正念清除一切阻碍我讲真相和众生得度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黑手、烂鬼。
四、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方法去讲。
五、为了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首先要主动接触人,想办法,找话题,让他能和你搭的上话。
六、为了讲好真相,使他人听起来更能理解,更生动,可以采用把《九评》和真相编成故事去讲,效果更好。

讲真相的方式也要多样化,例如:在外面打电话、买东西、擦皮鞋,都能利用来讲真相,只要能接触到的人和事,我都不放过。有时包里装点水果、糖,便于和带着孩子的人讲真相时逗孩子,调和调和人的感情,讲起真相来更方便。

主动找话题,比如提问你买这东西贵不贵呀,哪里有卖呀,哪里好玩呀,等等。用善心,面带微笑,让别人感到印象很好,他就会主动和你讲话。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无不体现出大法的威力和神奇、师父的呵护和正念的作用。如有一次,我前面走着一个人,我在后面和他的距离大概有十米左右。我想前面那个人我一定要给他讲真相救度他。我就发正念,说:“前面那个有缘人你慢慢走,我要给你讲真相救度你。”这念刚一发出,奇迹出现了,他也在走,我也在走,不知怎么的,我俩就越走越近了,真是神奇的!我就在后面说:“大爷,我看见你走起路来好有精神呀。”他把脚步停下来说;“是呀,我都快八十岁了。”我说:“你前世不知做了多少好事,你这世才有那么好的福份呀。你身体这么好,八十岁了,根本都看不出来。”我就从老年人身体这个角度开始跟他讲起真相,他很接受,最后,他还谢谢我,并说你真是个好人。

再如,今年新年,我们到深圳女儿家过年。女儿叫我和他爸到海南去旅游。旅行社有专门为老年人组织的“夕阳红”旅游团到海南。我开始不想去,但我想这不正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吗?我也就同意去了。这个团有四十人左右,年龄最大的八十多岁,最小的四十多岁,还有三个年轻人,导游和医生。我坐在最前一排,我想这不方便我讲真相。我跟老伴讲,我们把座位换给那两位老人,让他俩坐前面我们坐后面去,老伴同意了。我们把位子换给那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他们很高兴,说谢谢。在车上大家都不说话,有的在睡觉,因大家都是陌生人。我想大家的气氛要活跃起来,便于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好讲真相。我就提个建议,我说,我们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从不相识到相识,这是我们有缘份才能走到一起来,我们就要快快乐乐的玩,玩的开心,玩的快乐,好不好?我们虽然都是老年人了,但我们也可以象年轻人那样有朝气。我给大家唱个歌,快乐快乐。我唱以前的老歌“小媳妇”,我把歌唱完,大家都很开心,精神也起来了,大家都叫好、鼓掌,让再唱一个。我跟在我这面坐的一个游客讲,我俩来唱“天仙配”,你唱女的,我唱男的。她说好。我们把歌唱完,整个气氛非常活跃。大家就慢慢讲起家常,讲起国家的一些腐败现象呀,越讲越有劲。我看机会成熟了,该我讲真相的时候了。我就讲《九评》,从斗地主、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到迫害法轮功,把法轮功学员遭到邪党迫害的事编成故事讲,讲的很生动。全车的人都说这人太惨了。有的人问围攻中南海、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怎么回事,我都很智慧的跟他们讲了,大家都明白了。我还带有《九评》,有的人也要了,也有的人三退了。在旅游的几天里都是理智、智慧的讲,法轮功所受的迫害的真实情况,世界各地反迫害的情况。这件事我最难忘。

讲清真相中正念制止恶人

出去讲真相时也遇到不愿听的,也遇到过恶人,只要心正,有师在,有法在,师父会帮,就不会出问题。

一次我在一个杂货店给一对夫妻老板讲真相时,進来一个人,问老板有没有铁丝。我想这个人我也不放过,就有意找话题和他讲话。我听他说话当中,觉的他对当今社会有看法。我也说:“现在这个社会贫富拉的太大了,穷的很穷,富的很富。”他接着说他是老知青,又谈到他的苦果,讲到共产党怎么怎么坏。而我在听他讲当中,全是根据《九评》讲的,讲的还很好。我当时还很佩服他,我问他:“你看过什么了吗?”他说:“我看的东西可多了,经常别人都要拿些真相资料给我看。”我听他讲的还很实在的。我就接着说:“是,现在好人都不好当,那天别人拿真相资料给我看,江××利用手中的权力如何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做好人,按真、善、忍三个字来修。××党把法轮功抓了多少,迫害死了多少。”我讲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马上就放下来了,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教,叫人不吃药,害死了好多人。他讲真善忍。我把你杀了,你忍吗?我拿你的东西你忍吗?”又说骂人的话。我说:“你说话注意点,选择好自己的未来。”他说:“我不要未来,有什么未来?我今天就要抓你,前面我已抓了三个,你就是第四个。”

这时,我也不理他,我就在心里请师父加持弟子,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黑手、烂鬼,操控坏人来干扰我救度众生的邪恶生命,请师父加持,叫他定!”就象师父说的那样,“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这一念一出,他完全定下来了,神叨叨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看到他这种情况,我当时想走,但又想,不能走,我要讲真相。我先把“九评”很隐蔽的放到老板的桌子上,在老板那里倒了一杯开水喝,我问恶人:“老兄,你喝水吗?”他摇头,我喝了开水后就继续讲,“你们要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当今人类道德伦理败坏到这种成度,人都没有善念,……”我一口气把真相讲下去,心里一点都不害怕,心里只一个念,讲下去,让他们听明白。那时我讲的非常顺口。在师父的呵护下真是有惊无险!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我讲完后,就准备要走了。我看他还是这样站着,一句话也没说。最后我说,请你们记住,“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走了。我又回头看,他还在那里呆呆的站着。

向家里人讲真相的做法

在对子女讲真相方面很难。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愿听;拿《九评》和真相资料给他们,他们也不看;若跟他们细说,他们就说是过问政治,他们不管这些,只管挣钱;再多说,就可能争吵起来。看了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讲到:“有一些人对家里的人讲真相总是做不好,是因为你做的不对头。一个是你不知道他误在哪里,是因为什么你不清楚。再一个呢就是大家跟家里人讲真相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家里人当作自己的亲人对待而不是当作要救度的众生。”我检查起来,确实我有这个思想。我跟他们讲时,总是站在我是母亲,他们是我的儿女这个基点上讲,说出的话都是带着情的因素。而对别人讲时,思想就简单,我就是一颗救人的心。后来,我就换了写信的方式对家里人讲真相,分别给他们写信,写一封不行,就写两封、三封。念摆正以后,这种做法就产生了效果。今年过年,我们一家人团年,我问他们收到我写给他们的信没有,他们说收到,最后有二人退出了邪党组织。

在修炼过程中,当我正念正行的时候,是因为心中充实了法,懂得修炼机缘的万分珍贵,明白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的紧迫性。回想十年修炼路,知道自己做的还很不够,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修炼中还有很多执著心没去,争斗心、显示心、干事心,在做事情时,一有不顺心就急躁,有时忍不住,发火。这些都是我修炼路上要加紧修去的。我文化低,写不出更好的语言。就是一句话:请师父放心,弟子决不会辜负师父对我们的苦心救度,正念正行,坚定的走好自己证实法的修炼之路,再大的困难也挡不住我回家的心。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