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修炼环境 正念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尊敬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乡中学教师,九七年得法。在九九年“七二零”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做事不理智,曾先后二次被关進县看守所,一次被绑架進洗脑班,但都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正念闯了出来。

二零零二年四月最后一次闯出魔窟后,我牢记师尊教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在修炼的路上扎扎实实的修自己,根据现有条件,用慈悲善念开创修炼环境,用坦荡正念救度有缘人。下面主要谈一谈我在对教师、学生及乡领导讲真相中的一些体会,有不在法上的部份请慈悲指正。

一.正法修炼路上要坦坦荡荡

二零零二年四月,自己通过九天的绝食,闯出了魔窟,当时在医院检查五脏六腑都是病,但大脑一直都很清醒,心里不住的发着正念,明显感到师尊时刻就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回家后没吃一粒药,身体恢复很快,使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可是没过几个月,我们乡有四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同时有二位同修被迫流离失所,修炼环境遭到了破坏,那种感觉就好象自己随时都有再被绑架的可能。乡、校领导轮流在我家進行监视,为了监控方便,在家只休息了十多天,就让我回学校上班了,最“紧”的时候还逼迫我与丈夫住在了学校一个月。

我白天给学生上课,晚上不能睡安稳觉,经常有消息传让我再躲躲,由于学法不静心,求安逸心、怕心都冒出来了,正念出不来,天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那种滋味真是不好受,心里苦呀。有一天,我正在上课,丈夫告诉我说公安局通知让乡书记带我去一趟,要给我检查身体,我知道,他们看我身体好了又要对我進行迫害。我清醒了,当然不能去配合邪恶。

下午我去一亲戚家发正念、学法。正念解体了邪恶的安排,乡书记没找到我本人,到县公安局一说,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我第二天正常去上班。那天的事对我震动很大,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呀,我的使命是救人呢,怎么能天天带着怕心承受呢?我突然间想起师父刚发表的新经文《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坦荡、坦荡”读到两个字的时候,我浑身一震,感觉是从很微观发出来的,我流泪了,是师尊在我迷路的时候点醒了我,当时我身上就象卸掉铠甲一样,一下子轻松了,我知道我该怎么去做了,那就是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坦坦荡荡。

二.在讲真相中要理智、智慧

二零零二年八月,新学年开学,校领导让我教初一年级的政治课并担任班主任。我教了近三十年的书,从未上过政治课,有一政治内容正好是教学生如何做人的,培养学生良好道德品质的课。我悟到这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我决心一定要学好法,修好自己,去救度这些有缘人。

于是我抓紧时间学好师父的新经文。《北美巡回讲法》对我触动很大,我更加明白了,我所要救的不只是我身边的这些学生和教师们,而是多少个大穹的无数多的众生,我开始对班内的每个学生的情况進行了解。可以说,他们都不明白大法真相,而且全班四十二名学生有五名学生的家长是教师(包括校长),有二位家长是乡政府人员,并且这二位家长正好都参与了对本乡大法弟子的迫害。

虽然当时我乡的修炼环境还很恶劣,但是师父的新经文《快讲》刚刚发表,师父让我们“抓紧救度快讲”,因此,我就理智的、智慧的去做。我先用一些故事,如《红眼睛石狮子》、《诺亚方舟》、《窦娥冤》等故事来启发学生的善念,讲善恶有报的天理,用一些现实生活中的事例来说明“无神论”的错误。这些孩子们很喜欢听。他们还经常放了学骑自行车到我家(离校三里)来听故事,在讲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三个孩子特别主动接受,于是我利用星期六日的时间,把他们接到我家住下(这三个孩子都是住校生),一边补数学课一边给她们讲真相、看光盘,她们全都哭了,明白真相后,她们主动的去班里讲,和宿舍的同学讨论,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再后来她们经常带着她们的好伙伴来我家,这样明白真相的学生越来越多,这些孩子们很懂事,碰到学校领导就说是找老师补课。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师父对学员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发表后,我把自己遭受的迫害详细的写了出来,在明慧登出后,除了各村发放外,我们特意给相关参与迫害的责任人(乡政干部、学校领导)发放。学校的师生都传看了那份真相。此时,我觉的时机成熟了,我就把大法真相在课堂上公开讲了。

我利用周会课给孩子讲自己受迫害的情况,讲大法弟子们所遭受的一切,“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在世界的洪传等讲了一节多课,有许多孩子都是流着泪听完的。放寒假时,我给每个学生准备了一份真相(有光盘)并准备了十几本大法书,给他们包装好,带回家去给亲朋好友看,全班同学几乎都拿了。

临走时,我对孩子们说:“你们都听我讲过《红眼石狮》的故事,今天在你们回家过新年放假走之前,我再一次讲给大家。”于是我充满善意的讲着,同学们默默的听着,就象第一次听到似的,那么的用心。讲完后、我问大家:“知道老师的用意吗?”孩子们齐声回答:“知道!是让我们回家讲真相救人去。”我又说:“对,我们就去当故事中的老太太,去救你的亲朋好友。”当时同学们就议论,要去XX县的姥姥家,姨姨家等。

三退大潮开始后,我很清楚,正法進程又到了一个新阶段。于是,我们学校三个同修切磋后,分别先退自己班的学生(都是班主任),然后再退其它班的。我们基本上都是单独找学生,最多一次二位学生,很快就都退了。对于其它班的学生,有明白真相后的学生主动去劝退,这样,没用多长时间全校近两百名学生基本就退完了。

在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给学生讲真相的同时也在对校领导教师们讲,几乎每周都把真相资料及时带到教师的宿舍及办公室。对领导我们都是单独给。我校教初三政治的教师,开始她对我们的做法很反感,因为明白真相后的孩子们上课经常与她争论课本上的不实内容,弄的她上课很被动。

我一边做学生的工作,一边加紧和她讲真相,后来她终于退出了恶党组织。现在全校教师只有四位没退,其余二十几位都退了。在对学生讲真相劝退时,领导教师们都知道,但没有一个阻拦的,因此几年来在学校这块讲真相一直做的很顺利。

三.修好自己才能归正学生的言行

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你们在救度众生的时候啊,不要忘了修自己。”“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

在工作中,自己的一言一行不知不觉的归正着孩子们。经过自己不断的讲真相,班集体变化很大,同学们之间越来越和睦,互相关爱,尤其是去年读初三,班内的一些事基本不用我操心,比如:每天的值日生安排、买各种学习资料的收费等都是他们自动去做。无论是学习、纪律、卫生搞的都很出色,因此,这个班从初一到初三连续三年被评为全校及县的先進班集体,我本人也被评为“县优秀班主任”。

孩子们明白真相后,班内板报没有党文化之类的言词,都是一些劝善小故事,如何做好人的词句。“做人要真诚、善良、宽容”这句话在黑板上存留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年我县教育局要求每个教室的前上方的墙壁上都贴上国旗,国旗两边是“鼓励上進”的标语。“九评”传出后,我明白不能让邪党的旗子在教室里毒害学生,于是我提出后,我班的班长背着别人把它取下来烧掉了,自那以后,我班从未再贴过,标语也没有,县局领导、校领导曾几次到我班听课,可谁也没有提出过,就象没看见一样。有二次过邪党的节日,上边要求每个学校要办专栏,画板报,学校领导为了应付检查也迫使学生在校板报上画出恶党的旗子、团徽等,前一天下午刚画好,还没等检查,第二天早晨这些东西就被我班的学生擦掉了,学校领导发现后也没让学生补画。

在与学生相处中,我用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慈悲、善念去对待每一位,有意识的把大法法理告诉孩子们,不但有学生看大法书,家长也让学生往回借。孩子们看到我每天乐呵呵的,身体一直都很好,从不请假,他们很受影响,于是有二位女生在二零零五年夏季开始真正的看大法书了,并且把自己视为一个修炼者,处处用“真善忍”来约束自己,除了每天认真学习功课外,有机会就与别的班同学讲真相、劝三退。

更让人感动的是,她们把自己平时节省下的零花钱和积攒的压岁钱都拿出来做了大法真相资料。二零零六年,她们中考成绩考了五百多分,在全校排第一、第二,考上了县重点高中,家长一个劲的感谢我,我告诉她们都是大法的威力。这件事我告诉了学校的许多老师,并把我们班的学生参加中考的表现也谈出来,孩子们在中考时,几乎每人都带上护身符,发卷前先静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此我校二零零六年中考成绩比往年都好。

二零零六年八月,新学期开学,校长找我,让我继续担班主任,因为班主任工作在学校里是最辛苦的,谁也不愿干,校长说:“你带的班与其它班比很不同,学生们天天把卫生搞的很好,现在的学生都不愿干活,而你们班学校分配的什么活都不成问题,对其它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今年你再受点累,把初一班给带一带,实在没有别的合适人选。”我当时马上有一念,要证实法,于是我把平时如何给孩子们讲做人的道理,讲真善忍的法理,善恶有报的天理都对他谈了出来,并進一步告诉他,今年那二位女生是由于学了大法才考出那样的好成绩的,是大法改变了她们的懒惰、自私、贪玩,是奇迹吧?“是!”校长回答。我说:“您这学年不是还让我担班主任吗?我们炼功人应该为您多分担点工作,但在答应您之前,您先把退党化名给我写出来,都多长时间了,您一直往后拖,我真替您担心。”校长很激动的拿起笔嘴上说行,把化名写在我的办公桌上。临走时,双手合十说:“谢谢!谢谢!”

四.讲清真相才能真正的救了人

师父在每次讲法中谈到讲真相时都要求我们要讲清真相,但是我们在做的当中,往往做不到位。二零零五年九月的一天,我在校园里碰到三位刚从我校毕业的学生,他们都刚到县城读高中,其中一位男生指着一位女生对我说:“老师,她回来开‘团员证’来了,让我给制止住了。”

类似的还发生过一次,幸亏有明白真相的学生给制止了,但说明这样的学生不是很明白真相,都是我没做好,真相没讲清,这件事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深挖根源,找到了自己有求数量的心、着急心。我认真学习了师父的后期经文,对照师父的要求,去掉了这些不好的心,并马上弥补,利用学生给我打电话的机会,進一步说明真相,心性升华后再没发生过类似这样的事,我体悟到,讲清真相才是对众生真正负责。

五.基点站对了,一切都能改变

几年的修炼使自己深深的体悟到:只要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做事在法上,没有过不去的关。

二零零三年底,我同乡政府要回了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的全部工资(八千多元),学校及家人根本就不相信能有这个结果,因为乡政府欠债太多了,多年的旧帐和欠老师的工资都要不出来,我深知,大法是超常的,只要基点站对了,一切都能改变。

我先是正念足足的抱着救人的心态去给乡领导讲真相,再给他们发放揭露当地邪恶的真相材料。乡书记开始很蛮横,我对他讲了足足二个半小时的真相,最后在正念之场中邪恶自灭。真是象师尊《洪吟(二)》〈师徒恩〉中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二零零四、零五这二年,我们学校从工资中把党费给扣除了,我得知情况后,進一步对领导讲真相,把扣我的“党费”要了出来,并告诉他们:以后关于这方面的活动别再找我了,我已退出了这个恶党。从此后,他们应付上边的什么活动我也没参加。

为了应付上边领导的检查,学校经常编造假档案,每次都是给老师们分工完成。迫害没开始前,我也参与过,迫害开始后我才真正认识到这样做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背离宇宙特性真善忍,还算什么炼功人?修炼是严肃的,怎么当儿戏呢?认识到之后,我直接对领导说:从今以后这类工作别给我安排了,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我被非法关押就是为了不说假话“不炼了”才遭了那么多的罪,让我干点实际的吧,哪怕多干点也行。从此后,学校每遇到这样的事,都是校长亲自给我安排,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前些天,说省市领导要来我校检查工作,学校给每个班准备了一堆墙上贴的,我翻了一下,有许多邪党魁,毛、周、邓、马、恩、列、斯的画像及他们的语录。我当时就想,不论谁要来检查,决不能让这些邪灵去毒害众生。我指着毛的画像对教导主任、校长说:“现在谁还挂这东西,你们没听说过吗?有一次打雷一个大火球進一农户家,别的东西都完好无损,就专门把那个毛老头的像劈个粉碎。你们看现在出租车司机都很少有人再挂他的照片了。再说了,白白的墙壁上都挂些死人的像,多不吉利呀!”刚说到这里,教导主任马上半开玩笑的说:“那可别贴了,哪个班要贴,我可不進去了,我还怕雷劈呢!”接着校长说那就不贴了,说着就把那些东西卷起来放一边了,我们只贴了一行标语,国旗没贴,也就过去了。

要说的太多了,总的来说,我们现在的环境很宽松,在办公室随时都放着大法书、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学生们经常到办公室听真相,要护身符。风风雨雨走了这么多年,但总感觉到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很远,随着环境的宽松,有时三件事做的就不精進,所以我经常用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的一段法来鼓励自己,我写出来与同修共勉:“因此环境一宽松啊,往往就容易产生一种懈怠的情绪,压力小了就使心理上放松了,就不那么太抓紧了,这样不行啊。实际上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大家不管遇到什么 样的环境都不能不精進。越宽松,实际上对你们的考验也就越严肃。不管情况怎么变,修炼的条件、修炼境界的要求,这永远都不会变的,所以大家不能够放松。而且大家也看到了,虽然形势在变化,可是邪灵它还没有最后被全部清理掉。在这个时候呢,它还会起很不好的作用的。”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