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指引我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修炼法轮大法,感到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内心世界里差异是相当大的。修炼前,我是一个喜欢清静、独处又有些清高的人。修炼后,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虽然我还是单独证实法的时候比较多,但我已深刻体会到,同化“真、善、忍”、为他的生命才是最幸福的。

回顾几年的正法修炼历程,全靠师父和大法的指引,才能在邪恶的迫害中走到今天。每次在魔难中,都是通过学法找到了答案,在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中走过来的。下面简单谈一些这方面的经历。

一、师父保护我神奇走脱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通过学法和看明慧交流文章,明白了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不是个人修炼,必须走出去讲清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我买了电脑、打印机,顺利上了明慧网,开始给周围同修打印经文和明慧资料。

二零零一年,同修发真相资料被绑架。第三天,警察到我家抄家(当时我不在家),并追捕我。当时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用真名和身份证在家附近登记了一家旅馆,当晚就被警察围困在旅馆里。

记的那天晚上,疲惫的我刚往旅馆床上一躺,忽然一股力量一下把我推起来,一直推到窗口,往窗外一看,楼下的一幕把我惊呆了:一辆警车在旅馆门口停下,先跳下一个警察,一挥手,六七个警察跟着下车,包围了旅馆。我转身拿起背包迅速离开房间,无路可走,只好往楼上去,一直上到旅馆的顶层,就坐在楼梯上。想想刚才,如果不是师父把我推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坐在楼梯上,前两天明慧网发表的师父《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的一句话打入我的脑海:“而真正应该清除时,那就是要清除。不只是你们清除,如果修炼人清除不了,那神、直至更高的神,也要参与清除。”对这句法我百分之百的坚信,决心清除一切干扰(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的口诀),坚决不让邪恶的迫害得逞。当时明显感到师父的加持,心里很稳。后来,恶人拿手电在旅馆里巡查,离我很近的问,“有人吗?”当手电的光将要晃到我脸上时,头顶上突然响起一声炸雷,象要把旅馆劈开似的,巡查的人马上下去了。

天亮之前,我下到二楼,听见警察还在一楼问“旅馆到底有几个出口”,我知道不能从一楼出去。在二楼的卫生间,我看到窗口旁有一条铁的落水管,就想顺着水落管爬下去,谁知刚抓住落水管就失了手,从二楼摔到一楼宾馆后院。本来地是很硬的,却感觉象掉在海绵上一样软,只是手破点皮,裙子刮破一点。起身一看,宾馆后院四周是很高的铁栅栏,我没多想,不知怎么一下就跳过去了(正常情况下自己不可能跳出去)。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又汇入了正法洪流。

二、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找工作、救世人

开始流离失所生活一个月后,一天,我学法时看到《转法轮》中讲:“我们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你不能够使自己脱离常人社会,你得明明白白的去修炼。人与人之间还是一个正常的关系……”(《转法轮》)。

平时总看这句法,也没什么特别的认识,可是那天内心受到震动,就想去找个工作,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结果几天内,顺利找到合适的工作,马上上班了,有了经济基础,不修炼的家人也理解了,最重要是有了更自然的讲真相的机会。那个单位经常有来实习的大学生和各种客户,我利用一切机会把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有的今天明白了真相,明天就离开单位了,有的明白真相后,主动帮助传播真相,最后全单位从最高领导到看门的员工都知道了大法真相。

上班第一天,我就和领导说了自己是大法弟子,被迫害流离失所的事。开始领导不吱声。我想法轮大法是光明正大的,大法弟子也是堂堂正正的,让他明白真相是真正为他好,我就继续讲。最后他被打动了,说:“法轮功是挺高尚的。虽然我是一个俗人,但我绝不会象共产党那样对待法轮功。”在工作中,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也给了我更大的智慧。领导和同事看到了真、善、忍的美好和威力,越来越敬重大法弟子。领导很快让我担任技术负责人,为全单位的技术把关,为了保护我的安全,他让我用化名签字(技术把关需要签名)。

那段时间体会到,平时学好法、遇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非常重要。只要摆正基点,以证实法为大,其它的师父都为我们安排好了,即使一时有漏,师父也能为我们圆容过来。

三、关于“绝食”和“去人心”的体悟

二零零五年初,因为长期没提高心性,还有对共产邪灵的因素认识不清,因营救同修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了绑架。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讲:“修炼的过程中,你们方方面面都在各种人心、各种利益、各种观念中冲撞,从中都沁着情与迷造成的不理智,不清醒时的人心难断;……”

回想起来,就是人心和观念,使自己被非法关押了近一年的时间才闯出来,表现突出的是有求之心和证实自己的心。

被绑架到狱中就盼出去,一开始过份依赖绝食这种形式,求“出现病态”出去,结果吃了很多苦,拖延很长时间。绝食几个月也没出去,但看到恶警特别怕绝食、想方设法劝吃饭,就想,那也坚持绝食、坚持喊大法好,不向邪恶低头。结果一开始的“有求之心”没去,又加入了争斗和证实自己的心,不知不觉的与证实大法、反迫害的目地发生了偏离,周围许多绝食的同修都陷入这个魔圈。那时自己也苦恼,但看不到问题所在,更不知如何突破困境。

绝食超过半年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画了许多画,办画展,一幅幅的挂在墙上,其中有一幅画画的最好、最用心,走近一看,原来画的是我自己。醒来后,悟到师父点化我基点有问题,无意中把证实自己当成证实法了。

后来在背《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后,明白了不应该太注重“大法弟子在世间人的一面如何”,闯出魔窟是放下生死、正念战胜邪恶的结果,是以证实大法为基点而自然达到的,不是求来的。“身体表面的状态”和“出不出去”并不重要,走正路才是最重要的。

感谢师父的点悟,经过一段时间,终于把有求之心放下了。心想:如果我是一个神,首先想到的就是除尽邪恶,证实大法,而不会在意我人身在何处。后来整天就是发正念、背法。法越背越多,心越来越静,也悟到很多法理。我在背法中不断加强正念、放下执著,一切随机而行。“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最后终于走出了魔窟。

也看到有的同修并没有绝食就闯出来了,有表现为象疯僧疯道;有的就喊“大法好”;有的就发正念,就是绝食闯出的,也不一定出现病态或奄奄一息。我想是因为后来按照法理归正了自己的思想,因此虽然我绝食近一年,但行走自如,回家后几天身体就恢复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期间自己遭受的迫害、同修营救花费的精力,特别是师父的承受是巨大的,所以还是不要看重“绝食”这种常人的手段,修炼人越到最后越应该运用神通。虽然自己是绝食出来的,但真正起作用的是正念的力量。

还有一个体会,就是在魔难中,即使暂时无法找到自己的问题,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不能动。另外必须学好法,法中有一切问题的答案。

四、在家庭生活中修炼

在邪恶迫害的这几年里,我流离失所四年多,回到家后,想这回可得按正法的要求归正自己,方方面面都要做好。可是实际做时也不容易。

修炼前我是一个喜欢清静的人,对修炼的认识深受过去那种远离人群独修方法的影响,总想逃避矛盾,固守着为私、为我的东西不想改变,只觉的学法、炼功、做证实大法的事重要,其它都不重要。表现为特别怕事、缺少耐心、容量有限、经常陷入一种有求的状态、被常人的表象带动的很厉害。

在家庭生活中,孩子经常被利用来去我的这些执著心。孩子上小学一年级,我希望他回家就写作业,不用我操心,结果适得其反,他总是拖到很晚才写,还必须要我陪着,还提出各种看似无理取闹的要求,挑战我耐心的极限,占去大量时间。

放了暑假,更是整天魔我。一开始我逃避矛盾,花钱把他送到“假期托管班”,结果没几天“托管班”就黄了,还是回家魔我。我静下心来向内找,认识到我“好清静”是为私为我的表现,只想维持自己的清静、做自己想干的事,不想为别人付出和改变。

我开始注意去掉私心。孩子不爱写作业、闹时,我就抑制自己为私的心,就给他讲大法真相小故事,我每增加一点耐心,他就高兴的抱着我说:“真是好妈妈!”他还把积攒的宝贝橡皮送给我说:“奖励你有耐心,刻上‘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吧!”(平时我在橡皮上给同修刻印在人民币上的退党印章,他看到了)。

有一次他不爱写作业,我给他讲神传文字的故事,他听后,把写完的那篇日记用橡皮擦掉了,从新写,还说:“我得好好写字,这是对神的尊敬,也是对你的尊敬。”第二天,老师在作业本上写道:“字写的如此之好,简直不敢相信!”

在去人心的同时,我也注意发正念清除利用孩子干扰证实法的邪恶因素。有几次发正念后,孩子就听话了,还说:“发正念真好使呀!现在我想写作业了。”我发现,一旦放下有求和私心,就能保持一个修炼人的平和心态,周围的一切都变的轻松、明朗。

另外,我以往把做家务也当成负担,因为这几年独自流离在外,生活非常简单,饭都很少做(流离在外之前,家里有保姆管看孩子、做饭)。回到家,擦一遍地就花费很长时间,心想真耽误时间,还不能不擦,就期待着有人重视我的劳动成果。结果我丈夫(不修炼)接孩子放学回来,根本没注意到家里有什么变化。我就忍不住说:“我擦地了。”开始几次丈夫表扬几句,后来我再动类似的心,孩子就说:“妈妈又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丈夫也说:“擦的地和你的修炼一样,马马虎虎的。”

一开始我很动心,转念一想,是自己爱听好听的话,有“说不得的心”,另外心里确实觉的这活儿好象是专门给他俩干的。其实该干什么就是要发自内心的做好,不讲代价,不为名利。心一变,他们竟然说我做的饭好吃、家里收拾的干净,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我的心改变了。

以前让丈夫退团,他说自己超龄了,认为我是走形式,怎么讲都不退。他到外面却告诉别人“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还传播真相资料。后来我把心放下,在发正念、修自己等方面都做好,有一天,他自己同意声明退出了,我和他家的亲属讲,亲属家的大人孩子也都声明退党了。

一天陪孩子写语文作业时,发现第二天那一页作业是歌功恶党邪灵的,老师一直按顺序留作业,想到明天那么多孩子将要被毒害,我就发正念,不让老师留那一页、清除共产邪灵毒害孩子、老师的一切因素。结果第二天,老师留作业时跳过了那一页。

还有一天,孩子拿回家一张入恶党少先队的“申请书”,说“老师让家长填写,明天必须交上去,不交不许上学”。开始我一愣,转念一想不对,不能为事情表面所迷,那话不是老师说的,那是共产邪灵说的。我把申请书毁掉,告诉孩子明天“妈妈去找老师说” 。第二天每个正点,我都发正念清除操控学校和老师的共产邪灵的因素。晚上到学校接孩子时,孩子说:“今天学校的血旗直往下滑,老师也没有收申请书。”

这更增加了我正念除恶的信心,在学校大门口,我找到了班主任,刚说到“孩子不入少先队、不戴红领巾”,班主任老师就说:“对,有信仰的人都不入共产党,参加其它党派的人也不应该入共产党。只要做通孩子的工作就行了,别让孩子心里有压力。”那天很奇怪,孩子平时都是比较胆小的,说话声音也不大,可听到老师说“做通孩子的工作”的时候,他突然大喊一声:“我不入共产党!”嘹亮的声音引来很多路人往这边看,我知道那是生命本性一面的欢呼。老师说:“好的,行,行。”非常理解的离开了。我想以后找机会和老师深入讲真相。那天孩子特别高兴,说:“我今天可见证大法的神奇了!”现在他回家就先写作业了。

经过几个月的魔炼,现在我已经不再把做家务、看孩子看成是负担。我每天晚上给孩子读几节《转法轮》,现在已读完一遍了,孩子很爱听,也走上了修炼的路,假期的时候还和我一起发《九评》光盘和大法真相,现在也给学校的小朋友讲真相。

五、珍惜万古机缘 走好最后的路

上个月学法时,我忽然想到以前单位的同事虽然明白了大法真相,但很多还没退党呢,去年年初的时候只是给一些人看过《九评》,后来自己就被迫害了。我就到单位去讲真相,单位领导早就知道了一年前我被迫害的事,他说:“你看,你的座位还给你保留着呢,继续回来上班吧!”

中秋节后,我又要正常的工作了,我知道那里有更多的众生等待我去救度,我一定不负众望,让有缘人见证大法之福。

一个真正来同化法的生命,一切都应该做好、都会做好。我将珍惜这万古机缘,和同修整体配合好,走好剩下的正法修炼之路。

以上是我前一段时间的修炼经历和浅悟,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