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熔炼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转眼间,我们又走过了一年,在证实法、救度众生和对自身的修炼中我们更加成熟了。回想一年前的自己,真是惭愧。在一段时间内,由于放松了自己,带着那么多的人心做事,自己还不自知,结果在一次与同修们讲真相中被邪恶跟踪,在师父的呵护下自己逃出魔爪,可是其他几位同修被绑架并被非法判重刑。面对残酷的迫害,造成的损失,使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陷入痛苦状态,事后虽然找到了自身存在的一些问题,但总觉的还没有找到根本的问题,头脑并不太清晰:在七年的助师正法过程中,在风风雨雨中自己也经历了很多,也在接受一次次的教训,在正法修炼中也应该越来越成熟了,为什么还出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还在遭受迫害?为什么总是事后才看到自身的不足?这之前为什么没有发现自己和我们周围的群体有多大的问题?反而认为状态都不错呢?

当自己静下心来,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法理更加清晰,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和自己存在的不足,并在大法中不断的得到归正、得到升华。现把一年中修炼的体会与同修交流。

一、清醒自己,实修自己

随着学法修炼、心性的提高,对以上问题我逐渐有了清醒的认识,分析问题存在的根源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学法不够,其实自己是比较重视学法的,就是在那一段时间内,工作比较忙,就忙着做事了,开始也知道学法少,觉的就这一段少,忙过这段会恢复原来状态的。这一念就是我们不重视学法、忙于做事的借口,是偏离法、放松自己的开始。一个生命慢慢的在脱离法,他会怎样?人的东西就会多,心不在法上,正念就不足,不知不觉的状态就不对劲了,自己还觉察不到。有时没学好法,不是学的时间少,是用心不够,是没学進去,学法心态不正造成的。

(二)看重表面的形式,忽视心性的提高,不能及时看到自己的问题。

从自身和同修的经历中,我发现每次出现迫害,造成损失,这之前都是我们不能及时发现自己的问题,或发现一些问题,没有引起重视。为什么存在这么大的问题却看不到呢?就是因为不能象以前那样向内修自己、严格要求自己了,误在一个层次上,忽视了心性的提高,法没学好,心性不提高,老是在一个层次上找,不在法上,就找不到自己的根本问题。向内找不是在表面上找,不是按照自己心里的标准找,是按照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的要求标准找。当我们层次提高了,“就要突破我们这个空间了。就在这当口上,将要突破还没有完全突破的时候,天目就会发生一种变化:看物体都不存在了,看人也没了,墙也没了,什么都没了,物质不存在了。就是说在这个特定空间中,再纵深看下去的时候,会发现人没有了,只有一面镜子立在你这个空间场的范围之内。而这面镜子在你的空间场和你的整个空间场一般大,所以它在里面翻来翻去的时候,就无处照不到。”(《转法轮》)每一次都是我们提高了心性,突破了这一层次,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不足,甚至当时认为很正的都会发现它的不正。

再有就是被表面的形式和事情的结果所迷障。一段时间,感觉修的很累,有时也感觉自己有不对劲的地方,一想,自己也算是严格要求自己了,时间安排的很紧,学法也比以前抓紧了,不断的背法,把零碎时间都用上了,睡觉也越来越少了,遇到大小事也都在找自己,谁也不能说不精進了,所以有时也感觉自己状态还不错的。周围的同修也没发现太大的问题。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去了一个生疏的地方,与那里的同修有几天的接触,他们给我提出好多问题,甚至都表现在表面上来了:发正念手势变形,炼功也是不精神。我真是震惊自己的状态,自己竟意识不到,反而觉的自己不错呢?时间长了,这不又像以前出现的问题一样吗?这也是我以前出现问题的一个原因啊!通过和大家学法、切磋,我认识到,这段没有实修自己,被表面的形式所迷惑,修的不是那么实质了。总认为把时间抓的很紧、一天很忙就心安理得了,总认为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就在法上了,就说明自己很精進了。每天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学法达到自己心目中的那个数量,发正念达到多少次,完成要做的真相资料,慢慢的就形成一种模式,自己已经被这种形式罩住、左右,被这些数量、成果迷惑。如果由于特殊情况,没有达到学法的数量、发正念的次数,就认为自己状态不好,干什么还真的没精神、正念不足了,把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作为衡量自己心性的标准,甚至还把学法修心的结果归为这种形式的作用,时间长了,还形成了一种观念,被这种观念控制。

遇到问题好象也在找自己,这些数量、成果已经迷住了自己,感觉不错的时候又怎么能找到自己的实质问题呢?找也是流于形式。师父讲:“就拿宗教来讲,真正明白的人是利用着宗教的形式在修自己,不明白的是在维护着那个宗教的形式。也就是说,人类的这些形式并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让你利用这些形式升华。你能利用这些形式升华了,你就是在证实法、证实神与救度众生,是不是这个样?”(《洛杉矶市讲法》)其实这个问题,以前出现过几次了我也修过多少次了。不过这次对我触动较大,我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它,那就是直指人心,不管我形式上怎么做,我都看着我的心。不管我做了多少证实法的工作,讲了多少真相,我都要看看我的心是不是在变,做的多、做的少、做的好、做的不好,都有要修的心,都能够修自己的心,只看自己的心是否符合法的标准,我能不能证实法,我做的是不是师父愿意要的,在任何环境条件下,我是不是一个修炼人的状态。当我这样不断的要求自己时,真是感觉不一样,正念越来越强了。当破开这种形式的束缚时,才看到被表面形式控制所带来的危害,它能迷惑我们,是因为我们用肉眼去看了,用人心对待了修炼,看到的无非是这个空间的表象而已,真是被幻象所迷。师父讲:“其实神根本就不看重这些,只看重人心的提高,那才是真正的提高”(《美国首都法会》)。我们心性没提高,就得不到升华,另外空间就没有变化,很多生命就得不到救度,那我们在干什么呢?

我相识的一些同修也有这个问题存在,也是没认识到这个问题,为什么?他认为自己三件事都在做着呢?时间也抓的很紧,却不知很大程度上被表面的形式所迷惑,不能实质上修炼自己,是人在做,形式上在做,而心却没有随之升华。多做证实法的事没有错,关键是不能把形式当作修炼,不能以此代替修炼。

(三)执著自我

正法修炼,旧宇宙一切旧的因素和正法过程中所触及到的为私、为我、变异生命对正法本身進行的较量会反映到常人社会中,也必然在自身有一定的反应,我们也是旧宇宙产生的生命,为私是旧宇宙的根本属性,在正法中修炼也就是要修去这些东西,它会有表现。在正法修炼中,它一直伴随。执著自我有时会以各种形式表现的,或很隐蔽,有时打着证实法的幌子,在自己主念不强时就被其操控,还认识不清,错把执著自我的一些念头当作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这时就没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没有分清哪是自己,找不到自己,把自己当作常人了,抱着人的东西不放。

修去每一层人的东西,都是人与神的较量,放不下人,就不会走向神,也不会百分之百的相信神,当神?当人?我们时常面临着这样的选择,放不下人又想当神,脚踩两只船的做法必然会使这层修炼的时间被人为加长,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会加强这种不正的因素,而且会反映到常人社会中来,带来常人的麻烦,也就是出现这种干扰和迫害。所以在以后的修炼中,我经常提醒自己是个修炼人,找到真正的自己,我是一个大法粒子,是大法构成的全新的生命,思想、言行不符合法的都不是自己,一概不承认它,一切用法来衡量,经过不断的要求自己,虽然有自我表现,可是能很清醒的看到它、抓住它、及时清除它。

(四)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每隔一段时间就想松一口气,缓缓劲,这一松,就是在向人那边走。就象那个橡皮条一样,一松手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了。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在虎视眈眈,你一放松,正好乘虚而入。放松的因素很多,放松的主要原因是人的观念造成的,也是放不下人的东西,求安逸、求人的舒服,也是对修炼的机缘不珍惜等。

其中还有两个因错觉而导致的放松,也就是对大法弟子修炼的状态认识不清。一个错觉是,大法弟子走过七年的艰难历程,在不同时期都能正念正行,严格要求自己,历经魔难,“坚修大法紧随师”(《洪吟(二)》〈心自明〉),走到了今天。不同时期、不同层次做的好的、符合标准的,那已经过去了,隔开了,剩下的还是人在修,还应该像以前那样严肃对待修炼,严格要求自己。可是人的这面就会起人心,把过去的正念正行,曾经无条件的向内找,曾经的学法不怠,当作了自己的资本,把常人的那套拿在修炼这来了,误以为现在也是这样的,这种错觉使自己躺在功劳簿上,自满了,看不到自己的问题了,从而放松自己。其实达到标准的都隔开后,剩下的还是人在修,这时人心可能比较重,不但不能放松,更应该抓紧。

另一错觉,当我们在一段时间感觉状态不好时,做什么事也不顺,环境干扰也大,与家人、同修的矛盾也突出了,那时我们会找自己的问题,会静心多学法,痛苦的修去自己的执著。而后什么又都平服了,什么都顺了,工作也有了成效,成绩也都在那摆着呢?这时谁都会认为你状态好,自己也认为好,这段时间就不会像前一段出现问题时严格要求自己了,在顺境中就不去找自己的不足了,哪都挺顺的找什么呢?学法炼功也可以少一点了。其实这段的顺,是因为前段的不顺,自己在矛盾干扰中多学法,向内修正自己所得到的这段顺的必然结果,我们认为前段不好时的状态,其实是好的状态,是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而做事很顺的这段状态,由于放松了自己恰恰是不好的状态。这样下去必然会导致出现下一段的不顺和新的矛盾。这就是每次出现大的问题前都发现不了自身存在问题的又一个原因,看不清这种因果关系。当然就是自己意识到这些,也会不时的出现逆境和矛盾,因为这就是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但毕竟我们心里明白,什么环境下都不放松,正确对待,不会人为的加长这一层次的修炼过程、叫邪恶钻空子,减少损失。

二、在大法中熔炼自己

(一)同化大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学法不够,有些问题还在迷中,对法认识的不足,要想破迷修好自己,学好法是第一重要的。为了使自己注意力集中,学好法,根据自己的情况,我还是选择了背法。这一年,我基本上采取背法的形式学法。《转法轮》以前背过三遍,这一年又背了三遍,而且对师父发表的所有新经文和国外的新讲法都背,至少背一遍。背法只是一种学法的形式,而真正学好法是看自己的心。以什么心态学法这很重要,摆放好基点,为什么要背法呢?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大法构成的全新的生命,无条件的同化大法是我们最大的渴求,珍惜这万古机缘。学好法,提高自己才能证实法,救度众生,走到今天每个大法弟子都清楚这一点。

摆好基点,以纯净的心态背法,那真是幸福美好的时刻,有时豁然明白了一个法理,顿感全身通透,十分舒畅,就感觉自己在那一层次的天宇是那么明亮;有时背着背着,不是明白一个法理,是比较深层理解法的内涵;有时真的背進去了,溶于法中,什么人的想法也不会有了,真是法的一粒子,似乎明白了许多许多,也描绘不出来明白的是什么,那是很难放下这部法,愿意永远这样背下去;有时就是在背,什么感觉也没有,就尽管去背,把法刻在心里,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会突然想起背过的法,那时法点明了自己。学法时,把自己放在其中,师父的每句话都是对我讲的,大法不断在点醒自己,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洗刷自己的心灵,体会到师父慈父般的千呼百唤在招领自己走在回归的路上,经常也是泪流满面,心里只想着感恩。

背法的过程是生命同化法的过程,是修心的过程。记得我背第一遍《转法轮》是在二零零一年,用了四十天的时间背完,背完后,我最大的体会就是“修心”。从那时候起,我遇到很多问题时知道向内找,虽然还很不成熟,但心里明白修炼中要不断找自己的问题,修自己的心,才能提高,尤其在大的问题上都能够在心性上下功夫,也使自己少走很多弯路。

在这一年的背法中,真是提高很快,隔过去的也快,有时都不容自己更多的体悟就过去了,一难接着一难,一个考验接着一个考验,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可是一层层的人心不断的得到归正,对出现的问题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有了实质的突破。就感觉越来越知道了什么是修炼?越来越在根本上修,越来越抓住了实质,今天认为看到了根本问题,应该这么修,明天又发现了更根本的东西,回头一看昨天认识的还是表面,就这样的在不断的更新。

在同化法的过程中,能从根本上找到自己的根本问题,也就能够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实修自己。从每一表面的言行都可找到它的根本,然后就从根上挖去它,用法去破除它是很容易的。比如:在营救同修的问题上表现麻木,且对不同的同修用心也不同。这个问题好象是个普遍现象,过去也不以为然。可是当自己心性提高后,很容易找到这种麻木是源于旧宇宙的“私”,当真正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站在法上去看待这些问题,简直对自己的状态是不可容忍,一个助师正法的大法徒,长期抱着这个私不去,在正法中混事,能证实什么法?那不跟正法对立的吗?与师父做的事相违背的吗?我震惊于自己的状态,怎么会这样?只有同化法后境界提高后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才能从根本上得到归正。这以后对同修的营救不管认识不认识,都尽心去帮助,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心性达到那一层次,那一层次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这样,自己的心性达到了,也感到非这样做不可,没有去强为,是心性在那一层次自然而然的表现,不是故意做出来的。

有些心不好去,或感觉去起来很难,是因为我们不想去,没有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还想当人,认为人的东西是好的,就不想放弃,因为境界在人这,就认为人的东西好。当你跳出这个层次,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你就破开了这层迷,看到了比人更好的东西,才会看到人的可怜、人的累,看到了更好是什么,就不会再要比这低下的人的东西,认为人的东西好,是没看到比人更好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在法理上没有认识上去,就是说,有些心不是生硬的去,当你明白那一层法理的时候,你的境界已经在那一层了,破除你以下的东西是轻而易举的,为什么达到罗汉以上层次,人心就带动不了他,他不会和人争斗,要人的利益,因为他看到比人更高的理,更好的是什么,看到另外空间的因果关系,看到了谜底。如果在人的境界,就放不开人的东西,只注重人表面层次利益的得失,而不计实质后果,被人的理所迷。所以同化法是我们提高的关键,大法能使我们不断清醒,能破我们在不同层次的一切迷。这么大的法,象一炉钢水,熔炼我们那点执著那是瞬间的事,关键是我们让不让大法来熔炼,是不是在大法中修炼,学法时是不是把自己放在其中,洗刷着自己,得没得到法?虽然有旧势力的干扰,还有很多的其它因素,但只要我们站在法上,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溶于法中,让大法来熔炼,我们就无所不能,那提高就是很快的,就会减缩我们在每一层次的修炼过程。

(二)、用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去人心的一切执著

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不是那么简单的,其背后有着相当复杂的因素。旧势力给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做了安排,还有旧宇宙的因素,那些没有归正生命,都想左右我们的一思一念。我们在人中,我们在迷中,我们的主体在这,我们的一思一念决定着众生的存与灭,决定着那些星球、穹体的更新、存留。师父赋予我们巨大的使命,历史需要我们承担起这重大的责任,我们怎敢轻易的放过这一思一念。

过去,嘴上一直在说,要从一思一念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一思一念上修正自己,可是经常没有落在实处,只有在同化法的过程中认识到了,真正站在法上才能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破除那些不正的念头。当然首先是分清反映在脑中的念头是不是自己,心中有法,用法去衡量。当别人伤害到自己时候、同修误解自己的时候都会触及到自己的心,也就是那些观念,触及到谁了,谁就会表现,就会反映到自己头脑中,作用在我们身上,就好象自己这样想的,不是!首先要否定它,那不是我,我不能要它,能救度的救度,不可救药就解体清除。每一思,每一念都尽量的不随便的放过,在另外空间都是有形生命。比如,甲同修和我讲,一天她因为一件事没做好,感到非常懊悔,心情沮丧,这时她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个生命,扎在一个角落里捂着脸非常后悔,简直没脸见人,同修知道心里的懊悔反映是它的作用,就跟它讲:别后悔了,谁能没错呢?没做好,接受教训,下次做好就是了。那个生命顿时高兴了,自己那种状态也消失了。还有一次,甲同修对乙同修产生了情,虽然都是女性,在一段的接触中,似乎翻出甲同修历史上什么东西,她认为乙同修曾经做过她的丈夫,由此陷入其中,虽然在不断否定它,可时不时的被其带动。一次她盼着乙同修到她家去,结果两个月也没去,她时常被情带动陷入痛苦。有一天,她振作起来,决定彻底了断这件事情,不能再被情带动。发正念她看到另外空间一个庞大的生命,就是那个情,它在哭,同修跟它讲:你是情,留恋过去的东西,不愿放弃,可是宇宙在正法,一切生命都不能干扰正法,你要离开我,在我的周围环境等着,我会救你的。可是,情还在哭,不愿离开。同修讲,你不离开我,我要离开你,我必须为宇宙中的那些众生负责……讲着讲着情又掉了眼泪,这次它不是为自己掉泪,它被大法弟子为宇宙众生能得救而舍尽一切所震撼,它哭了,这个庞大的生命走了。这时同修感到十分轻松,从身体里好象去掉一大块东西。

修正自己一思一念的,也是从根本上修正自己。每一天、每一小时,得有多少思念从脑中流出,多少正负生命的思想作用在我们的大脑中,我们都要用法衡量对与错,修正它,不能让那些不正的想法所左右,分清它,及时清除,对众生负责。我们归正了那一念,与之相对应的另外空间的生命就能够被救度,我们不就是这样一念一念的修过来的成就了那些生命吗?

三、在制作真相资料中走出自己的路

做了几年的协调工作,突然一个大的环境变化把我推到制作真相小册子这个陌生的工作中。我当初制作的小册子是面对小学生的,对于做真相资料,我没有任何基础,脑子简直是空白。我看了好多真相小册子,就模仿着做,做出后,自己看着都不是那么回事。幸运的是,我身边有位同修他做此项工作很长时间了,很内行。在向他学习和交流后,我好象入了一点门,初步认识到做小册子不是简单的几篇文章的拼凑,平时要用心阅读很多文章,在一定范围内的材料中,逐渐压缩筛选出最适合的资料,还要根据讲真相面对的特殊人群选择适当的表现方式。我又从新开始组编资料,选中材料后,如何表现他们呢?针对这些小学生,心想,我应该像他们的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把我要讲的深入浅出的、自然而然的象讲故事一样讲给他们,使这些稚幼的心明白真相、得以净化。这种想法就贯穿在整个小册子的制作中。为了使内容连贯、自然,题目之间就加上一些导语,就那么几句话,有时就想了很长时间,开篇的序言也是,开始写很费劲,简直是找不出合适的语言词汇,怎么这么费劲,我想,这是人在使劲,所以写不成。一天,在写序言时,我心态很纯净,好象孩子们就在自己的眼前,是在用自己的心告诉他们真相,这时心是慈悲的,真是为了救这些孩子们,写着写着双眼已噙满眼泪,这样很顺畅的就写出来了,其它的导语也是这样写出来的,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插图,这样第一本小册子产生了,投到明慧很快就登出来了,内容基本没改动,我心里很高兴,心想,以后就这么做就行了。

第二期按照这种模式做出来后,一周多了也没有登出来,我有些坐不住了,什么原因呢?开始只从做的方法上找,从选材内容、编排顺序找,征求同修意见后又从新改编,正当我改编就绪时,第二期登出来了,打开一看。明慧同修删改了将近一半,从删改的内容,看到了自己选材的局限性;打破了我做第一期的套路模式,我看到自己凭经验办事的常人的观念。从同修的选材改编中,体会到他们那种平和的心境,看看自己编的,有那种生拉硬套、强调说明的东西,还含着一点激進的东西。师父在《在音乐创作会讲法》中告诉我们:“你刚才形容的这些词,有一句说的非常好,就是“平和”。(众笑)人类过份的激情、强烈的战斗性啊,这都不是正常人类状态,其实是在魔性之下搞出来的。”“而平和状态才是善的,实际那才是真正人的状态。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辉煌的展现啊,可是是以平和为基础的。”党文化的毒素在自身还有体现,我意识到,做好这项工作,必须清除这些东西和人的观念,不断的纯净自己。

在做真相小册子过程中不断的有心性的考验。自我、求名的心也时常表现出来,做出的小册子发给明慧后,每天就关注着登没登出来,及时登出来了,就很高兴,否则心里就不舒服,自己的心随着被揪的上来下去的,这个心就一直去不干净,有时表现的还很强,就是放不下,最终导致矛盾突出了,当时我又接手了一个面向农村讲真相的小册子,做出后,二十天了也没有音信,小学生的那个十天了也没有登出来,近些天写的交流文章登出来的很少,天天看着、盼着,一次次的失望,我真是难受极了!心情非常沮丧,觉的自己不行了,真的不想受这份煎熬,不想做下去了。可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遇到问题知道是自己心性的问题,是能够向内找的。当我静心学法,向内找,跳出事中看自己的心时,才意识到,这个求名的心有多么严重,好象一切都为了它,做时觉的心很正,可是当结果不如意时,就不干了,带着这样的心,做出的东西怎么能救人呢?又怎么可能登出来呢?由于抓紧了学法,从根本上分清了哪是真正的自己,一定要当自己的家,不再为这些假我、名利活着。这次我必须从根上挖掉它,起码是从心里分清它,即使它再表现,我不会再随着它走,心里豁亮了许多。可是紧跟着,又怀疑自己的能力、水平问题,还是法破开了迷,师父讲:“谈水平的问题,我现在还觉的不是水平低问题,关键是创作出来的东西能够是传统的、大家喜欢的,走出一条正路来。”“就是说你怎么样能既正又对民众的口味。实际上说白了,就是大法弟子创作出来的如何,水平不是问题,怎么样走出自己的路来才是关键。”“但是你们要做的不好也会有阻碍,因为大法弟子干什么都与修炼分不开。其实人类是围绕着大法在转的。你真的拿出自己的东西你们看看,谁都要听,谁都要看,甚至很多人要学的。 ”(《在音乐创作会讲法》)

我马上振作起来,我不求结果,应该做的,我就去做,就尽自己的心,走出自己的路。我首先从网上翻看了所有明慧期刊资料,了解到这个小册子并不与其它小册子重复,比较有特点,过去同修做的很好,很多同修都愿意下载使用,现在停了半年了,我一定能够把它从新做好。首先在结构上做了调整,突出特点,删去与其它小册子相同的内容,以展现大法美好、洪传世界、福泽众生为基调,主要以明慧网刊登的反映农村题材为主要材料内容,以农村百姓容易接受的简单明了的表现形式展现出来。做时心态平静,只想着我要救度的百姓,又有一种势不可挡的劲头,觉的我一定能够做好,谁也挡不住。我感到了正的力量在加持我,师父在加持我,一切都是那么得心应手,很快就找到了中意的材料、适宜的插图,在很短时间内就做出来了。紧接着又做出一个给教师讲真相的小册子,一周内全登出来了。在以后制作真相材料中,我真的感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由于学法内修你做的越来越好,神就会给你应有的智慧、给你灵感,让你在学习中明白很多、让你创造出更好的东西、让你技术更高、让你超越。”(《洛杉矶市讲法》)

做了一段时间,老觉的自己欠缺点东西,由于我长期居住在城里,给农民讲真相,总感觉离他们有些距离,也想得到第一手材料和小册子的反馈情况,为此,我几次到农村与那里的同修接触,很有收获,在与农村同修的交流中,他们的正念正行、面对面讲真相破除了自己的一些观念,有些地方的同修们真是做的很好,环境相对宽松,他们集体学法、炼功,每天出去讲真相、劝退,有的乡镇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明白真相、三退了。回来后,觉的很充实,离他们近了,做出的资料更接近他们了。根据同修的建议,根据农民文化低等特点,又做了進一步改進。

为了所作的真相材料更好的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除了每天要学好法,我尽量坚持整点发正念,每次做完后,发正念都是请全体大法弟子正念加持小册子的内容,清除阻碍世人得救的邪恶因素,让世人愿意看、能接受,破除他们的观念,得救度。同时在技法上要求上進、不断提高,编排时尽量保持心里纯净,用心念正。比如:为使网上的文章放在自己所作的小册子里适中,照搬过来有时是不行的,小册子有它的主线,每个题目又有它的特点、次序安排,就需要作些修饰,但我把握题材内容不变保持原材料的真实性,只是变换一下人称、题目,或内容的删节,这样使文章在整体上不生硬,看着顺眼。在插图上也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些也是我从明慧同修的删改中体悟到的、学到的。有时也在偷懒,明明知道选材不大合适或结构需更新一下,但嫌麻烦、图省事,就把这个包袱扔给了明慧同修。每当看到有删改时,是自己意识不到的,细细体悟同修的删改,真是一个提高;如果改的地方是自己意识到的、没做好,心里很愧疚,这就是自己要修的。

在做真相小册子的过程中,真的感觉是在走自己的路,它不是单一的工作,是在走修炼的路,心性提高了,法就赋予你智慧和能力,做出的资料,有时自己都觉的真不是人能够做的出来的。每一期与每一期做小册子的心态意境都是不同的。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自己就得快速提高,跟上。因为整体同修们在提高,他们投在明慧的稿件与以前也不同,都在提高,所以每天、每月的题材在变,正法形势在变,同修在变,世人在变,自己的心性层次也必须提高,所以每期的小册子决不会套用原来的模式,虽然有时在形式上变动不大,其实质是不同的。

以上个人体会,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