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资料点 证实法的粒子团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恩师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们常常是含着泪,哽咽着看《忆师恩》的,我们真的太羡慕写文章的那些大法弟子了,他们能有幸见恩师面,这是一个生命何等的荣耀啊!我们没有这么幸运,因为时间不可能倒流再回到过去了,但这使我们更加珍惜现在这万古难逢的正法时期,更加珍惜我们现在拥有的正法时期大法徒这一令宇宙众神都羡慕的称号。我们虽未见恩师面,但是恩师就在我们身边,当我们陷在执著中时,恩师的慈悲点醒了我们,恩师让我们拥有了神通显神迹救度众生,我们在恩师的慈悲呵护下,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

现在我想把我们四位同修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的点滴感悟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文中提到的大姐、二姐、四姐,我们虽然不是亲姐妹,但是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是大法中的一个小粒子团,我们一起证实法,我们一起被迫失去工作,我们一起悟到了怎样识破旧势力的安排,在一思一念上归正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现在我们又一起做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宇宙中最神圣的事。

一、师父的安排——我们的真相资料点的诞生

那还是在二零零四年八月份的一天,我们几个人一起等着大姐去取真相资料回来给同修们分。不一会儿大姐就回来了,却没拿回资料,我们焦急的问,《明慧周刊》和资料呢?大姐非常严肃的说:“甲姐(提供资料的同修)传过话来说,以后不给我们资料了,让我们自己做资料,如果需要技术,甲姐来教我们,并且机器、设备都有。”我们一听都愣住了,每个人都不同成度的生出了怕心。由于怕心,非常希望见到甲姐时她能改变主意,继续给我们提供真相资料。但是我们主意识也很强,不管怎么怕,如果甲姐真的让我们自己建立资料点,那么我们就建!我们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这件事情表面上是一些客观原因促成的,实质是师父的安排呀!虽然我们很怕,但是如果师父真的为了我们安排了这样的证实法之路,那说明我们肯定行,一定听师父的!就这样,我们的资料点建成了。

(一)实修

有一段时间里,发现自己特别喜欢背后说同修的不足,并且说着说着就愤愤不平了,也知道自己不对,但是当时就是抑制不住,过后很自责:“为什么这样呢?是被哪颗人心带动了?”真正的向内找自己,我这个人是一个很能张罗的人,个性很强,很主断,能力也很强,很能辩解,这样就形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当我认定一件事情应该怎样做是最好的时,就再也听不進去同修们的意见了,每当听到与我不同的建议时,我心里就不舒服,被执著自我、争斗心、急躁心带动着,一定要想办法说服别的同修,让她们认同我。由于被这些执著心带动着,与同修切磋提到别的同修不足时,并不是善意的想帮助同修提高,而是陷入了常人式的找别人的毛病中了,好象自己修的很好,没有一点毛病,都是别人的不对。慢慢的对同修们就产生了不同的怨,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修的这么差劲,怪不得资料点做做停停,断断续续,原来自己没有达到法的标准,没有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归正自己呀!

认识到了就归正。首先,先放下自我,只要同修给我提出问题,我就认真的查找自己,还有哪颗人心,并修掉它,把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再想说同修的不足时,马上识破这是邪恶让我产生怨,妄想间隔我们同修,就立刻正念铲除掉它,归正自己,并加持同修;如果真的发现同修有执著时,就站在同修能接受的角度去与同修切磋,帮助同修破除障碍提高上来。当我做到真的向内找自己,真的不再有怨同修的念头,真的能站在同修的角度去看待同修的执著时,我发现,原来同修们都在向内找自己,是我的那么多人心造成了同修们的间隔呀!

(二)师父加持,正念显神威

跟甲姐学了一天半的操作,我们的资料点就开始运作了。大姐从没摸过鼠标,然而现在能编辑简单的小册子了,她的亲身感受是:全是师父的加持。

才建资料点时,真是难死我们了。因为什么都不懂,有时没留意,碰了鼠标或压了键盘,电脑荧屏上的文件一下没了或变了,正打印到半道,怎么办?我们的心一下揪起来便落不下去了,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怎么办好。老是这样不会做,也不行呀,大姐当时非常盼望别人能站出来学电脑技术,而不是自己(私心),可是大家都望而却步,她就想:“谁都不学,我学!”就这样大姐开始自己摸索着学起电脑了。

大姐刚学编辑时,一下把文件编没了,她的心一下就到了嗓子眼,脑子里各种念头都出来了,后悔自己学它干嘛呀?怕担责任的心一下上来了,心情低落极了,又后悔又自责,关闭电脑时出个对话框,问:“是否更改?”因为不懂电脑不敢随便动,也不理它什么对话框,就一个劲的关闭,可是关不上,不知道选“是”对,还是选“否”对,犹豫再三选了“否”。关闭后不死心,把电脑再打开时,文件又恢复了,悬着的心一下落了底,她知道是师父加持她选了“否”,激动的说:“谢谢师父的鼓励和加持!”

有两次想弄的弄不出来,大姐心里又急又闹又灰心,一点正念都没有了,她就用鼠标乱点,一下荧屏上出现了“心想事成”四个字。她一下正念出来了:哎呀,我行啊,我能行啊!这是师父的点悟吧?她信心十足,在师父的加持下,又一个难点突破了。

大姐在学电脑操作的过程中,也很注意修心,执著自我的心、争斗心、急躁心、灰心,气、怨、观念等执著一出来,大姐就努力修去它们。随着执著心的去掉,心性的提高,做真相资料的难点也在一个个的突破,就这样在师父的一次次加持下走到了今天,她常常兴奋的说:“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啊!”

(三)默默补充

二姐是一位性格内向、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从建立资料点到现在,二姐都是挑最不好干、最麻烦的活来干。我们几位同修的丈夫都不知道我们在做真相资料,所以只能来资料点半天,而二姐在资料点的时间是最长的,常常是她一个人在资料点一待就是一天,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对每一个环节她都非常认真,边打印、边对版,她做出的真相资料既干净又整齐。

她也不是一开始就能做到这样心态平静的默默补充的,刚开始做资料时,一次装订《九评》,怎么也订不好,书钉不是立着,就是订不透,只好用钳子拽出来,再从新订,反反复复,折腾了半天,订书钉把手都扎破了,还是不行。这时她也开始闹心了,心越来越烦,不好的念头也翻出来了:“这可好,谁也不订,就我订,在电脑前打印资料多好,一手活。”这念头一出,她马上就识破这里有怨心、妒嫉心、求安逸心、争斗心、攀比心,她立刻正念铲除,心里说:“只要能救度众生,我就干。”

(四)形成圆容不破的小粒子团

资料点刚成立时,由于我们怕心都很重,再加上邪恶的干扰,互相之间协调不好,每个人都不同成度的在执著自我,这样促使资料点只能勉强供应上同修讲真相的需要,机器、设备总出毛病,制作出的资料也不太整洁,我们的心里都很急,也常发正念铲除,但是还是一团糟。

当同修们都冲出了怕,真正的把做真相资料的过程当作修心的过程时,我们发现每个同修除了做好三件事外,同修之间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是多么的重要啊。

由于长期的社会生活,我们各自都不同成度的有夸人、爱当面说好话的习惯。师父说:“那魔还会夸奖你,说你有多高呀,说你是多高的大佛,多高的大道,认为你了不起,这全是假的。真正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人,你的各种心都得放下,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大家一定要警惕!”(《转法轮》)通过学这段法,我们悟到:夸人能引起同修的执著或加强、扩大同修的执著。我们便达成共识,同修做的好的地方不说,以免同修自心生魔,做的不足之处,一定要当面善意的指出来,并在法上切磋,每个同修也都能曝光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头,让其他同修引以为戒,我们之间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形:你给我指出执著心,我悟到了,便努力修去它,如果没悟到,我便让你给我说明白了,为什么是执著,怎么不在法上了,在法上应该怎样做,然后自己向内找去掉它,如果在法理上没悟到,转不过弯来,回去慢慢想,还想不明白,那就还要找对方弄明白了。能达到这样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的,做的过程中同修们都经历了艰苦的修心过程,由最初的向外找、怨同修,到一点点向内找,再由口头向内找,到真正向内找,一点点修自己,在去掉执著中,我们感受最深的是恩师常常借着同修们的嘴,点醒自己还意识不到的执著,面对执著,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把心放下,把自己交给师父了。”现在我们这个小整体里的每位同修都在逐渐的放下自我,圆容整体,资料点也在逐步的走向良性循环。

二、摆正基点,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节约

二零零零年我们四人一起進京证实法,被非法抓回来后,单位给我们几人办班,邪恶说如果想继续工作就必须“转化”、“揭批”,如若不然,就只能买断或被开除,在当时的邪恶环境下,看起来不“转化”不“揭批”,想继续工作是不可能的了。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我们不但在大法中身体得到了净化,而且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法,我们往哪“转化”?!我们“揭批”什么呀?!我们选择了买断,在签字的头一天晚上,我的脑海里思绪万千,想着自己如何经过努力得到了这份令人羡慕的工作,想着那份丰厚的工资待遇,想着自己失去工作后生活的着落问题,我的心里非常难受,对利的割舍那真是剜心透骨啊。我找来了四姐,四姐看我这样,与我一起回顾走过的路,大法那无私的给予,恩师那慈悲的呵护,一幕幕的出现在了眼前,我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记的第一次知道印真相传单需要钱,那还是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左右。我们四人切磋后,大姐立刻决定拿出自己四千元的积蓄,我们其余三位各自拿出二千元钱,从这以后,我们有余下的钱就都放在了印真相传单上了,但还没有节约的意识。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九评》的推出,我们越来越感受到救度众生太需要资金了,一本《九评》近二百页,光盘就更贵了,如果想让众生明白恶党的邪恶,揭穿它的谎言,就需要我们同修大量的散发《九评》,在制作《九评》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纸、墨粉,还有机器的耗材、维护和保养等,到处都需要资金。

想着恩师的承受和巨大的付出,救度众生的紧迫,我们决定从自身做起节约每一分钱。平时爱穿戴的我们很少進商场购物了,把以前的服装都找出来,洗干净,穿整齐就可以了;在吃的上,我们都挑市场上最便宜的菜买,我们的孩子(小同修们)在我们要求下也开始极少甚至不买零食了。一次四姐家上小学四年级的小同修,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用天真而又略带责问的口气问妈妈:“妈妈,为什么别人的妈妈都给买好吃的,而你却不给我买呀?”“妈妈,我看着同学们吃也很馋呀!”妈妈爱怜的对女儿说:“女儿,你是大法小弟子,你应该口断执著,如果馋了就在心里发正念铲除对食物的执著,现在是正法时期,有那么多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们应该把节省下来的钱用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上。”女儿懂事的点了点头,这以后很少找妈妈要吃的了。四姐说:“刚开始一段时间里,对女儿的情放不下,只要看见卖水果的摊,思想中就冒出给孩子买点的念头,我马上识破这又是不正的东西让我浪费钱了,虽然心里很难受,但我还是强迫自己扭头就走,慢慢的对孩子的情放下了,再看见水果摊时,就不动心了,现在孩子对吃的执著也放下了许多。”

大姐家的女儿上高中了,大姐和女儿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家离学校远,孩子的爸爸怕女儿学习累,每月给他们千余元生活费。可大姐穿的是带补丁的袜子,经常与女儿吃面条拌大酱或咸菜,有时思想中也想:“女儿学习这么累,却啥也吃不着。”她马上否定这一念:“我们炼功人吃什么都一样,我们的身体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不需要常人的东西来补。”

我原本是一个很会过日子的人,该花的钱我一定要花的,该节省的钱,我也一定要节省的,省下来的钱我都存在了银行里。自从二零零零年知道救度众生需要钱后,我就再也没往银行里存过钱。我失去工作后,丈夫的工资还是由我来掌管,每月除生活费外,还能节省下来千余元钱,都用在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上了,月月如此。

那还是在二零零三年,有一天母亲(同修)突然对我说:“你爸爸没了后,给我留下了八万元,我修大法了,一身病全好了,也不用花钱住院了,你修大法了不用我挂念了,你弟弟、妹妹还是个常人,将来我们跟师父走了,他们还得在常人中生活,我把这些钱先给他们分了吧,以后也不用挂念他们了。”我听了后立刻给母亲指出:“妈妈,你这是对儿女们的情没放下呀,我们修大法后,人生道路师父就给我们改变了,我们的一切因缘关系师父都给我们摆平了,我们的生命都是师父给予的,我们只有放下一切执著,修好自己,才能对得起师父啊。再有你想一想,如果安排你有钱,应用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上,而你却给儿女们分了,你这不是在害儿女们吗?他们不应该得这钱,而你却让他们得到了,你这是在让他们造业呀!而且造的业还不小呢。”听了我的话后,母亲悟到自己错了,以后再上来这些念头和对儿女们的情时,她就一起正念铲除下去,到现在为止,母亲的积蓄几乎都用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上了。

我们资料点也常常接到不从我们这取资料的同修送来的钱,她们每月都拿出几百元钱,问她们为什么把钱送我们这来,她们说:“我们那资料点的同修说钱够用了,而你们这需要资金,都是为救度众生,把钱放在哪都是一样的,只要是用在了救度众生上就行。”做资料的钱都是同修们一点一点节省下来的,所以我们四人在用钱的方面非常注意,几乎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人决不能为了自己的事而用资料点里的一分钱。

师恩浩荡,无以回报,为了度我们,为了救度众生,恩师操尽了心,吃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恩师不要我们一分钱,只要我们这颗坚修大法的心。同修们,让我们珍惜这瞬间即逝、令宇宙众神都羡慕的助师正法时期吧!让我们走好,走正这条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吧!让我们少留下些遗憾,珍惜我们现在拥有的时机吧!真正的用实际行动去报师恩吧!

谢谢恩师苦度了我们!谢谢恩师选择了我们!谢谢大家!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