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 在正法中走正自己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东北大法弟子归真,能够参加大陆第三届网上法会,在这里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我心中充满了喜悦。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也许是来自遥远史前的夙愿,在我刚得法时就有一念:遇到这么好的大法我一定要一修到底!那时我每天学法炼功、参加洪法都特别精進,感到生命能溶于法中是多么幸运、多么幸福。但是不久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在这些年的风雨魔难中,我坚定修炼、证实大法,曾多次遭邪恶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我刚从劳教所闯出来,当地同修找到我,告诉我我们地区原来做资料的同修几乎都被关押迫害,现在能够做资料的同修很少,让我先别回家,最好直接去资料点。当时我的心里很矛盾,自己被非法关押了两年多,受尽了各种酷刑和折磨,我当时的心态是想回来后多学学法,边工作边做一些“力所能及”证实法的事,还能够照顾老人和孩子。可是面对当地这种状况,我的心很沉重,大法弟子的责任使我不能推卸,就这样我选择到了资料点。在这期间曾有亲属找到我,要给我安排一份薪水优厚非常适合我做的工作,但当时资料点人手确实很缺,我思量再三还是放弃了想去工作的想法,这样我在资料点上一做就是三年。期间在同修们的共同协调配合下,我们开始扶持建立资料点、组建学法小组 、破除旧势力的间隔增加交流整体提高、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整体营救狱中同修等等,因为紧跟师父正法進程,我们当地的证实法形势越来越好。

整体的环境虽然好了,但迫害还是时有发生,在这几年间我目睹了身边一些做资料的同修陆续被邪恶抓捕关押迫害,当初一起开始做资料的那些同修现在几乎没剩几个。当地的邪恶也一直把我作为重点,想方设法妄图抓捕我并骚扰我的家人。为什么对我的干扰一直不断,为什么邪恶把我作为重点,当我开始静下心来真正的用大法对照自己,从新审视自己所走过的路,我发现并不是因为自己做的多了邪恶就要来干扰来迫害,因为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邪恶对我的这一切干扰一定是我的心态不够纯净造成的。

当真正面对和深挖自己这些不好的心和执著的时候,简直是剜心透骨的。我觉的自己这几年几乎舍尽了一切,放下了生死全身心的投入到证实法中,怎么还做不好呢?但是正法修炼是严肃的,大法弟子的心性是有标准的,在大法中仅仅有坚定和付出是不够的,不管我们做什么,心性的提高才是第一位的。这些年来长期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中,只想着“轰轰烈烈”的证实法,却忽略了注重实修自己和心性的提高,不知不觉生出了很多人心和执著,如在大法中求名的心、干事心、显示心、做事武断、听不得不同意见、喜欢听赞扬的话等等。当我真正认识到自身存在的这些问题并不断去掉它们时,才感到自己发生了本质的改变,在以后做证实法的事时我的心态比以前更纯净了,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做事张扬了,而是放下了证实自我的心,低调的、默默的做好自己该做的,圆容大法所要的。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当地证实法形势有所好转,资料点也逐渐转向家庭式的遍地开花,参与做资料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我也不象以前那样忙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觉的再象以前那样“专职”光做资料点的事、生活上还在靠着大法弟子的帮助有些不妥;另一方面,由于这几年不能管家、不能照顾老人和孩子,周围的亲友因此也很不理解。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开创在常人社会中,今天大法弟子所走的路是留给未来人的参照,所以我们一定要走正。我决定去找工作,到常人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去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圆容大法。

其实要迈出这一步当时对我来说是很艰难的,这些年中也曾有过几次这样的想法,但是一直都没有真正下决心去做。开始是因为做资料的人少,当地证实法的环境还不太好,走不开,后来环境逐渐好转又生出了干事的心、求名的心,自认为自己很重要,自己所做的项目别人做不好,另一方面潜意识中还有执著时间、执著个人修炼圆满、不愿面对常人社会复杂的环境等人心。后来通过学法我悟到了,师父从来没有让我们什么也不做了光做证实大法的事,而是要我们平衡好家庭、工作和社会的关系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是我没有圆容的理解好法。当我悟到了这些之后,我下定决心找到了工作,开始了边工作边修炼、证实大法的路。

环境的改变,修炼状态也随之发生了很大的转折,下面的这些体会就是我这一年来的修炼心路历程。

*  信师信法  突破经济封锁

当家人得知我要去工作的消息,他们都感到很高兴,我借机又跟他们讲了真相,发现他们不再象以前那样抵触大法了,不但理解了大法,有的当时就写了“三退”声明。我原想在正法结束之前可能不会再有机会和他们相处了,但后来我发现,该我去救的有缘人还一直在等待着我去给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他们。

离开了原来资料点的特定环境,真正走入社会大的环境后,我仿佛从一种“专修”的状态中又从新走入常人复杂的社会中修炼,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当有一天我走在一个繁华的商业街上,看到身边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群时,我的心中感慨万千。师父让我们救人,这些芸芸众生能有多少人是明白真相的,还有多少有缘人在等待明白真相、等待我们救度啊!当时我心里发出了慈悲的一念:师父,我一定要在这个环境中做好,救更多的人。

正当我充满信心去面对现实的时候,实际情况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简单。两年的非法关押几乎与世隔绝,又加上在资料点三年多的时间,我的环境一直相对比较封闭,接触的人很少,几乎都是同修,这使我对现在社会的状况几乎是一无所知。那么我回到常人社会生活中第一个面临的问题首先就是要解决经济问题。一开始我所工作的那家公司,业务量很少,虽然在时间上很宽松,能够有很多时间做三件事,感觉也很充实,可是却很少有收入,根本解决不了生活问题,长此下去也不行。我个人体悟我们在常人中修炼做的好的状态应该是:既能够解决生活问题,不让家里人受连累,同时还能做好三件事。我觉的在工作方面也应该投入一定的精力去把它做好。有的同修觉的修炼人不执著于个人得失,干什么工作无所谓,只要能解决吃住问题就行。我觉的这是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来看待这个问题,是在消极承受旧势力给我们设的经济魔难,如果我们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我们工作好了,收入多了,并不是为了追求人中的幸福和个人利益享受,这也是在这方面证实大法,同时也是给未来人留下一条参照的正确修炼之路。

邪恶几年来尽一切所能用尽一切手段对大法弟子進行各种迫害,其中之一就是经济上的迫害,而目前这个社会的实际状况是,各个领域、各行各业都被人挤的满满的,这些年邪恶在对大法的迫害中,几乎没有大法弟子的立足之地,很多大法弟子这些年的生活都被迫害的非常贫困,多数同修找的工作大部份都是一些费时费力又挣钱少的工作。我在法上悟到:这是一种不正确的状态,修大法应该是有福份的,决不应该连生活问题都解决不了,这不是个人修炼中应该承受的问题,而是邪恶旧势力针对大法、针对大法弟子整体的迫害。我们不能承认这种经济迫害,而应站在法上从根本上否定它。

法理上悟到了之后,我就离开了这家公司,很快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找到了另一份工作。这份工作的市场潜力很大,业务比较繁忙,收入也不少,我想是因为我在法上对这个问题有了清晰的认识,从而否定了邪恶对我经济方面的迫害,我开始不用再为生活问题而发愁了。

*  在繁忙的工作中学好法、做好三件事

我的生活问题虽然解决了,可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我又陷入了繁忙的状态中。每天工作回到家中都感觉非常的疲惫,只想休息、睡觉。慢慢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开始懈怠,到后来越来越没有精力做好三件事了,只是每天为了工作而奔波忙碌,陷入了一种常人式的状态中而不能自拔。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我也想努力平衡好工作与正法修炼的关系,但收效甚微。这时邪恶因素也乘虚而入加重我这种状态,使我正念越来越不强,后来我被干扰到连法都学不進去了,更谈不上很好的去讲真相救众生了。回想在最邪恶的环境中我都没有忘记背法、发正念、讲真相,而现在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中我却失去了精進的意识,这是为什么呢?那段时间我的心态很不好,思想中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往出返。有时想起在资料点上那段近似“专修”的日子和环境,那时每天的全部时间就是学法、发正念、和同修交流,做证实法的事,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因为那时根本不用考虑个人生活问题,更不用为解决温饱而劳碌奔波,那时心态当然很好。可现在每天能够做三件事的时间很少,我感到很苦恼,心情常常莫名的烦躁。

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面对各种魔难和干扰,唯有多学法在法上提高认识,不断修正自己、突破自己才能走过来。我用大法衡量,我走的这条路是没错的。看看周围的同修,哪一个人不都有自己的工作,不都得自己解决生活问题,不都这样修炼吗?而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种环境中精進呢?师父在《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说:“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们要工作,要学习,有家庭生活,有社会活动,同时呢还要照管家,干好工作,还要学好法炼好功,还要去讲清真相。难!无论从时间上和经济条件上都是比较难。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了不起!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虽然难,也要做得更好。” 对照大法,我知道我不能精進的关键问题还是自己的原因,我可能已经习惯于在资料点上那种按部就班的生活模式了,不知不觉产生了一种求安逸的心,不愿意面对实际生活中的各种苦难。这条路虽然难,但这是我不能逃避的、必须要走的路,也是我必须做好的。我想到海外的同修,每天有自己常人中的工作,有家庭,还要承担那么多证实大法的项目,他们都能挤时间背法,他们都能每天睡很少的觉,都能想着怎么样用心去救度众生,而我却在抱怨环境太差,我认识到说没有时间其实是自己常人的观念,还是自己不能抓紧不能吃苦,要想修炼要想精進唯有无条件改变自己、突破自己。

当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之后,我开始抓紧一切时间,在公共汽车上、在走路中,在可以利用的一切环境中,争分夺秒的学法、背法、听法、发正念。但工作仍然很忙,有时连看周刊的时间都没有。有一天我猛然悟到:一个常人为了做好一件事情,都可以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而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能有什么做不到的呢?做不好的原因是自己人的观念在障碍着,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做好工作又不能影响修炼。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利用中午吃饭的时间,找个地方静心学法、有几次特别忙的时候我就干脆不吃饭把周刊看完。随着学法的增多,我的心态越来越好了,也能够有一个祥和的心态去和有缘相遇的人讲真相了。

*  把修心性、讲真相贯穿在工作、生活中

我原来以为这几年我不再执著于常人的东西了,很多常人的心都修没了,而当我真正走入社会和工作中时我才发现,那些常人的心不是没有了,而是一直被掩盖着,只是没有环境暴露出来而已。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自己对钱还很执著,这是我过去所没有意识到的。我在和人谈生意的时候很执著,就想能挣到钱,结果却很少谈成。而另一位同修在与客户打交道时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在看似不经意间却谈成了一笔数额六百万元的生意。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很大,我看到了自己的执著和与同修在修炼中的差距。还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我很少设身处地考虑别人的感受,经常把自己的主观意识强加给别人。在工作中、生活中和别人配合打交道的时候,常常会暴露出我的很强的争斗心,经常会为一点小事和别人发生摩擦,心里过不去。师父讲过:“慈悲是修出来的,不是表现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做给人看的;那是永远常在的,而不是随着时间、随着环境变化的。”(《在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知道我的问题是对别人缺少真正的理解、宽容和善,大法弟子都是在用慈悲去救度众生,我如果对自己身边的人都不能做到真善,那我的慈悲体现在哪里呢。

我原来一直认为自己修的还不错,现在才发现自己在有些方面心性其实很差,很多不好的心都反映出来的时候我感到很沮丧,觉的自己离大法的要求差的太远了,又产生了一种消极心理,而没有主动的去清除邪恶,同化大法,还把那些不好的心当成了真正的自己,不知道该怎么修下去。就在那一段时间里,我周围接触的许多同修都给予我很多的帮助与鼓励,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修炼上,他们身上的许多优点正是我在修炼中所欠缺的,他们在大法中修出的那种无私无我的境界感动了我,使我找到了差距,我那些不好的心和狭隘的思想被大法弟子间这种正的力量场所解体。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时时在呵护我,为了我的提高,给我安排了这样的环境和一些同修,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那一段时间我经常在学法时被师父的慈悲感动的泪流满面,我在心里一次一次的对师父说:师父您费尽心血就是要把我们度成,弟子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一定会做好,把心用在救人上,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跟您回家。

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和正念的加强,我突破了身体上的疲劳和心理上的障碍,我开始用心琢磨怎么在现有的环境中做好讲真相的事。开始我想白天上班没时间,我就下班后抓紧点少休息专门出去发真相资料。可是我下班后的业余时间比较少,后来我觉的应该突破这种观念,利用好白天的时间,把讲真相救人贯穿在工作和生活中。对平时工作中遇到的有缘人,我常站在第三者角度把大法遭到迫害、恶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九评”、“三退”的有关真相内容讲给他们。还有出租车司机、路遇的行人等都是我讲真相的对象。当我心里想着救人的时候,师父就把有缘人领到了我的身边,有时心态很纯净的时候,只讲几分钟对方就同意退党,还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在向世人讲真相过程中,我也遇到过被恶党毒害很深的人,有的根本就不听甚至抵触大法,我不为他们的表现所动,不和他们争辩,同时我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平和的再换一个角度讲,通常最后他们都会接受一部份。我想即使他们现在没有完全明白,我所做的这些也不会白做,他接受多少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就会被清除多少,也可能会为他以后能真正明白真相作基础。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之外,我还在人民币上写“三退”和大法好的真相,因为我经常在外面跑业务,每天都能花出十几张真相纸币。有一天中午走在大街上,为了让卖雪糕的人看到真相,我连吃了几块雪糕,在不同地点花出了几张写着“三退”真相的人民币,虽然当时吃的胃里冰凉,但心里却很高兴。

师父不但给我安排各种讲真相的机缘,还加持我鼓励我,在我证实大法的过程中常给我展现出大法的神奇。有一次我到很远的郊区农村去办事,下车后竟然迷路了。平时的我是很记道的,这一次转来转去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办事地点,突然我发现临近公路的一个大墙面上竟然写着一尺多见方大字的诽谤大法的邪恶标语,接着不一会儿我就找到了要去的地方。在回来的路上,我一下悟到了,我这次迷路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师父的法身让我看到这个邪恶标语。我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清除它,不能让它在这里毒害众生。几天以后我与另一位同修准备好了几桶喷漆,在天傍黑的时候赶到那里,准备涂掉那些邪恶标语。可到地方一看,我有点傻眼了,那面大墙是一个厂房的墙,正好在村头的公路边,路上还有行人行走。那天墙四周照的很亮, 正对面有一个修车部和一个台球厅,左边是饭店,因为夏天热,外边还摆着桌子有人在吃饭,右面是垃圾堆。最难办的是大墙离公路道边还有几米远的距离,前面是一个水坑并且长着近一人高的杂草,而且前两天刚下过暴雨,我试了几次根本过不去。当时我急的几乎要哭了,我在心里求师父: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眼看着这些诽谤大法的邪恶标语在这里毒害众生,求师父帮助我,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清除掉它。当我这一念坚定以后我再次试着从水坑走过去,奇迹出现了,这次居然象踩在松软的土路上,虽然感到脚上的鞋有些湿,但终于走近了大墙。另一同修一直在一边发正念,我拿出喷漆不一会就涂掉了那些邪恶标语。在返回的路上我坐在车里,唱着“为你而来”,那种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我感到自己的脚上热乎乎的,下车后到有路灯的地方低头一看,鞋面鞋底连一个泥点都没有。我当时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其实不管在任何环境下当我们没有想到自己,只想到去救世人的时候,大法无所不能。

还有一次白天在公共汽车里,为了把“三退”真相不干胶贴到车内为乘客准备的杂志上,我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在我贴的时候让车里的人都别看我。当我这一念发出后,这时整个车厢的人突然全都眼睛望着车顶,表情都象凝固了一样,我贴完不干胶后车内的人又恢复了正常神态。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只要用心,讲真相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常人社会的一切形式都可以善用、正用来证实法。我经常随意所用,把写有大法真相和“三退”内容的不干胶、传单等贴在或夹在一些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一些公共场所的各种宣传小册子中,那样会有很多人翻看到,而且只要留心,很多地方都可以收集到电话号码和传真及通讯地址等。真象师父所说的那样:“我们是用心在做,他们是用钱在做,这一点他们永远也比不了。” (《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当我逐渐做到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把大法、把救人摆在第一位的时候,我的工作环境也发生了改变,我不再象过去那样忙了,我们的业务量虽然少了但利润却没有减少。后来我悟到,虽然我们大法弟子无论工作多忙也应该平衡着做好三件事,但如果我们工作总是特别忙也是一种不正确的状态,因为那会牵扯我们很多的精力和时间,这也是旧势力安排的一种干扰形式,它让我们陷在其中不能更好的去做好三件事。我们只有符合了大法,才是走了师父安排的路,一切才会更好。

所以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保持一个好的修炼状态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摆正了这个关系其实什么都不会影响。我也有了时间去和同修集体学法、交流并一起配合做证实法的事。当恶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恶行被曝光后,我和同修们在一起交流,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应该形成一个整体,我和同修们一起共同配合,搜集当地各医院進行各种移植手术不明器官来源的有关信息,把它上网曝光,制止恶行,并向有关医护人员讲清真相。师尊的《济世》发表后,当读到“不信良知唤不回”时我流泪了,师父以最大的慈悲挽救众生,大法弟子更当坚信师父、紧随师父济世救人,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当我看到周围有些同修为了生活、工作陷入了那种很忙的状态,自身学法讲真相都不能保证,更谈不上参与和同修整体配合做证实法的事时,我就把我前一段时间怎么从工作的繁忙中、怎么从消沉的状态中突破过来的体会和他们交流,共同提高。

*  大法弟子的存在就是正的因素

因为有好几年都没和常人接触了,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有点害怕和别人深接触,更不愿意和他们到饭店一起吃饭,因为有些场合不便于公开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我怕他们在这种场合硬劝我抽烟喝酒,另外我也不愿意听他们谈那些常人感兴趣的话题,但从法理上我知道我这样会失去很多讲真相的好机会,所以我觉的应该突破自己这种状态以救人为重。当我这颗心放下了之后,我发现事实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在我念正的时候,不但没有人劝我抽烟喝酒,连他们也都跟着不喝酒了,而且在饭桌上我还能巧妙的把其它的话题引到讲真相上。有时正面讲大法的真相,有时潜移默化的把大法真相和大法弟子纯正的思想传递给他们。

在工作中,我因业务关系经常和一些权力部门打交道,在现今大陆这种社会状态中要想办成一些事情,没有一些关系和背景是很难的,有的时候经常会被刁难、找麻烦。每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就用大法弟子的正念来解体他们背后那些不好的思想因素,我想大法弟子的存在就是正一切不正的,我就用正当的方法,他们就应该按照我的想法办,所以每次都能顺利的办成该办的事。

面对现今道德急剧下滑后的常人社会,大法弟子就是要在这其中超脱出来,不被常人的一切所带动,走到哪里就把正的因素带到哪里,做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我们时时用大法归正自己,在哪里都得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在生活和工作中,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正见和我们同化法的一言一行都能影响身边所接触的人,常人都会从我们的身上感受到纯正的因素。

*  正确理解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才会更精進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中讲到:“大法开创在常人社会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这种修炼形式,很多人都理解为这是对我们修炼的一种宽松与方便,那些精進的学员可不这样理解。这是大法弟子修炼中必须这样走的路。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

经过了这一年的修炼历程,我对师父讲的大法弟子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有了深刻的认识。原来我觉的在平衡家庭、社会、工作方面多用时间是浪费有点可惜,就应该把精力都用在证实法中。所以我开始工作时,又忙又累又没有充足的时间做三件事,我就觉的自己不能精進了很消沉,后来我发现这是我对大法开创在常人社会中这种修炼形式没有正确理解。通过实修我才感受到当我们在家庭、社会、工作中不能做好并出现干扰时,一定是我们自己心性出现了问题,是我们修炼中有要提高的东西和暴露出我们需要去的执著心,现在我不再认为平衡好这些方面是耽误时间了,因为做好这些方面是我们修炼中的一部份。当我知道利用好这种环境去修自己的时候,我的心性有了实质的提高,现在我愿意和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因为这是很好的讲真相的契机,能够更多的接触社会的人就能更广泛的救度众生。

平衡好家庭、社会、工作,我们的个人修炼提高和证实法救众生一切都在其中。师父说我们在世间的这种修炼形式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过去无论哪种修炼形式都是在为了给人类奠定文化。我们今天的修炼才是真正的人成神之路,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走好走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