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工作 慈悲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想谈谈这几年来我在工作中修炼和救度众生的体会。当我在工作中严格按照师父教我们的去做时,就会非常顺利,且会见证大法的神奇;当带着很强的人心理解法时,路就会走的歪歪斜斜。

修炼前,我从事过金融和IT行业,心情很浮躁,总想一步登天。修大法后,走入另一个极端,没有安排好工作和修炼的关系。“七二零”后,我几次上北京,做资料,放松了常人工作。虽然我在找工作上很有正念,师父总给我机会。工作时常是很好的,待遇也不低,但时间不长我都会离开。常常是遇到麻烦而我又不想面对。要么用人心去对待遇到的一切问题,要么心不在焉的工作,让周围的人很失望。

这两年我从外省流离失所回到家乡,发现周围学员都在稳定的按部就班的做着洪法讲真相劝三退的事。我突然觉的自己没有圆容好身边的一切,给证实法带来了麻烦。我决定开始用心的对待自己的生活,从内心稳定下来,方方面面做好,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

很快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虽然和我以往工作差距很大,工作环境不好,待遇也不高,我还是接受了。这次我不得不认真对待以往工作中的教训,弥补修炼中的不足。

一.正念找工作

由于旧势力经济上的封锁,很多大法弟子生活过的很拮据,找工作遇到很多障碍,我想是因为没有理解好法,或者将“赚钱给大法用,讲真相救度众生”作为借口,从而掩盖着自己的执著。

其实师父早就说过:“你不要想说我赚多少钱给大法用,你不用想给大法用。你说我要做个大生意,我做大生意要多赚点钱,你就行了,(众笑)你不用把大法挂上。我总觉的后一句话很牵强。(众笑)因为我告诉你了作为大法弟子你可以赚大钱,你可以做这样的工作、那样的工作,这没有问题。”(《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理解,法中早就具备了一切智慧和生存条件,只是我们如何实践的问题。旧势力的迫害,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哪个单位用大法弟子,就是哪个单位的福份,因为我们是“带着如意真理来”(《洪吟(二)》〈如来〉)的。也许是我在这方面没有太多人的观念,显的非常自信,所以即使是流离失所期间,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很快在人才市场找到工作,任总经理助理或者部门经理,而且总经理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都表示要保护我。

即使在上海这种很多邪恶聚集的地方也是如此。老总甚至认为这样的员工让他骄傲,提议将他的办公室作为我对外讲真相的场所,因为来拜访他的朋友很多。公司几位高层管理人员还让我给他们安装了破网软件。

二.神奇做业务

我在以往的行业,养成了急功近利的心态,抱着很强的目地与客户交往。现在我知道,工作是一个平台,我要和与我有缘的众生在这里接触,善解各种渊缘、渊怨,同时我还要救度他们,而这一切不是我有多大能耐可以去做的,是师父有序的安排,所以我一切都随缘而做,不以任何常人心与客户交往。

客户中很多是政府机关的官员,一般人眼中,他们是最难交往的,他们会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对待来访的人,但我一直没有遭受过这种怠慢,他们对我很友善,因为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和亲和力去面对遇到的每一位客户。

有一次我去税务局找办公室主任,不知道在哪一间,见到一个办公室很气派,就進去了,见到的人象老朋友似的和我聊了一两个小时,出来后我才知道他是局长,而我的事也很快解决了。几天前我打出租车去见客户,到了大门,出租车不让進,院子很深,只好冒着雨走很远的路到他办公室,出来时,对方要开车送我,我怕麻烦他,乘他接电话很快离开了,结果他开车飞快的追上来了,我很感动。

我的客户都很友善的对待我,我想或许有各种渊缘。在正法期间,只要我们真正象一个修炼人一样,以一个祥和的心态面对对方,师父都在帮我们善解。

我不求什么结果,师父要我怎样做,我就无条件的同化法,结果师父就给我展现了大法的神奇。有一次我到客户那去,因为我们公司比另一家公司在我们当地晚注册四个月,对方提前两个月与这家客户建立了关系(这是在当地竞争最激烈的第一大客户,也是我们公司能否在当地立足的基础,否则总部就撤资),客户方总经理对我说:“我们与另一家公司的人昨晚还在一起洗桑拿,而且对方承诺成交后给我们四万元好处费,这些你也达不到,我不可能和你签约的。”我说:“不是还没签吗?我还有机会。您给我十分钟介绍我公司就行。”他说很忙,我说那好,您先忙完了我再和您谈。这样我不声不响坐在他办公室看了四天《转法轮》

他确实忙的顾不上我,第四天下午他抽空对我说:“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安静的来访者,我给你机会,你好好谈谈你们的情况。”我刚谈完,董事长回来了,听说我们总部在深圳,告诉我,他是香港公司派来的,是深圳人。第二天,他回深圳,到处看到我们公司的条幅,给我打电话要求约见总经理。我当即安排。结果假期一过完,他就回来与我签定了合同,竞争对手惊讶的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修大法,我一定会用人的观念想,他们都已经谈的那么深了,我肯定没戏了。但是修了大法,我知道,“人眼中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变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这一切是变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不会有偶然的事出现在我的身边。而且这是我的工作,我尽量做好我的本分就行了。结果发生了奇迹。我很清楚,如果不是修大法,我一定不会有耐心在他的办公室坐那么久,即使可以勉强坐一会,我也不会那么坦然,展现给对方一派祥和的气氛。

得法前,我社交能力很好,能说会道,打扮时尚,酒座上常常是众星捧月,可是每做成一笔大业务都很疲倦,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得法后,觉的以往的思维突然被阻断了,我变的木讷,变的朴实,象换了一个人。我理解师父曾经讲过的法,有些人会把他的一部份思维封住,不让他再去钻牛角尖想问题。没有了以往的“应酬技巧”,我却以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和亲和力感染着客户,生意反而很轻松的就能做成了。我和很多客户讲真相,他们反而觉的我有思想,有底蕴,不是一般的人,很自然的就获得客户真心的回馈,不用象常人那样费尽心机去讨好对方。

这种变化连我自己都惊讶,我变的沉稳,有力量,工作上轻松自在的我可以省出很多时间来学大法和讲真相。想想以往不愿意好好工作的极端思想,觉的自己就象井底之蛙,以狭隘的心看待大法,真是对大法的不敬。其实工作中也是在正悟和证实着大法。

“静而不思——玄妙可见”(《洪吟》〈道中〉)。现在我经常感受到这段法给我带来的行云流水式的工作作风,使我的根更加深深的扎在大法中。常人有句话:四两拨千斤。以往觉的这是一句形容词,现在我深深体会到这是过去的人容于自然后境界的体现、法力的展现。由此想到,中国道家天人合一的传统思想,被共产邪灵战天斗地的歪理邪说给破坏殆尽了,从此人隔离了与神和自然的联系,这才是中国人最悲哀的事情。

很多人认为生意需要手段,技巧。五花八门的营销理念,让人望而生畏。如果不是修大法,我哪里体会的到“大道至简至易”的法理,“无求而自得”的乐趣。以往我们认为工作耽误修炼,那是因为不能正确理解法,师父说,“而我今天要做的、赋予大法弟子们的修炼方式,是要在宇宙中建立一个从来没有的更高的智慧,目地是使将来掉下来的生命能够在这重新返回去,最起码它有这样一个机会。这是宇宙能够圆容的一部份。”(《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三.时时修心性

我很怕受委屈,几个月前,董事长派我做了几十家客户回访工作,我如实写了情况汇报。董事长一直将近期业务开展不好归咎于某负责经理的态度不好,而不愿面对真实的情况,将我的情况汇报一大半都改成了针对这位经理的态度问题。我看后很难受,我想那位经理一定会恨我了,那段时间,他见到我总是态度很无理,我又不好解释董事长的行为。

有天晚上我思想翻腾的很厉害,我不想再受委屈了,我很想打电话向他解释这一切。但当我针对这件事发正念时,逐渐浮出了自己怕受委屈的心。我发正念清除了它,这样我平静下来,不再觉的澄清事实有多重要了。以后照样坦然面对他,但我知道他心里还有隔阂。

后来有一天,我意识到这个人也是众生,如果因为这件事阻碍了他对大法的认识怎么办?我只想到自己心性提高多自私啊。当出了这一念,不久一天上午又碰到他,他突然笑容满面的问我业务开展的怎样啦。我说了,然后告诉他市场调查的实情。他笑着说:“我说怎么都针对我呢,没关系。”这件事就这样化解了。而我原先还担心董事长会怪罪于我的事也没有发生。

有次我带了客户到公司参观,说好内部接待是公司几位副总的事,他们却因为内部利益争夺而怠慢了客户,都想把所有的事让我一人承担,使的我工作很被动。如果在以往,我肯定会大发牢骚,我甚至想到了辞职。晚上学法我意识到,我再也不能用人的办法解决这一切了。

通过学法发正念,我冷静下来,去掉了害怕客户怪罪于我,认为我工作能力不行的执著。第二天,我心平气和的对几位老总说:“客户到公司来,除了看硬件,也是来看我们这个团队的,如果只是我一个人表现,在外面他已经看的很清楚了,不用再来公司了,我希望大家今后配合好。”他们认为我说的有道理,都表示以后一定做好,师父说,“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董事长对我说:“法轮功是不是要求人兢兢业业的工作?你是用他来指导自己的?看来有信仰真好。”凡是他和我一起接待的客人,他都主动提出话题让我讲真相。公司几个副总对我印象很好,他们认为我能吃苦耐劳,品行好,亲和力很强,对外公关能力也很强。其实我知道这一切都来自于大法。流离失所前,我一直过着优越的生活,是个娇气很重的人,而且心理承受力很差,是大法教会了我内心的坚强。

四.慈悲救众生

利用工作平台,我获得了很多的讲真相和劝三退的机会,不论是政府机关的,还是企事业单位的,不论是高官,还是平民百姓,我都一视同仁的讲。有的政府机关的电脑里,要我安装了破网软件,不便于当面讲的,我要到地址后要学员帮忙邮寄真相资料。有时几大桌人听我讲。我觉的修大法是最荣耀的事,所以每次讲真相都很有感染力,很多人听。

几年前,我陪人参加省公安厅某人的婚礼,正是赵志飞被起诉回国不久,婚礼上大多数都是公安厅和政法系统的人。我坐的包房内有二十多人,我大声讲着赵的丑闻,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不时的还提出一些问题。有两个赵的同事为了维护赵,不时的歪曲事实和我争辩,干扰其他人的判断,我发正念让他们出去,结果婚礼仪式一开始,就他们俩离开房间到大厅看热闹去了,直到婚礼结束才回来。剩下的人聚精会神的听我讲,其中有位政法委的官员,他说:“在单位,我是另一副面孔,现在是下班,我愿意听你讲。”

有人关切的要我注意安全,因为太多公安的人,也许赵志飞本人就在大厅,但望着一屋人想知道真相的迫切的眼神,我不想停下,也不感到害怕,只是感动的想流泪。从婚礼开始到结束,除了那两个唱反调的人,其他人没有离开一步。

还有一次,我在饭桌上遇到某地一位刑警队长,他曾是某派出所所长,他讲到几天前曾提审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为那位学员阻止他直呼师父的名字,他动手打了学员。我一听就很气愤,我直视着他的眼睛大声的说:“你知不知道辽宁本溪很多派出所的所长因为迫害法轮功,不是车毁人亡就是暴病而死,你不怕自己和家人遭报的话你就干下去!”很多人打圆场要我不说了,隔壁还有一桌刑警大队的人,但我真的为我们的学员受迫害感到难过,我说:“我今天就要跟他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也是为他好。”

结果他被我的话语中透出的威严和气势给震慑住了,面色变的凝重的说:“我要听她讲。”还专门换了座位坐在我身边问了很多问题。想到这个生命真心悔过,我耐心的给他讲了一个多小时。临走时他很胆怯的一遍又一遍的说:“我其实没有真正打你们学员,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今后我再也不会对法轮功学员不好啦。”

有时一桌人天南海北乱讲,我就发正念让话题转到法轮功和退党,结果每次都很有效。其实就象师父说的,人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都想知道真相。只要我们正念足,师父就一定会帮我们。

我不放弃任何一次讲真相的机会。这好象从迫害一开始就形成了自动的机。而我从中也获得了回报。两千年,我担任某上市公司分公司副经理,总部几位老总第一次宴请全国各分公司经理,刚全体举杯,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喝酒。”当时全体惊讶的放下了酒杯。

整个晚宴我讲着真相,所有人提着问题,直到晚上一点多钟,老总还带着很多人在我房间谈论这个话题。老总说:“我一开始就知道共产党在撒谎,一千四百例,远远低于人类正常死亡率,说明祛病健身效果很好。而且深圳很多大企业老板都在研究法轮功是如何管理那么多人的,想运用到企业的管理中,为什么中南海一两万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连地上的烟头都捡干净了?”我告诉他:“师父说,什么都不要,只要我们一颗向善的心,所以大家发自内心的去做好人。”很多人当天晚上就恍然大悟,知道了共产邪灵制造欺世谎言的荒谬无耻。

后来我第二次去北京前,打电话告诉总部副总。他说:“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留下来?”我说是的,他说:“那好,注意安全。”星期一上班我没到,他料想我被抓了,立即派人飞到北京把我营救出来了。和我一起到北京的学员被北京监狱的恶警打死了。一个月后,我再次上了天安门。以后,连集团的总裁都叫我法轮功勇士,我也成了整个集团的名人。我为集团这么多人有正念感到高兴。

我在两千年就开始大量发真相资料了,从轰轰烈烈到一个人默默的发,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六个年头。但我总没有强烈的使命感,只是觉的师父要我们做的,我就要做好。我常常困惑,我怎么就修不出慈悲心呢?

今年我下决心去掉了残留的根本执著后,有一天发资料时,望着万家灯火,我突然觉的,人好苦啊,人迷于现实的假理中,泡在情中,而当这一切虚幻的梦境一过,什么都带不走,还得在六道中轮回。更可悲的是中国人,被共产邪灵用暴力劫持,不信神,不敬天,生活在地狱的状态中而不自知。如果不是师父,人类哪里还有今天?!我突然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一点师父为度我们的艰辛。我们能够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徒,这是宇宙至高无上的荣耀,多幸运啊!我们有什么理由因为自私不走出来救度众生?!这是师父和宇宙的期盼啊!我为以前只是被动的做感到汗颜。我流着泪轻轻的将真相资料放在一家家门口,默默告诉他们大法弟子给他们带来了福音。心里充满着对师父无言的感激。

我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比如说我的同学和朋友中很多都是既得利益者,在退党的问题上远没有以往讲真相效果好,我意识到我有一种懒惰的情绪,觉的这几年讲累了,跟他们讲的太多了,不想讲了,所以九评一给对方就觉的心安理得了。我在逐步克服这种惰性。

我还有做的不符合法的地方,好在正法还没有结束,那只是修炼过程中的事情,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一定会在今后做的更好。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