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参加师尊传功讲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有幸参加了师尊1994年5月29日到6月5日在成都举办的传功讲法班,那是我永远难忘的幸福日子。十多年过去了,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下面我将怎样与大法结缘,以及当时听老师讲法时可喜的事回忆出来。

缘份

我是1949年出生的,从小受邪党文化的影响,关于佛道神之类的事,脑子里没有一点概念。对别人进庙烧香,觉得不可理解,更不懂什么叫修炼。认为自己不信那些,日子也过得可以。但人生不是事事如意,1994年农历新年,我20来岁的女儿突然右脚背上冒出一个鸡蛋大的包,整个脚都痛。除了这只脚,她几乎没有汗。我八方求医,久治无效,医生说是类风湿。我急坏了,心想:女儿这么年轻,治不好病怎么办呢,全家陷入了焦急痛苦之中。

一天,我对丈夫说:今天下班我不回家,到兄弟家去看看,好久都没去过了。去了之后,正好碰上一个炼法轮功的亲戚。她从北京到成都出差,也到我兄弟家来看看。我们“偶然”相遇,很是高兴。她跟我讲起了李老师在北京办班的神奇故事,我当时有点半信半疑。但我一心要给女儿治病的心非常迫切。我对亲戚说,如果老师到成都办班,一定通知我。

没过多久,亲戚电话告诉我,说6月初李老师要来成都办班,并给了我联系办班的电话。我非常小心地把电话号码压在办公室的玻璃板下,生怕错过了时间。因为我一心想带着女儿去治病。

能参加学习班,当时认为是自己的运气,后来通过学法修炼,我明白了那个运气算什么,“偶然”是不存在的,是缘份,是师尊的浩荡佛恩指引我走上修炼的路。

大法弟子格外亲

我得知了办班的具体时间地点,下班后,和女儿直奔学习班。到那一看,来参加学习班的人如此之多,而且很多是跟班学员。当时我很不明白,已经听过李老师讲课了为什么还要跟着老师到处走呢?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都有,有的好象一个团队一个团队似的,穿着统一的黄色套装非常显眼,个个脸上都洋溢着难以形容的幸福和愉快。

报名、进场、找座位,只要我一问什么,都会得到别人耐心的解释,热情的帮助,一切都很顺利舒心,让人感到这里的气氛环境与众不同。这里的人格外亲,有着平时社会上、单位乃至家庭都难以找到的祥和,好象自己到了世外桃园一样。

我第一次见到师尊

我和女儿随着大家坐定后,等待开课。当李老师出现在台上时,全场人立即起立热情鼓掌,那真是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李老师,我一边看着,一边拍手。啊!李老师才是真正的身材高大魁梧,红光满面,年轻帅气。只见李老师微笑着单手立掌向大家致意。学员们一个劲地拍手,有的还一个劲地流泪,大家沐浴在佛恩浩荡的慈悲之中。

那时,我只有幸福激动,没有烦恼忧愁。那身临其境的感受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女儿听课睡得很香

老师讲课的声音有磁性很吸引人,语气时而严肃认真,时而风趣幽默,时而开个玩笑,时而举个例子,就这样把高深的宇宙大法深入浅出地传给了人间,传给了我们这些什么都不懂,还带着满身业力的常人。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缘份能亲自聆听到老师讲法,心灵受到深深的触动,渐渐地改变着我僵化了的观念。

老师在上面讲着,有时还用手势比划着,我听得入神,但我旁边的女儿却睡得很香。我真着急,几次扶她起来听课,两分钟又睡了,我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听课。

当我听到老师讲到为什么有人会睡觉的法理时,我心里难以形容的感激,再一次感受到师尊的慈悲伟大,赐福于人间。给人调整身体还要考虑你能不能承受,让你进入麻醉状态。

自从5月29日听课那天起,我们家就把药罐子扔了,女儿停药了,回家炼功,就开始出汗了,脚上的包也散了。

我看见师父从楼梯上走下来

记得听课的礼堂外有个比较宽大的楼梯,一天课结束后,我刚走出礼堂,看见楼梯上下来很多人,老师也走在这群人中间。老师比所有的人都高,老师的祥和、慈悲、容貌、气度,还有那乌黑的头发,与前后左右的人都不一样,我简直看呆了。

老师和学员在一起是那样随和自然,但又是那样与众不同光彩照人。周围的人都好象被老师无形的什么牵动着,带动着。那一瞬间,看得我心中“咚”一下,啊!老师真是佛啊!

老师与我们的合影有佛光

学习班结束了,老师与我们合影,我真是高兴极了。为了节约时间,按座位号分组,各组排好队,第一排中间放把椅子请老师坐。哪组先排好就先请老师到哪组拍照。老师就这样走来走去。天很热,老师辛苦极了。

第二天,当我拿到照片一看,照片中间的上方,正好对着老师的头的上方,有大概两厘米高,一厘米宽的红黄色。当时我好遗憾,这么珍贵的照片,怎么照花了呢?后来有人拿着照片去问老师,老师说那是好事。当时,我们几个学员真是又高兴又激动,我感觉自己真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