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福的一天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这一天我幸福的见到了伟大的师尊,聆听了师尊在长春为辅导员解法讲法。现把记忆中几个珍贵的片断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我和几位同修去长春总站开会带去资料,会场在香格里拉饭店二楼的一个大厅。一進会场,就被场内的布置惊呆了。台上讲桌后面悬挂着红色金丝绒大幔,讲桌上铺着耀眼的黄缎子,还有好几个麦克风,讲台前沿摆着九个大花篮,会场内非常肃静。当时心里一动:这样的布置,是不是师父来了?可能很多同修都有这个想法,因此,秩序非常好,人们静静的一个挨一个从前往后按顺序坐,几百人没有乱走动的,没有挑座的,没有喧哗的,使得整个会场庄严、肃穆而又祥和。

下午三点左右,忽然听到门口有人说了一句“师父来了!”顿时全场起立,随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真的是师父来了!

师父高大、伟岸的身材,从一侧人行道稳步向台上走来,边走边慈祥的微笑着和过道边上的同修握手。这盼望已久的事突然成为现实的时候,我呼吸短促,心跳加速,一边笑着鼓掌,一边幸福的泪水不住的夺眶而出。我身边的一位女同修哭出声来了,场内到处有唏嘘声。

师父处处为弟子着想。师父坐下后又站起来,说(大意):我坐高点,大家都能看清楚。师父真的知道弟子想什么。可是当时没有什么可把椅子垫高的东西,工作人员先用啤酒箱子垫,不行,最后只得把两把椅子摞起来。看上去是高了些,但是很不稳,不能实实在在的坐下去,师父只能稍稍靠在椅子边上,用两手扶着讲桌,支撑着身体,几乎是站着为我们讲了五个多小时法。

师父用浅白易懂的语言滔滔不绝的讲出了无比深奥的法理,如绵绵细雨滋润着我们的心田,启迪着我们的悟性。当师父讲到为了我们消业,替我们每个人都喝了一碗毒药时,我的心难受极了,泪水禁不住流了出来。恩师为度我们吃了数不尽的苦啊。

在五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师父不停的为我们讲法,没顾上喝上一口水。就连中间休息那十分钟,师父也为围着他的弟子耐心的解答问题,手里拿着开了盖的水瓶也没顾上喝一口水。我远远的看着此情此景,心里既难受又着急,不禁又一次热泪盈眶:师父啊,您稍微休息一会吧……可是师父连一分钟也没休息就又上台为我们讲法了。

休息之后,场内又涌進了很多人,连过道都挤的满满的,都是听到同修在休息时传出消息后匆匆赶来的,真是令人非常感动。

在师父解答问题时,由于我坐在前边,又是过道边上,因帮助向台上传递大家提问的条子,有幸四次走到师父跟前,得以近在咫尺面对面的细细的仰视恩师。师父是那样庄严而慈祥,曾有一次我头脑中什么也不存在了,几乎不自觉的想向台上移动脚步。

晚上十点多钟师父讲法结束,从台上下来,从我身边这条通道慈祥的向我这边走来。我当时只是一边鼓掌,一边傻愣愣的看着师父,忘记了一切,直到师父把手伸到我的面前,我才如梦初醒,急忙的握住师父那厚实的大手,师父象领孩子似的拉着我的手往前走了四、五步。当时我头脑中真的是一片空白,只是傻傻的跟着师父往前走。

送走师父,回到住处已经是午夜。与我同去的几位同修兴奋的睡不着觉,就在旅店一起打坐。

师父为了给我们多讲些法,一直到不得不走的时候才离开我们,一点也没休息就匆匆赶往车站,连夜乘车赶去北京了。师父为众弟子付出的辛苦说不完,道不尽,操尽了心。只有按照师父的要求,认真做好三件事,以报答师恩于万一,兑现史前大愿,跟随师父回归阔别已久的、无比美好的家园。